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初,换座位,换来换去就是没有把辛梓给换走。浅深后边还是辛梓,旁边还是总喜欢傻笑的或者脸红的莫天。只不过她的前面坐上了副班长大人。浅深只想冷笑,老班也算是厚待她了,班长副班长前后夹击,严加看管。

此时冰雪已近消融,城市的气温逐渐回暖。百无聊赖的学习生活又要开始它的“万里长征”,也不知何时是个头。浅深是个懒惰的女孩,上课的时候喜欢眯着眼看着窗外发呆,让那些唠唠叨叨的讲解从耳边悄悄溜过。她把头枕在手臂上,往后瞧了两眼,辛梓正端坐在位子上认真地看书。少年没有戴眼镜,鼻梁上空空的,冲眼看上去怪不习惯的,总觉得少了什么。他低头的样子还是很安静,他的睫毛似乎还是有点长的,垂眼的时候,浅深无法把他浅色的瞳孔看清楚。头发,似乎比上学期长了些,刘海稍许遮住了左眼,垂挂下来,一丝丝的看着很柔顺,但不是很黑。语文课,他仔细地听老师讲着文言文翻译,一点点地在课本上注释着,浅深顺势往下看去,看到他握着笔的手指,他的肤色很白,手指也很白,指节并不突出,非常修长,指甲一如他的风格被剪得干干净净,露出好看的圆弧,只是,有两只手指的指端包上了胶布,手背上也有些伤痕。老师在黑板上写下了一串板书,辛梓忽然抬头,正好撞上浅深观察的眼睛,他微微错愕了下,表情有一瞬间凝滞。浅深不紧不慢地转过头,懒散地趴在桌上,垂目继续发呆。

然后,浅深听见他低声问同桌的声音:“老师在黑板上写了什么?”

像是被什么刺激了,浅深心里犯了一阵酸,忽然坐直身子,快速从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黑色皮质眼镜盒,面无表情地甩手扔在了后面的桌子上,期间,她没有抬眼看辛梓是什么表情。有种做贼的心虚感,愧疚情绪又开始作祟,浅深趴在桌上皱着眉,大半张脸都埋在臂弯里,长长的睫毛眨呀眨,忽然,她似乎想到什么,秀美紧锁,干脆闭上了眼睛。

打铃时,刚好是上午最后一节课,同学们像是早就准备好似的,老师刚宣布下课,就已经有一大群人飞速冲出教室奔向食堂。浅深趴在桌上没动,莫天推了她一下,有些担心地问:“去吃饭吗?”

“干嘛,我吃不吃关你什么事,要吃自己吃去,别来烦我。”闷闷的声音,带着些许懊恼。

莫天不作声了,好脾气地和别的同学吃饭去了。过了一会,教室里彻底安静下来,浅深慢慢地把头抬起来,果然没人了。这饭还是要吃的,想想找谁吃?3班有个家伙最近一直在追她,不过她不怎么感兴趣,还是5班的体育委员好了,人还是挺帅气的……

“眼镜……”

后面忽然冒出来的声音差点让浅深的心脏从嘴巴里扑腾出来。

“你是鬼啊,坐着不出声的想吓死人啊?”浅深连忙站起来转过身。

辛梓温和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他拿起眼镜盒递到浅深面前:“还你,我说过的,你不用赔。”

“你拿着,我送出去的东西没有被退回的道理。”浅深毫不客气地把他的手推了回去。

“不需要的,我自己会重新配一副,你配的不一定适合我。所以,你还是拿回去吧。”辛梓又坚持地把眼镜盒递过来。

浅深觉得心里有股无名火在以惊人的速度往上蹿,她用了点力,打开辛梓的手,怒目瞪着他:“什么不合适,你不是左眼300度,右眼375度吗,我挑了一副和你以前那副最像的了,你还要挑剔什么。再说,要配你怎么到现在还不配,上课都看不清黑板写着什么。”

也许,她心里想的话要委婉的多,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话一出口就变得蛮不讲理起来。

辛梓低下头,修长的手指摸了摸镜盒表面,摇了摇头说:“再像又有什么用,这已经不是我的眼镜了。”

浅深一时间哑了声音,胸口被憋得慌,却无处宣泄。

辛梓再次抬头,露出了浅笑,但在浅深看来,那似乎更多地像是大人惯着性格恶劣的孩子才露出的无奈笑容,他的声音依旧平和,甚至没什么起伏,可听上去却非常悦耳:“我过两天就去配了,给。”

浅深倔强地不伸手去接,辛梓没有办法,只好站起来把眼镜盒放到浅深桌上。然后,他说:“我去吃饭了,你也快去吧,不然饭菜都被打光了。”

“不用你管。”

辛梓点了点头,一个人转身就要离开。

“辛梓!”浅深的声音因为生气已经有些发抖,“你还是不要是不是!”

