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辛梓戴着她买给他的眼镜时,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就舒畅起来。不过想想到头来还不是接受了她的眼镜,先前被踩碎的那几副真是不值得。算算那么副眼镜也要上百块钱,又是好几副,罢了,反正这些是追她的那帮愣头青给买的,只有最后给他那副是自己买的。

辛梓依旧是好好学生的代表,老师的特级宠儿,可是梁浅深也依旧是问题学生的代表,老师特别头痛的人物,他们已经不求她考试能及格,作业能交齐,只要不给他们惹事就万事大吉了。

可是,他们忘了她永远不是那么一个安分的主。

“梁浅深,你要我怎么说你才好!牵扯三校男生聚众斗殴,你真是有本事你!”老班已经怒极攻心差点背过气去,好不容易喝口水顺了顺气,却依旧胸闷得厉害。办公室的老师都到班上去视察自修了,只有他们两个人。

事情说简单还算简单,说复杂也挺复杂。梁美女在酒吧被校外的某男生看上,穷追猛打,可是奈何此人入不了她的法眼,然而她正愁甩不掉现在这个粘人的男朋友,于是就设计让两个男生发生矛盾,闹不合。本来两个学校间的也就罢了,谁知道她这个时候看中另外一所中学篮球队队长,三个血气方刚的男孩子一点就燃,为了根本不存在的所谓“归属权”大打出手。据目击者称,当三派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梁美女坐在路边茶楼的雅座喝着茉莉花茶,咬着开心果,气定神闲。

梁浅深无聊得想翻白眼,这个老班也够了吧,叽叽咕咕说了一整节晚自修耳朵都快烂了,他还没唠叨完。

见梁浅深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这位年近半百的资深老教师再也受不住了,拿起手里的备课文件夹狠狠一摔,爆发出最洪亮的声音:“把你爸妈给我叫来!”

梁浅深耸了耸肩道:“我找不到。”跟老班说了很多次了,要找爸妈她自己找去。

“好,我今天跟你回家。”老班这次像是铁了心要制制这个丫头了。

梁浅深又不咸不淡地回了句:“我一个人住。”

“你!”

就在这时,有人敲门。

“进来。”

“报告。”规规矩矩地喊了声报告,辛梓从门外走了进来,“李老师,已经打铃了,你有什么事要到班里说的吗?”

气得都没发现已经晚自修已经结束了,老班指了指桌上的试卷说:“数出五十份到班里发了,这是这次数学卷子的详细答案,让他们自己回去对一下,我明天提问讲评。”

辛梓立刻拿起卷子做到一旁的办公桌上数了起来,从进门到现在连梁浅深一根眉毛都没看过。

“你看哪呢?”老班见到辛梓就一脸笑容,看到梁浅深那叫个血海深仇,“我问你话呢,给我站好。”

“说,到底怎么联系到你父母?”

“我不知道!”梁浅深也快不耐烦了,她还想去泡吧玩呢。

见她这么个态度,老班的脾气再次火爆上来,阴恻恻地说:“哼,难怪你这么没教养,原来你父母都不会管管你,一天到晚就知道和男生勾三搭四,你还有没有一点女孩子的羞耻心,你妈妈都没有教过你女生要矜持吗……”

“李老师,你把最后一句话再说一遍。”忽然,一直吊儿郎当左耳进右耳出的梁浅深沉着脸,柔软的嘴唇里吐出片片薄刀似的话。

老班愣了一下,就连在一旁低头数数的辛梓也不禁放慢了手里的速度,抬起头看向浅深。

“你那是跟老师说话的态度吗?我有说错吗,你有女生的矜持吗?”

“你,给我把那最后一句话再说一遍!”梁浅深看上去是真的生气了,一向来笑得没心没肺,带点小邪恶的她现在面沉如水。

老班不知怎么心里有些发毛,但又不好向一个女学生服软,何况这里还有一个学生,便嘴硬地又说了一遍:“你妈妈没教过你矜持吗?还大呼小叫的!”

