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渊这次回来后立刻投入到了工作中,貌似有很重要的案子在进行中,也就是说他会有好一段时间不回来骚扰浅深了。浅深顿时有种说不出的轻松感,步伐也轻快许多,接电话的声音也温柔了。

“喂,请问找哪位?我就是梁浅深,请问你是……”浅深手中的笔立即停住,脸上的笑容也消失得很快。

“媛媛,没想到是你。”浅深抬眼看向办公桌上的一张相框,里面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和一个体态有些胖的女孩子搂在一起对着镜头大笑的照片。浅深的目光开始停留在那个不起眼的胖女生身上。

“同学会啊……”浅深犹豫地拿起相框,完美无瑕的指尖轻轻摩挲着那胖女孩的脸蛋,“抱歉,我可能有工作在身。”

电话那头的女声似乎很激动地在说些什么,浅深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门外,嘉妮敲门探入了一颗脑袋,看到浅深在打电话,她用口型说:“要出发了。”

浅深点点头,挥了挥手,然后把心思放回那通令人意想不到的电话上:“我有在听,你说……可是,不好意思,我真的没时间。”

“你怕什么?怕辛梓吗?放心,他没时间来参加这个同学会。再说,已经过了这么久了,还有什么事情看不开的,难不成你真想要跟我们断绝往来?”

浅深叹了口气,有些懊恼地揉了揉太阳穴,手掌抵住额头,好不容易说道:“好吧,在哪,我有时间就去。”

“一定要来啊,我可要给大伙一个惊喜。”

“可是……”浅深一愣,电话那头已是忙音。

“可是,我不一定会去。”浅深无奈地把话说完,只可惜,对方已经听不到了。算了,到时候再说吧。出庭之前不要想太多,这是浅深给自己定下的规矩,检查了下资料是否带齐,然后戴上墨镜,走出了办公室。

忙忙碌碌了好些日子,又一个案子告捷,大美女律师梁浅深又一次漂亮出击,完美收宫,再次在律师界掀起一股热潮。慕名来实习的学生多了起来,慕名来追求的爱慕者更是络绎不绝,自然前来咨询问题和委托案件的人也随之增加。难怪事务所的所长每天乐呵呵地说:“浅深啊,你可不能太早嫁人啊,我们都得靠你养活呢。”

浅深哭笑不得,只好应承着:“您老瞎操什么心呐,我连结婚对象都没,哪来的结婚呐。”

此话一出,立即被包围圈收紧。嘉妮拿着指甲钳对着浅深,危险地眯起眼睛问道:“没对象?那天天来接你的那辆雷克萨斯是谁开来的?你每天都坐谁的车来上班,坐谁的车下班啊?”

“喂,可不可以把危险物品收起来,还有,你那是对上司兼前辈说话的口气吗?”

“说,不要转移话题。”嘉妮不依不饶,外加前后被另外两个好八卦的男律师包抄,浅深无处可逃。

“那是……”手机适时响起。浅深抓住机会闪人,狡桀地冲嘉妮笑了笑,“有短信,下次聊。”

“喂,我说如果你还没有对象,我给你介绍一个怎么样?绝对是极品好男人,天上有,地上无,绝种了。”嘉妮凶悍地举着指甲钳紧跟在浅深后面,一路上吓坏了几个委托人。

“这么好的男人,你自己留着吧,我无福消受。”浅深眼疾手快地闪入办公室,快速把门反锁,这才得到一片清静。

浅深拿出手机粗略一看,刚觉得静下来的心又飞快地跳了起来。

“同学会就在今晚,别忘了来。媛媛。”

这两天一直在忙,忙得连小白的电话都枪毙了好几个,潜意识里她也在让自己尽量忘记这件事,没想到唐媛还惦念着。浅深倒在皮椅里,摘下眼镜苦笑一下,好吧,去就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梁浅深没什么本事,脸皮厚倒是早就出名了,以前耍起脾气来还不是把人吓得一愣愣的,看谁还敢废话……

以前……

多么美好又感伤的词,因为是过去式,所以,在今天看来,才显得格外没有分量。

以前的,现在又怎能做数呢。

晚上八点,浅深迟一小时走入本城最金碧辉煌的夜店,四处打量了下,确实品味高档,装修讲究,富贵却不俗气。服务生虽不是个个俊俏,倒也都还是很端正的。不似那些街头巷尾挂着夜店牌牌的低级消费地,一看那气质就让人想吐,怎么可能进去玩。

浅深由服务生带着来到一个比较里边的包厢,门关得紧紧的,隔音效果很好,根本听不见里面的情况。浅深点头示意服务生可以离开,站在门口禁不住大口深呼吸了几次,但是,心跳还是不自主地加速起来。里面的人,见到她会是怎样一副表情呢?现在想起来,竟然开始紧张起来。

媛媛说她将会是一个惊喜,浅深自嘲地觉得,惊可能会有,喜就未必了。

浅深敲了敲门,又在原地停留了几秒,这才握着把手用力推门走了进去。里面几乎坐满了一屋子的人,最大最华丽的包厢也显得有些拥挤,笑闹声太大,根本没有人注意到门口的角落里站了一个新进来的人。

