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例行给修齐远做完全身推拿,保证他的肌肉不会萎缩后,盛绾绾看向竹子,说着两个人都懂的黑话:“修董得雨露均沾,我们别打扰他。”

论腹黑,一百个竹子拍马都赶不上小凤凰。

果不其然,听了这话后竹子心不软了,眼神也冷了,嘴巴也硬了:“是啊,咱们不打扰修董接见重要人物。”

每每这个时候,修齐远都得适当流露出懊悔的表情,否则实在说不过去。

修齐远心里清楚得很,如今四人能相安无事的碰面,相处完全是因为自己半死不活,大家都等着他死了之后一了百了。

要是自己没死成,你看会发生多少恐怖的事情。

从修齐远逃出医院,在团团科技卖了一波命不久矣的我,还在为团团科技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人设后,被卓奈等人挟持躺回病床已经有三天了。

这三天,总体上来说还算不错,不清楚是不是提前说好的,还是大家的默契,竹子和小凤凰占据上午的探视时间,卓奈和晏锦占据下午和晚上。

诚恳的来说,抛开别的不论,修齐远觉得自己如今的日子和神仙相比较,也就差升天了。

清晨,竹子会带来蔚然别馆大厨精心烹制的清粥和小菜,还有许许多多精美的点心,尤其是灌汤小笼包,如果不是为了保持濒临死亡的人设,修齐远恨不得吃它个十笼。

可现在,在竹子的耐心安抚和担忧中,修齐远总能勉为其难的吃下两三只,收获竹子宝宝的大笑脸后,便虚弱的表示实在没胃口了,最近感觉味觉都在逐渐消逝....

下了课赶来的小凤凰,会给修齐远做全身的按摩,这不是神仙过的日子是啥?

如果说上午修齐远身处天堂,那么下午轮到卓奈和晏锦登台后,他的日子就不那么好过了。

晏锦如今是无业游民,一天到晚没事做,闲着无聊了就跑医院,在修齐远病榻前暗自神伤,说来说去只有一个核心:原来我才是最傻的小傻瓜,只有我被骗了清白身子,是我太好勾搭,还是你修齐远没本事睡别的女孩?

这是第一天的主题思想,晏锦回家一寻思,就感觉无论是哪条对自己的名誉都是个不小的损害,于是在第二天开始偷天换日,转换了说法。

简而言之就是:原来我才是那个最傻的小傻瓜,只有我愿意为了爱无私奉献,包括世上最宝贵的清白身子,而她们...爱的都不纯粹。

好家伙,一下子就拔高了自己,顺便贬低了一下其余的姑娘们。

病房

修齐远目不斜视,盯着晏锦被黑色保暖袜包裹交错在一起的双腿,轻轻咽了口唾沫,绿茶小姐姐进病房后就脱了呢子大衣,杏色的贴身高领绒衫勾出她纤细的小腰,正挺直背举着手机刷抖音。

许久未尝肉味,甚是想念呐...

“你在看什么?”晏锦小姐姐敏锐察觉到了病人的不轨心思,斜眼瞥向修齐远,“老实点,别想有的没的,咱俩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修齐远已经习惯了,收回自己的目光仰望天花板:“我知道,反正来的人都说这句话,只希望今后还能做....关系比较好的朋友。”

晏锦冷哼了声:“做梦,做你的春秋大梦。”

梦想是用来实现的,修齐远刚想再说些什么,安静的走廊响起熟悉清脆的哒哒声,高跟鞋敲击地砖,这种隐隐约约的期待感,啊不对,这种强烈的恐惧感再次从修齐远心底涌起。

卓奈面无表情的走进病房,放下宝宝,摘掉围巾,坐到晏锦身旁瞥了眼:“你又在啊。”

来了来了,每日保留节目,卓奈VS晏锦!

卓奈走进病房的那一刻,修齐远就发现晏锦整个人浑身气势陡然变得恐怖起来,眸子里燃烧起熊熊火焰。

以前她没得选,只能暗搓搓给卓奈戴绿帽子,如今什么话都说开了,什么身份都坦白了,那还怕个球,硬肛就是了,反正绿了卓奈的又不止我晏锦一个。

呸,都特么的赖修齐远。

“公共场合,我凭什么不能来?”晏锦双臂抱胸,等看见卓奈和自己如出一辙的打扮,都是十分显身材的修身高领绒衫,立刻又把手臂放下,上下打量,“你故意的吧?”

卓奈的柳叶眉挑了挑:“故意什么?”

“故意跟我撞衫!”晏锦气鼓鼓的,指着晏锦喋喋不休,在那评头论足,“这么大气显端庄的毛衣,愣是被你穿出色色的感觉,你回去好好反省一下再来,出去吧。”

卓奈会出去吗,她只是起身走到沙发边拾起晏锦的大衣扔了过去:“羡慕啊,羡慕把衣服穿上遮一遮,你个二级残废。”

晏锦动作敏捷,躲避砸过来的大衣,满是脂粉气息的大衣盖在修齐远的脑袋上,好像他人已经没了似的。

“你干嘛!!”

