意境的美在于能够让心灵产生一种共鸣,能够体会到所展现出来的那种韵味儿,让人产生一种舒适和愉悦之情。

那漂浮在清汤之上的“圆月”就像一轮满月挂在静谧的星空之中,给人以无限的遐想。

“太漂亮了,这道菜的意境实在是妙不可言,这绝对是我见过的最顶级的做法了,好想尝一口啊。”

楚云风被这意境给深深地触动了,这才明白这道菜究竟是有多么的不凡,此菜一出,几乎是找不到任何的对手啊。

别看这一个青花餐盘里面就只有简简单单的三样东西,高级清汤、肝膏和竹荪,它们组合在一起所产生的作用是无限的。

多一个或者是少一个都会让这种完美的意境受到严重的破坏。

“想吃啊?先不着急,你们试试能不能完整地将肝膏取出来。”

李老指了指从蒸笼里面取出来的小碗,目前还有四碗摆放在桌上,看来李老之前是有考虑的,就是为了考验一下三人的手巧程度。

不过就是用竹签子取吗?这很难吗?

郭逵第一个踊跃报名,从桌上拿了一根竹签就说道:“没问题,这简单得很嘛,看我的!”

似乎非常的自信,郭逵的决定让楚云风暗暗笑了起来,知道这家伙想得太简单了,如果那么容易的话李老会让大家随意动手吗?

之前可是仔细地观察了一番,这小碗中虽然是抹放了一点儿猪油,一来是为了增加一点儿它的香味儿,其次就是为了更好地“脱模”。

就像是做蛋糕一样,都是需要刷一层油再进行烤制,这样才能很好地跟模具分离开来。

而这肝汁儿在加热了之后,对小碗的吸附会更加的紧密,因为它本身的粘度就不低,而且还非常的细腻。

这更是让脱模变得困难一些,然而李老用竹签在分离的时候手上可是用了不少巧劲儿,整个“月亮”取下来之后四周非常的光滑。

几乎是看不到任何一点儿的瑕疵,可见他老人家的手巧程度,不过也跟经验有很大的关系。

所以郭逵这么自信倒是让楚云风不会那么乐观的,反而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等待着他创造奇迹。

胡月也是个人精,估计也是看出了这里面的奥秘,所以他没有说话,先看看郭逵的表现再说。

郭逵虽然很积极,想要在李老面前好好表现一番,但也是粗中有细,不慌不忙地拿起那根竹签缓慢地沿着边缘切了下去。

想要将边缘部分整齐而又无损地全部分离,自然是需要压住竹签在小碗边缘走上一圈,然后还需要随时注意自己的手劲儿。

也只能是一点儿一点儿地向前移动,前两下还不错,郭逵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可是下一秒之后,悲剧了。

郭逵在转动小碗的时候,压住竹签的手稍稍抖动了一下,然后竹签微微向前弹了一下,这肝膏马上就被弄破损了。

此时三人才知道这蒸制出来的肝膏是有多么的细嫩,就这么轻轻地碰一下就碎了,那吃起来岂不是会有神仙一般的口感?

绝对是入口即化的感觉啊!

“啊~!”

郭逵很是郁闷的大吼了一声,没想到自己竟然失败了,这破坏掉的肝膏当然是不能用了,但是他还是继续操作,看看后面的操作有什么难点。

胡月偷偷地笑了一下之后,认为自己心中有数了,于是便拿起桌上的竹签,取了一个小碗就开始操作了起来。

楚云风也没有再继续看下去,同样是取了竹签开始动手。

但是下手却很慢,一点儿一点儿地来分离,慢慢感受这其中所需要用到的技巧和力度。

没过一会儿,胡月发出了一声叹息,楚云风抬头一看,原来他还是着急了一点儿,边缘部分虽然取得很好,但是取底部的时候竹签没压住,同样是弄破了。

楚云风看了一眼就收敛心神,两人的失败说明了这难度还是不小的,所以自己应该更加小心。

取底部的时候,楚云风耐住性子,慢慢地移动着竹签,可是没想到刚走了一半的时候,竹签竟然微微打滑了一点儿。

失误就这么产生了......