“李忠福,你他妈给我听清楚了,你骂我可以,说我没教养也OK,但是不要说到我妈头上,不然我要你好看。”

梁浅深上前一步,居高临下地指着老班的头狠狠地说道,语闭一甩手拂了桌上的文件夹,散落了一地的备课纸。她头也不回地冲出办公室,身后老班气炸的声音不绝于耳:“你等着收退学通知书吧!”她压根没去理会,用力甩上门,门框晃悠悠地抖了两下。

一直把事发经过看在眼里的辛梓拿着五十份答案回到教室,梁浅深已经坐在那里收拾书包了,他把答案发了,交代了下老班的意思后全班一哄而散。他走回自己的座位开始整理东西,却见梁浅深收拾好了东西并没走,正奇怪着,她竟突然转过了身看着他。

“你今天看到了什么?”她眯了眯大眼睛,透着危险地问。

“我什么也没看到。”辛梓一脸无波地答道,说得无比自然。

梁浅深立刻给了个大笑容,眼里却清冷一片:“很好,大班长,再见。”

辛梓说不上是什么心情,看着梁浅深挎着一个空荡荡的书包离开教室,又想到刚才在办公室里的一幕,估摸着也能猜到也许这个放肆散漫的女生的家庭生活并不幸福,也许这也是造成她现在这副鬼样子的原因之一。

走在回家的路上,辛梓想着想着又想到了坐在他前面的那个女生,她和他在初中也是同学,不过两个人似乎没有说过一句话,但是由于对方太过出格的行为方式,他倒还不至于不知道这号人物。听得流言多了,自然对这样的女生没什么好感,甚至是厌恶的。只是仗着自己漂亮就对男生招来唤去的,看不上家里穷的男生,看不起长得难看学习拼命的女生,喜欢和老师对着干,被警告处分了几次却依旧不以为然自己过自己的。

现在他们交集多了,可全都不是好的。这样一个女生坐在他前面,说实在的,他真的有些头疼,他的目标是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这样家里的负担就会减轻了。所以,他需要把全身心的精力都投到学习里去,要不是李老师苦苦说服,他并不想当那个班长,偏偏那位大小姐还总看他不顺眼喜欢找他茬,或者说他们两个本身就不对盘,躲也躲不掉。

唉,辛梓无奈,摇摇头不再去想,骑着二手买来的旧自行车行进在风里。

可是,之后的两天,梁浅深没有出现,没人知道她是又翘课了,还是真的被学校通知退学了,毕竟她的事这次闹得挺大,老师同学不待见她的多了去了,所以课下也都议论纷纷。

“你说,她这次是不是真被劝退了?”莫天有些担忧地问辛梓。

“怎么,你还担心她?不是鬼迷心窍了吧?”坐在隔座的宣玫幸灾乐祸地说,“我看她还敢横,踢出学校最好,她在我们学校就是一祸害。”

“啧啧,我怎么听出了酸味,你不是嫉妒人家吧。”她的同桌徐子浩皱着鼻子耻笑道。

他们走得近的几个人都知道文艺委员喜欢5班的体育委员,可那个男生跟浅深交往过,还被她甩了。

“去你的,我嫉妒她什么,不就是张脸皮,再说也没多好看,看多了也腻了。”宣玫没好气地推了徐子浩一把。

辛梓没加入他们的讨论,只是看了眼前面空空的座位又再次低下头写作业了,他本来就属于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

周五学校没有晚自修,他也趁着这个时候给一个小学生做家庭辅导赚点外快。辅导结束后他和往常一样骑着车回家,途径一个酒吧的时候瞥见小巷里有个人影似乎有点熟。减慢了速度又看了眼,路灯下蹲在那里的人果然是熟人,两天没有出现在他前面的人。

梁浅深没有穿校服,裹了件格子尼大衣蹲在酒吧后巷湿漉漉的地上,一只手慢慢地摸着趴在她脚边正吃着她带来的盒饭的小猫。

“慢慢吃,有的是,不要抢。”她拉开两只争食的猫咪,敲了敲其中一只的小脑袋。

“你们多幸福啊,说是流浪猫,可有我天天给你们送食来,都懒得自己觅食了吧,肥仔。”她逗弄了其中一只最胖的小猫,笑眯眯地对它说,“你好减肥了,再这样下去我得多带一盒饭来了。”

等猫咪都吃得差不多了,她才收拾好东西跟它们道别:“走了,记得消化了再睡。拜拜。”

巷子口车辆偶有经过,路灯很亮,遮过了月光,浅深随手把饭盒丢进垃圾箱里,一个人打了辆车回家。

章节目录

试问深浅总是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罪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罪加罪并收藏试问深浅总是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