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松林点点头,笑问道:“这次我们就去三个人?”

陈蛮子看了眼陈松林身边的杜崖,咧嘴笑道:“呵呵,只要有山哥在,就足够了。松林,你可不知道,我们山哥曾经可也是个……”

“蛮子!”杜崖冷斥了一声,陈蛮子立即闭上嘴,呵呵的在那笑着。

陈松林微笑道:“青帮三大战将,其中便有青龙和刚刚那个陆战,恐怕第三个就是山哥你了吧?不过,以山哥的能力怎么没上黑榜呢?”

“黑榜?”杜崖不觉一笑,“呵呵,那个玩意儿都是那些无聊的人弄出来的,它可以说明一点,却不足以说明一切。”

陈蛮子接着说:“就像青龙一样,他位居黑榜第四,实际上他看到我们大哥,连动都不敢动!哈哈哈,对吧,山哥!”

杜崖笑而不语。

陈松林自从看到他一下就制服不可一世的陆战那时候起,他就知道这个杜崖绝不简单,如果他没几分实力的话,以陆战在青帮里的地位,他如何制服得了?

想必那个陆战恐怕还是杜崖手把手带出来的!

不久后。

轿车开进了101废墟大楼的院落中,断壁残垣,瓦砾砂石随处可见。里面还停放着不少车辆,黑色轿车、白色小型中巴等等。

“哗啦!”

面包车的车门拉开,一群青年从里面窜了出来。

杜崖嘴角之上掠起一丝莫名的笑意,拍了拍陈松林的肩膀,然后就朝前走,大手一挥,喊道:“走——”

随即,周围的人全部汇聚了过来。

“我靠!”陈松林顿时一惊,五十几人?一个个年纪基本都是在二十几岁,没有超过三十岁的,全部都是小年轻,这个阵势不用多想就知道他们想要干什么了。

霍——

几个人从黑色轿车的后备箱中取出了一根根钢管,分发到了每个人的手中。

“他不用!”刚有一人要将钢管发给陈松林,杜崖却挥手阻止了下来。

陈松林心头一笑,既然来了恐怕是走不掉了,不过他却没有走在前面,而是跟着人群的最后面走着,杜崖走在队伍最前方,一副老大的派头,陈蛮子几人跟随在他的左右。

踩着碎石,他们进了废弃大楼的第一层。

“来了!”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对面突然发出一阵阵异动。

陈松林缩着眼朝前望去,废弃大楼的一层中早就有一批人在等待着他们,粗略一看,对方的人数大概有两百多人。在人数上,杜崖一方明显弱了一筹。

“铛!”

钢管全部戳地,整齐划一。

陈松林站在最不起眼的人群后方观望着,他们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要在这里摆场子?看这个架势,恐怕今天要大杀一场了。

“龙?”陈松林看到对面的人群,他们的穿着很统一,完全不像杜崖这一边杂七杂八,他们清一色的穿着黑色的背心,背心的左胸口处绣着一个大大的金字——龙。

龙帮,天海市的黑帮之一。

龙帮的人群前一个青年人坐在椅子上,手里捏着一只香烟,吐出一个烟圈,堆着笑脸说道:“小山,呵,很久不见!”

“呵~”杜崖冷笑了一声,眼眸一缩,冷道:“双龙,既然都挑明了,大家就都别装了。”

双龙顿时笑了起来,“装?装什么?哈哈,杜崖,别以为你灿星现在家大业大了,就可以为所欲为,这红桥还不是你们灿星的天下,你以为……我们龙帮是吃干饭的?”双龙猛的一拍椅把,眼中寒光直冒。

“艹你妈,不是你他妈暗花我们的人,老子们会跟你们龙帮的干吗?”一人破口大骂道。

“呵~”双龙吸口烟没有说话,而他右手边一人站了出来,冷笑道:“猪皮,天海市黑帮林立,你说暗花是我们撒下的,那就是我们了?”

双龙左手边一人扭动一下脖子,斥道:“跟他们废话那么多干什么?想跟我们龙帮的干,那也要看他们灿星有没有那个实力了,呵,灿星,现在应该叫残星吧?杜崖,就凭你一人也想挑我们龙帮?哈哈哈,笑话!”

唰——

钢管在空中旋转了好几圈,猪皮准确地抓住钢管一头,朝前走出了一步,眼中一道寒光闪过,冷道:“黑龙,你们龙帮有没有布下暗花,你以为我们会查不到?”

“查到又如何?”黑龙索性承认,却也不惧猪皮等人,摊开手,身后的人将钢管递到了他的手上,随后黑龙也朝前走出了一步。

“不火拼?”陈松林看到这一幕微微一惊,黑帮火拼的场面在电影里可是屡见不鲜,今天亲眼见证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情况,似乎双方都没有像要发动大型斗殴的想法。不过想想也对,大型的黑帮火拼必定会牵动到警察局,当代的黑帮如果不到万不得已,他们绝对不会发动大型的械斗。

一般的情况下,都是以摆场子的双方人数来决出胜负,而今天,龙帮和灿星显然是要通过单挑来做出决断了。

这时,陈蛮子给陈松林介绍道:“猪皮是我们堂口的干将了,是个小老大,他姓朱,所以才有了猪皮这个绰号。”

陈松林点点头,朝着前面走出去的猪皮打量了一下,身高一米七左右,身材略显矮小,但身上紧绷的肌肉却让人感觉很匪夷所思。

而那个叫黑龙的人,皮肤黝黑,比猪皮高出一个头来,他是龙帮双龙堂口里的第二把手,实力恐怕犹在猪皮之上。

“唰!”

钢管舞动,猪皮飞身朝前奔去,同时间,黑龙也冷笑一声朝前闪去。

“唰!”

右手一翻,钢管在手掌下面快速旋转,煞是好看。

猪皮紧紧握住钢管换了个姿势,轻弯下腰部朝前刺去。

“呵~”

黑龙嘴角之上露出一抹轻蔑的笑容,猛然朝前大跨出一步后,右腿蹬地,身体呈现飞腿状跃上半空,在从猪皮头顶跃过的时候,挥动手中的钢管突然敲向了猪皮的脑袋。

“咚~”

一声爆响后,猪皮凄厉的叫声喊了起来。

陈松林微微摇头,太注重潇洒的姿势,猪皮连杜崖的十分之一都不曾达到,动作不够干净利落,判断力却也不行,或许他对付一些小混混那还可以,但是遇到一些高手的话,他就不行了。这个黑龙飞身起来的那一瞬间,陈松林就瞧出来了,这个人应该是龙帮数一数二的打手,那个速度绝对不是猪皮所能相比的。

章节目录

山村小医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白行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行车并收藏山村小医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