浅深粗粗看去,都是高中里的同学,有几个关系铁的,有几个关系不错的,也有几个关系一般却也还融洽的。男生此时都已不再是那些青涩贪玩的孩子,一个个西装革履或是名牌休闲,尽显成熟男人的风范,他们举着杯子很开心地在那里聊着,笑着。而女生的变化着实令人吃惊,浅深一眼看去,发现有好两张面孔她压根记不起来是谁。不过,不管怎么变,当初懵懂花开的女孩都蜕变成为成熟魅力的女子,窈窕身材,细致妆容,得体装扮,每个人脸上都露着自信的笑容。

反观自己临时回家换上的T恤牛仔,外加一双纯白NIKE板鞋,上了个淡妆,真是越活越回去,似乎显得太过漫不经心。

有人无意放下酒杯朝门口瞥了一眼,又淡淡地转过头去,可是下一秒,那人迅速回头,像是被当头打了一棒,微笑的嘴唇瞬间变成惊讶的O形。一双眼睛来来回回,上上下下扫视了浅深好两回,似乎还是满脸不可置信。

“喂,你说话呀。”身边的人察觉到异样,也抬头看了过来,一下子,又一个人怔住了。

浅深被弄得看得有些不自在,眼睛四处寻找着媛媛的身影。这时候,不知谁先开**了一句:“我没看错吧,你是梁浅深?”

一时间,像是狂风过境,屋子里顿时静了下来,一双双含带着不同情感和意味的眼神都牢牢黏在梁浅深的身上。唐媛快速从人群里钻出来,一脸欢喜地跑到浅深面前,抓起她的手就连连感叹道:“你可来了,我真担心你会不来。”浅深先是一愣,完全没有认出这个身材修长,面容姣好的女人竟会是以前为减肥苦不堪言的唐媛!

唐媛拉着有些尴尬的浅深走到屋子中间,笑容满面地大声对大家说:“你们看,我把谁带来了?我们的校花大美女!”她回头看着浅深,浅深甚至可以看到她眼里隐约噙着的泪花,心底一下子软化了下来。

“嗯……很久不见了,我也是最近收到媛媛的邀请的,不会太意外吧。”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或者说,在这种被人紧盯的情况下,她的头脑已是一片空白。不是紧张,也不是懊恼,只是有些不知所措。所以,尽量让自己保持笑容,说些客套却不生硬的话。

“你是梁浅深?”又一个美女走近,浅深回视她探寻的目光,也在脑海中搜索着这张脸是谁。转瞬几秒,她猛然记起这个人是以前朴实无华的邵芝芝,可是现在站在她面前的却是一位气质优雅的白领佳人。

邵芝芝笑道:“你……”她似乎想说什么,可是却没有接下去,话锋一转说,“很长时间都没你的消息了,你跑哪去了?”

“我……修身养性去了。”和实际情况相比,这个答案算不上是撒谎。

“别说那么多,先坐下来吃点东西,对了,你喜欢什么牌子的酒,我帮你叫一瓶。”媛媛很热情地拉着浅深坐下,细心询问。

浅深犹豫了下,说:“不用了,我不喝酒,有果汁的话,给我一瓶果汁好了。”

“你不喝酒了?”说话的是最先发现浅深的男人秦毓,他是以前班上最能说会道的人。他露出很怀疑,很惊讶的表情看着浅深,“你以前可是千杯不醉,你戒酒了?”

“可以这么说,我很长时间没喝过酒了。”

“难以置信。”

“今天难得大家聚在一起,我可是联系了好久才把每个人都有空的时间调出来的。浅深,今天就喝一点吧。”媛媛歪着头诚挚地看着浅深,不停地劝说着。

“不行,一次破例都不行。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我看还是不了。”浅深很坚决地回绝了。

媛媛没再强迫浅深,只是深深地看了眼浅深,点了点头。

火热的气氛短暂中断后,几个带头人又开始炒热气氛,很快,梁浅深地突然出现造成的惊讶和一点点意外的尴尬被冲淡,大家接着玩起来。

宽敞舒适的真皮大沙发,精美的玻璃茶几上摆满了各种酒瓶和食物,喜欢打牌的打牌,搓麻将的搓麻将,每个人都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娱乐方式,每个人都找到了倾谈的对象。飘散着淡淡酒味的空气连接了曾经年少轻狂的你我他,气氛还算融洽,这也让浅深安心了些。虽然看向她的目光中包含了许多疑惑,也有人几次三番欲开口,但大家还是很默契地回避了某些话题,以免破坏气氛。

浅深话不多,大多数时候都是媛媛问一句她答一句,又或者听旁边的几位聊着。听着听着她不禁大为感叹,一晃八年,不是说说的,好几个女同学如今都已经做妈妈了,孩子最大的一个已经上小学了,最小的刚满周岁。女人凑在一起都喜欢谈自己家里那位,至少现如今她们看上去个个事业有成,家庭美满,好像只有她是孤家寡人。浅深不搭话,用那双美丽的眸子安静地看着那几个幸福的女人,偶尔配合地笑笑,却也是难得。

章节目录

试问深浅总是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罪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罪加罪并收藏试问深浅总是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