旁边传来两声很不厚道的笑声,看来这两人有些幸灾乐祸啊,楚云风摇了摇头,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于是很快就取了出来。

这下楚云风明白这其中的技巧了,该快的时候一定要快,特别是在处理底部的时候,必须加快手上的速度才行。

看到还有最后一个,楚云风直接上手,很快就完美地将肝膏给分离了出来。

李老点了点头,开始品尝起了他做的那份竹荪肝膏汤,让三人为之一愣,不是说做完就能够品尝的吗?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这才明白第一次失败了,李老当然是不给品尝的机会了,不过自己取了一份下来,加点儿高级清汤味道是一样的。

但是感觉不一样啊,毕竟那是一道完美的菜式,吃起来肯定会更加有一种完美的体验感。

而看看自己取出来的这个肝膏,上面明显有破裂的痕迹,想要用这来出菜,客人肯定是不会满意的,更何况是厨师自己?

但是没办法,三人各自拿了一个餐盘过来,加入了高级清汤,然后将自己取的那份肝膏放了进去。

虽然同样也有漂浮的效果,但是只要一看到上面的瑕疵,便觉得怎么看怎么觉得碍眼,看来李老这是在给大家上课啊。

三人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这厨艺可是来不得半分虚假,需要有扎实的基本功,才能够将菜品做到完美的程度。

取了竹荪之后,三人各自开始品尝起了自己面前的那份作品,而楚云风的福利明显要好一些,他的餐盘中有两份肝膏。

这就让两人有些郁闷了,早知道之前自己早点儿动手,这看楚云风的笑话却被他抢先了,不过赶紧品尝才是正理。

轻轻地用勺子弄了一点儿下来,就能够感受到这肝膏的细嫩,这在用竹签取的时候就已经有体会了。

而放进嘴里之后,确实是有一种入口即化的感觉,特别是配上这高级清汤,当即就有了在吃果冻一般的感觉。

这是最真实的感受,高级清汤看着像是一汪清水,但实际上它是有些微微厚重的,再加上肝膏的那独特的细腻口感,真的是带来了这种品质上的享受。

“我觉得这辈子如果只学会这一道菜都能满足了,要不是做起来太麻烦,我都想每天吃一次。”

郭逵一脸幸福地说道,对这道菜推崇备至,心中也明白想要学会这道菜可没那么简单,自己可不像楚云风那个小变态,看一遍就会。

胡月也有这样的想法,这道菜自己至少也要花费2年左右的功夫才能将它完全掌握,不然可不敢轻易出菜,免得亵渎了这样精致的菜式。

只有楚云风笑得最开心,但心里也是有些小郁闷的,这道菜如此的不一般,那么学起来花费的学习时间一定是很多的。

但是无论花费多少,只要是能够将它学会,花费再多的学习时间都是值得的。

“有了这道菜坐镇,今后的宴席估计是要被抢破脑袋了,这道菜就当做精品店的镇店之菜了,想必不会有人有异议的。”

楚云风的话说得斩钉截铁,郭逵和胡月两人都点了点头表示认同,李老却忽然笑了起来。

“传统川菜精致的菜式多了去了,这就镇店之宝了啊,那以后出现精致的菜式怎么办?”

李老笑呵呵地问道,对于他的心中,肯定是还有比这道菜还要精致的菜式,这话一听就听出味道来了。

楚云风很快反应了过来,直接回道:“那就再继续叠加就好了,这道菜也算是镇店菜之一,可以吗?”

“哈哈~!你这个小滑头!”

李老被楚云风给逗笑了,用手指着他笑得非常的开心。

接下来的几天,楚云风继续跟李老学习了两样菜式,虽然是有时间和机会再多学一些,但是贪多嚼不烂的道理还是懂的。

一次性学太多了也不是一件好事儿,得先把学会的菜式融会贯通,这样厨艺才能一点儿一点儿地积累。

而马福那边这几天可是长胖了不少,这每天都跟着考察团混吃混合,唯一不同的是考察团是公费报销,而马福是自己出钱。

楚云风有说过给他报销的,但是马福拒绝了,提出了一个要求就是回来再加两份九色攒盒,而且全部都要带红油的菜式。

对了,还有那个陈皮牛肉也是不能少的,因为自从尝过这道菜之后,马福惊为天人,才知道牛肉竟然可以做得这么好吃?