“真的不用。”

“好。”浅深有些粗鲁地拿起眼镜盒,抓出里面的眼镜扔到地上就是一脚。她铁青着脸对辛梓说:“既然你不要,我拿了有什么用,干脆毁了。你看着,我每天都送你一副,你不要,我就毁一副,直到你收下为止。”

辛梓万万没有料到梁浅深的个性这么强,思索了几秒后,平静地说:“那你把这副给我吧,我收下了。”说完,就继续迈开步子走了。

浅深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教室里,发了很久的愣。

之后,梁浅深充分发挥她野蛮大小姐的坚忍不拔精神,真的每天早上一到学校就扔给辛梓一副眼镜,只要辛梓犹豫一下,就立刻把它毁了,然后冷着一张脸开始上课。

这件事逐渐被班上的同学关注到,邵芝芝实在忍不住,放学后她跟在浅深身后追上浅深说理:“梁浅深,你怎么就不考虑考虑辛梓的感受呢?你这么做分明就是让他难堪,辛梓家里经济困难,你这么做不是明摆着欺负他吗?”

浅深瞟了她一眼,阴阳怪气地笑了笑,说:“邵副班长,你什么时候荣升为辛大班长的代言人了?你是他什么人啊,替他说好话,难道我有做错吗,我就是知错就改,弄坏了别人的东西懂得赔偿,我哪里欺负他了,你倒是给我说明白了!再说,浪费钱也是我乐意,你心疼个什么劲啊!”

“你……”邵芝芝哪会是刁蛮毒舌梁浅深的对手,还没打一个来回就败下阵了,噙着泪花退到一边哭起来了。

“梁浅深,你过来,我有话要跟你谈。”

浅深心里一沉,转过头看见辛梓就站在离她们不远的地方,脸色有些阴沉。

浅深跟着辛梓走了一段路,辛梓个子高步子大走得快,浅深跟得有些辛苦,终于脾气发作站定不肯走了。她喊了声:“我不走了,累死了,你有话就说。”

辛梓停下脚步,转过身,居高临下,浅色的眸子盯着浅深,说:“眼镜的事,不要再纠葛下去了,大家都退一步吧。”

“纠葛,我可没有,明明是你的问题。”浅深曲起一条腿,手里把玩起自己的长发,一脸轻蔑地说,“你收下不就什么事都没了,你以为我很轻松啊,每天要去买眼镜。”

辛梓长长的身影在地上拉出一条长长的斜影,刚好和浅深的影子连接在一起。浅深低着头,看着这两条影子,略微出神。

“你知道为什么全班的同学都不喜欢你吗?就是因为你这种个性。”辛梓叹了口气,沉着嗓子说。

浅深当即跳脚,冲到辛梓面前指着他的鼻子吼道:“我这种个性,我就是这种个性,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好。谁稀罕他们的喜欢,我梁浅深现在不照样活得风生水起,爱我的人大把大把。我告诉你辛梓,我看你不顺眼很久了,今天咱们把话摊开来说。这次你那副破眼镜的下场还不是你自己造成的,如果你早一步告诉我那是你爸的东西,我怎么会往下踩……”

“你说什么?”辛梓的眼睛睁大了些,浅色的瞳孔清楚地映出浅深一脸的不自然。

浅深不去看辛梓,扭过头看向路边卖羊肉串的那排烤架,生硬地说:“我知道我再怎么买都比不上你那副,也知道买几副也弥补不了,可是,我当时也不知道啊,你又什么都没说。反正我已经尽量挑了一副最像的了,家里还放着三副备用的,你要就拿去,不要,”浅深咬了咬嘴唇,狠狠道,“不要拉倒,我也烦了,不想再理这件破事了。”

辛梓很长时间没有说话,浅深的眼睛都快被那排架子上飘来的烟给熏出眼泪来了,太阳就快完全落下,天越来越暗,街边的路灯闪了两下,一只只地跳亮起来。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浅深烦躁地回过头,不太乐意地看向辛梓,却发现他正用一种很奇怪的目光看着自己。

“看什么,你倒是说句话呀。”浅深急得跺了跺脚。

辛梓看着面前女孩恼怒却依然美丽的深棕色眼眸以及她眼角下的泪痣说:“明天拿来吧。”

章节目录

试问深浅总是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罪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罪加罪并收藏试问深浅总是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