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还得继续,官司还得照打,委托人还得接待。

梁浅深先回家了一趟,给手机充了电,然后打开手机发现噼里啪啦的短信像是轰炸机投下来的炸弹,持续了好一段时间。不过,都是媛媛和宣玫的,大多是婚那天发来的,还有小白的短信。估计其他人想要问他们结婚这事也不是从她这边下手,不过这会应该早被辛梓摆平了。

至于小白,浅深现在没心情理他,她气得实在不想跟他说话。

浅深自己开车到事务所,一走进事务所,整个事务所的人几乎同时抬头看向她,她先是一愣,没反应过来这些人的目光怎么就这么热情呢,后来反应过来,已经被几个同事团团围住。

“小梁啊,”所长的眼神为什么看上去那么明亮闪烁,让她觉得毛骨悚然呢。

“啊,浅深,你的钻戒可够大的,几克拉?你真是能把人吓死,一下子找了个厉害老公。”

梁浅深很想掐死这个在她耳边尖叫的常青涵,一把年纪了可还就是喜欢嘻嘻哈哈地拿别人开玩笑。此人形象不佳,头大身瘦,别人上门找律师看到他以为进了警局碰上了嫌疑犯。

不过,怎么说他都是前辈,梁浅深沉着气,笑道:“他瞒着我买的,我也不知道。”说的是事实,听在别人耳朵里就变成了甜蜜新婚小夫妻俩的美好情调。

另一边,所长大人露出他在公堂上所向披靡的杀手微笑悠悠地问道:“你,为什么不邀请我们。说,为什么我们之中没有一个收到喜帖的?”

因为请帖不是我发的。

浅深很想这么说,可不能这么说。

她故意做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编了个慌:“我本来是想给你们一个惊喜的,所以让他最后才给所里发请帖,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中间出现了错误,我是在婚礼现场的时候才发现找不到你们的,那个时候再叫你们也来不及了。我怎么可能忘了你们,再说你们去了我可以多收几个红包呀。”

不知道这个慌能不能骗过这帮人,所以,浅深赶紧又加上一句:“周五晚上,补偿你们,到我家来玩吧,嗯……这次是小型的聚餐,专门请你们的。”

众人立刻被梁美女配合着微笑的一番“花言巧语”给收服,收起了一副兴师问罪的面孔开始正经地祝她新婚愉快,七嘴八舌地跟她说好好选个地方度个蜜月,不要这么幸苦了,又好奇起到底是何方神圣能够收服得了律师界的女皇,让她甘愿地披上婚纱加入有夫之妇的行列,多半是那种英俊不凡潇洒多金的绝好青年,不然怎么可能入得了梁美女的眼。他们这些年看得多了,追梁浅深的男人都可以城东排到城西了,怎样的大好人才最终的下场都是一样——出局。常大头最后总结性发言:去的那天一定要好好恭喜那位最终胜利者。

好不容易把聚众聒噪的一帮大律师请回各自的座位,浅深觉得自己的衬衫后背都开始湿了。她昨晚本根本没睡,现在这么一闹,头疼的先兆已经出现。经过嘉妮的办公桌很习惯性地说了句:“给我泡杯咖啡,越浓越好……”

说到一半才发现情况不对,嘉妮面色略显阴沉,一双清亮的眼睛看着她,没有平时的喜悦和亲近,浅深一想,刚才她好像也没有凑过来跟着那帮人发疯。

“你,到我办公室来。”

“我手上很忙。”嘉妮低下头翻看文件,头一次跟梁浅深对着干。

浅深走了两步又倒退回来,也不恼:“不要跟我闹脾气,有什么话不要藏在心里,直接跟我说。”

嘉妮低着头像是赌气一般冷着脸跟着浅深走到办公室。

“好了,说吧。”

梁浅深的心思本不细腻,但在这些年尤其是当了律师之后跟那些人精似的家伙交道打多了,自然也就懂得查看别人一点点微妙的反应。

梁浅深打量着嘉妮,想从她身上找出点辛梓的影子,仔细看才发现这两兄妹长得并不是很像,也许一个像父亲,一个像母亲。辛梓是单眼皮的,皮肤很白,五官略显单薄,好在他的鼻梁很挺,他的长相并不是一眼能够记住的,浅深早就认识到他长得并不是最好看的,却是最耐看的。可是,嘉妮的肤色偏暗,但一双眼睛长得很漂亮,脸型不似辛梓那般清瘦,颇有肉感。

许久,嘉妮才闷闷地开口:“我没想到是你。”

浅深不懂:“什么?”