感觉以前的牛肉都是白吃了,所以一旦有机会,这道菜是一定要品尝的,而楚云风则是笑着答应了他,并且提前给他做了一些当零嘴吃。

而且还告诉他如果此行成功的话,回来给他做一个月的陈皮牛肉当零食......

这一下可是把马福给刺激到不行了,所以这几天都是非常用心地完成自己的任务。

而今天晚上则是最后一家餐厅,考察团明天一早就要回去复命了,而今晚就是最关键的一环,决定着这件事儿的成败。

此刻马福正在考察团旁边的包房里面享受着清淡的美食,虽然味道非常的鲜美,但是心中是非常郁闷的。

因为这天天吃这些清淡的美食,嘴里都快要淡出个那什么来。

幸好有带了一罐陈皮牛肉放在酒店冷藏,还能够时不时地取一点儿出来换换口味儿,不然真的快要扛不住了。

无红油和辣椒不能续命啊......

正想着考察团的事儿呢,服务员端着一份粉丝扇贝进来了,马福特意交代蒜蓉上面放一点儿小米辣,也不知道这边的小米辣正不正宗。

服务员放下餐盘之后小声地说道:“旁边吵起来了,两人都拍了桌子,闹得很不愉快。”

“吵起来了?具体是因为什么原因?”

除了第一天马福了解到乍仑和那瓦两人吵过之后,后面的时间似乎两人都很克制,并没有出现过争执。

但是两人互相都有些看不对眼,都不怎么说话,而今天是最后一天,没想到最终还是忍不住激烈碰撞起来了。

这是好事儿了,矛盾越大,那么自己的机会也就越大,马福咧嘴笑了起来。

“具体原因不太明白,因为他们说的是泰语,我听不懂,但是我看到其中一个人拿出了一份清单,上面好像是一些酒店的名字。

他指着名单上面的一家酒店很激动地在跟那人争执,而那个人就坐在他旁边,也是坐在主位上的人。”

服务员的话让马福感到有些郁闷,这不懂泰语也是有点儿遗憾,但是总不能找一个会泰语的人冒充服务员进去啊。

不过服务员提到的名单倒是让马福眼神一亮,这应该就是那份推荐名单,而这特使很有可能是要求乍仑去其它餐厅进行考察。

这乍仑应该是否定了那瓦的提议,所以才让两人出现剧烈的争执。

那么那瓦要求的餐厅会是哪家呢?

马福展颜一笑,连忙追问道:“你有看到他手指的那家酒店叫什么名字吗?”

“我当时隔着两个位置在倒酒,名字没看清楚,不过我记得那家酒店位于名单的最下面,好像是倒数第二的位置。

嗯,没错,应该就是倒数第二的位置,不会错的。”

服务员仔细回想了一下,确定了这件事情。

“太好了!”

马福心中瞬间狂喜了起来,那份名单楚云风手上也有,在出发之前给自己看过,一品的名字就在倒数第二的位置上面。

而倒数第一的位置就是星辰大酒店,绝对不会错的。

在感谢了服务员之后,包房的门被轻轻带上以后,马福拿起桌上的手机就准备给楚云风打电话,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可是在拨号的时候,马福又将手机给放下来了。

目前也只是确定了特使要求团长去一品考察,但是特使的真实想法和目的还有待考证,现在还不到任务完成的时候。

这事情还没办完、办好,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这电话还不能打。

根据这几天反馈得到的信息,马福制定了两个计划,一个就是直接摊牌,晚点儿去旁边的包房表露自己的身份。

代表楚云风邀请他们前去一品体验一下精致的传统川菜,想必体验过后一定会知道川菜的精美,并不是只会做辣的菜式。

但似乎这团长对其它的菜系不太感兴趣,所以这个计划很难实施。

另外一个计划就是跟特使“接头”,具体的接触方式根据最后的信息来判断,有两种方式。

一种就是直接开门见山,邀请他单独前往一品跟楚云风详谈,并且了解传统川菜的魅力。

另外一种就是装作不经意见面,见机行事来推荐一品的精致美食。

而刚才服务员提供的信息,让马福觉得最后一个计划似乎是最可行的,那就让自己再当一回“神棍”吧。

章节目录

美食小当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力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力禾并收藏美食小当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