晏锦怒气冲冲,站起身插着腰喊道:“他被闷死了你负责啊,反正我不管,管他去死,臭瘪三!”

卓奈冷哼一声:“骂得好。”

晏锦一愣,随即撇过头:“都是心里话。”

修齐远:.....

你们两个,一个摸着自己的大胸,一个摸着自己的平胸扪心自问,我修齐远有说过一句话吗,有参与你们的战斗吗,有拉偏架吗?

为什么最后受伤的却是我?

修齐远真想怒吼一声:想给在座的每一位一个温馨浪漫的家的暖男就没人权是吧,暖男就活该被肆意欺凌是吧,简直无语。

盖在脸上的大衣终于被拿走了,修齐远忙大口呼吸,刚才真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两人重新坐下,彼此看了看,然后纷纷将恼怒,责备,哀怨,委屈,痛苦各种情绪交错的眼神投向修齐远。

卓奈问晏锦:“医生下病危通知书了吗?”

晏锦没好气回道:“不清楚,早该下了,早点死我也早点解脱,谁一天天闲得慌来守着这坨臭狗屎,我参加完葬礼就回家相亲了,他怎么还不死。”

卓奈轻轻叹息,望着修齐远淡然一笑:“阿远,师生一场,又无缘无故被你诓骗了感情,老师现在还来探望你,真的是仁至义尽了呢,开学了,学生处的工作特别忙,老处长退休了,我现在全面主持工作,你也心疼心疼老师,赶紧咽气我也好全身心投入工作去。”

修齐远:......

别说话,现在不能说话,一说话这俩指定哭,修齐远张了张干涸的嘴,示意自己要喝水。

卓奈立刻撇过头看向晏锦:“回老家了以后工作怎么办,还是老本行搞互联网吗,凭你的资历的话,找工作....应该很难吧?”

“不劳您操心,我一个人在海安打拼,举目无亲的,都能在熊厂干到三级员工,多少还是有点真本事的,找个而不死的工作不难。”

晏锦冷笑一声,没有丝毫犹豫立刻反击:“就没你好命哦,有个好爸爸,学生处处长当得很爽吧,这升迁速度跟火箭似的,总长的女儿,哦??”

卓奈面不改色,看向修齐远:“你听见了?”

管我什么事??

修齐远微微点点头,就听卓奈咬牙切齿,满脸的憎恶与难过:“听见了一句话都不说,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

你明白啥了就明白了,修齐远终于忍不住开口:“奈奈,我听不懂你什么意思。”

“开始装傻了。”卓奈冷笑一声。

晏锦也跟着附和:“装傻是他一贯的手段,可现在装傻行不通了,他就开始装死,啊不对,老天开眼,他是真要死了。”

卓奈仰头长叹了声:“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晏锦深吸口气,想起自己被修齐远压得死死的那些个夜晚,愤愤道:“畜生道,转世投胎肯定变成一头猪。”

修齐远:.......

看着修齐远沉默,悲凉,孤独的眼神,卓奈长舒口浊气,起身到茶几上,先倒了半杯热水,然后开了瓶矿泉水倒了点,端着温度适宜的温水走回病床前。

晏锦摇起病床,两人一个伸出胳膊让修齐远枕着,一个用调羹喂水。

修齐远扬起笑脸,艰难的表达着自己的感激之情:“谢谢,够了。”

卓奈摇头微笑:“再喝一杯。”

“真的够了。”

“我说,再喝一杯。”

晏锦将修齐远的脑袋撇向卓奈,也跟着安慰:“要多喝水,病才能好得快。”

修齐远心里真是一万头草泥马崩腾而过,耐着性子解释:“我不是感冒,喝水救不了我。”

“那也得喝。”

“快喝!”

彻底疯狂的卓奈和助纣为虐的晏锦,两人双双胁迫下,修齐远含泪又被灌下两大杯温水,打着嗝重新躺下。

刚准备缓缓,卓奈的声音再次响起:“饿不饿,我带了桂圆莲子羹。”

修齐远忙摇头,浑身都在拒绝:“医生说了,我不能吃甜的。”

晏锦开口:“我带了虾仁裙带汤。”

修齐远再次摇头,肚子桄榔桄榔都是水的回声:“医生还说了,我不能吃咸的。”

卓奈冷笑起来:“什么都不能吃是吧,竹子的清粥和灌汤包你吃的可香呢,护士说你胃口越来越好了,我看看说不定明天就能出院了呢。”

“是呀是呀,老女人确实比不上水灵灵的少女哦。”晏锦冷笑。

谁承想极度敏感的卓奈立刻眼神杀向晏锦:“你再骂?”

“管得着??”

“有一说一,晏锦你脸皮蛮厚的。”

“有二说二,卓奈你也没好到哪儿去。”

修齐远怔怔盯着天花板,把出院正式提上了日程,不能再待下去了,再待下去真的会死。

他真的不想死啊....

章节目录

重生之我真的只想当暖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英俊来电话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英俊来电话了并收藏重生之我真的只想当暖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