嘉妮看到她一脸不解的神色,藏在心里的怒气一丝丝地往上冒,那张平日里百看不厌的美丽脸庞今日看来是如此让人生厌,那一脸无辜浑然不知的表情在嘉妮眼里更是可恶。

嘉妮一脸悲痛地说:“我一直很恨当年那样伤害了我哥的女人……我万万没想到那个人是你,你可知你走以后,我哥他把自尊看得比什么都重的人……”

她不想说下去,把哥哥悲惨的样子告诉眼前的这个人,岂不是长了她的志气灭了哥哥的威风。这次辛梓结婚一事连她都是到了当天才知道的,换作其他人,她铁定会哭闹着不让哥哥娶,可那个人竟然是她崇拜的梁浅深,这于她来说是一个打击。所以她懵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浅深庆幸嘉妮虽然神色悲愤,却没有露出要将她抽筋剥皮的憎恶。

辛嘉妮发现梁浅深并没有露出任何愧疚后悔的表情,好像在听她讲述一件很平常的与她无关的事,她顿时为哥哥大为不甘:“梁,我哥哥对我来说是最亲的人,我不希望看到他伤心难过,我决不允许你再伤害他。不然,我不会……不会放过你。”

听上去没什么威慑力,倒像是小孩子不服气的叫嚣。

梁浅深很想笑,心道:再伤害?放心这次你哥哥可是有备而来,有危险的不是他而是我。

可是她不能笑,如果笑的话一定会真的激怒这孩子。辛梓和他妹妹的感情之深,她很清楚。

浅深坐在椅子上仰起头,平静地问嘉妮:“你觉得我是一个怎样的人?就凭你跟我相处的这一年。”

嘉妮踟躇了一会,观察了下梁浅深称得上温和的脸,不太情愿地说:“虽然有时候做事极端了点,但是对人不错,跟你处事也很愉快。”

“那就好,我们可以继续保持这样的关系吗?我不希望有其他事造成我们之间的矛盾。”

“可是,只要一想到你以前那样对我哥……”

“嘉妮。”浅深温声地打断她,“过去的事,我不想再提及。何况,那段过去对我们大家来说都不是什么好的回忆。”

嘉妮看着浅深平和的面容,纯透的眸子像是被水润过一般安宁。其实,她到现在都还不太愿意相信眼前这个她崇敬喜爱的女子是当初那个罪魁祸首,她曾经还想着帮她和哥哥牵红线。

“我哥,原谅你了?”

浅深这时才笑了起来,故作轻松地说:“这个,你只能去问你哥了。”

虽然,她知道答案。

嘉妮心里头的石头不是说放下就放得下的,浅深也不逼她。她走到门口,磨蹭着打开门,却又忍不住回过头。浅深像是料到她会这样一般,坐在椅子上的姿势都没变过。

“还有什么事?”

心里一横,嘉妮挺直腰板问:“当年,你真的背叛了我哥?”

浅深交握在一起的双手渐渐扣紧,皮肤下的血液冰凉地流动着,欲飞的长睫毛恰如蝴蝶的羽翼慢慢落下,遮住了那双动人心魄的眼眸,她唇边的微笑像是被定了格。

“是的。”

不想否认什么,就事实来说,确实是那样。

紧接着她听到了重重的关门声。

在寂静中,浅深沉默地坐着,对着那堆案件没有一点**。而突如其来的短信铃声在这份静默中让人的心惊得快速弹跳起来。

“我出差了。”

简单明了,署名是哪位,浅深不用看也猜得到。

浅深把手机扔到一边,独自想想不禁失笑,结婚三天,新郎就抛下新娘,给了一句四个字的交代还是用短信这种间接的方式。

接着,不消三分钟,又飞来条短信:“可能要三四天。”

好吧,现在是总共十个字的交代。

不管怎样,即便对自己暗示了十遍:无所谓,梁浅深,这本就不是一场正常的婚姻。

可是,心里还是觉得难过,是真正的难过,一点点心酸和苦楚,心慌意乱得难以忍受却硬是不让自己发泄出来。

就好象他们第一次吵架,辛梓给她打了电话,却说不出两句哄人的话。浅深心里生气,更多的却是难过,好像得不到爱人的重视,但后来她知道那只不过是辛梓不善言辞的表现,他很着急,可是越着急他越是不知道该怎么跟浅深道歉。

现在他并不需要道歉,但是那样简单的语句依然可以让浅深的沉静了八年的心不可抑制地抽痛起来。

她开始担心自己没有办法坚持,坚持到他的报复结束,也许在中途她就会倒下了。

章节目录

试问深浅总是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罪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罪加罪并收藏试问深浅总是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