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吕秀琴的能耐就这么一点吗?

“呵呵。”当陈松林心中偷笑的时候,吕秀琴突然把自己的胸口挺到他的嘴边,口里调笑说:“小宝贝,好哥哥,来,吃.奶奶。”

奶声奶气的声音,顿时刺激了陈松林的脑神经。

陈松林莞尔一笑,毫不客气的挺起脑袋,将头埋在热乎乎的胸口,张开嘴又亲又咬,并用双手死死揉捏着那柔软而充满弹性的肉团……

亲吻了片刻,陈松林在她的胸口拍了一下,于是吕秀琴挺起上身,用细腻的左手握住陈松林的怒起,翻身抬起臀部,侧过身子将自己的桃源圣地摆放到了陈松林的面前,她边不停套弄着陈松林的大鸟,边扭摆着她丰圆的臀部,道:“好哥哥,你看,你看妹妹的小妹妹又流出来好多的水哦~”

“噔!”陈松林的大鸟突然颤动了一下。

吕秀琴紧握着的手瞬间就感觉到了,她娇笑一声,知道自己的语言配合上动作已经得逞,她立即弯下身子再次用嘴去吞没陈松林的巨大!

“唔~”陈松林会心的发出一声舒爽声。

“咕噜!”

“宝贝儿子,你的津液还真是好吃呢啊!”

看着前面那不停摇晃着、摆动的大屁股,陈松林的大鸟顿时更加紧绷了起来,这是已经到了要射的地步。

“噗!”

“快——”陈松林急切喊道。

吕秀琴的脑袋上上下下快速的用嘴嗦着陈松林的大鸟。

“干妈,我要深一点,深一点!”陈松林也喘着粗气,喊道。

忽的,陈松林将吕秀琴的头整个按了下去,而吕秀琴却也没有去反抗,任凭大鸟深入她的口腔深处。

“噗噗噗!”

一股浓烈的津液迸射进吕秀琴的嘴里,直接射到了她的咽喉中,随着咕噜一声,吕秀琴的嘴巴被大鸟塞得紧紧地,根本无法呼吸,只能将喉咙深处的津液一股脑的全部吞下去。

“快,再让我艹一会!”陈松林从她的嘴巴抽离出来,双腿跪到沙发上,将她的大屁股扶到身前,握着大鸟就插.了进去。

“啊?!”吕秀琴惊叫着,她万万没想到射了一点出来的陈松林,他的大鸟到现在居然还那样的紧实。

越是没能射出全部,大鸟的紧绷就更加倍!

顿时,陈松林就感觉到怒起破开她内壁的美肉,紧接着就被湿热温暖的*包围。她适应了一下长度,接着开始扭动身体。

吕秀琴都来不及去擦拭一下嘴,只能胡乱的用手抹去嘴角溢出的粘稠。

这种姿势最容易让女人感到快活,感觉内壁一上一下套弄着他的巨大,吕秀琴能够感觉到内壁上的褶皱先是翻起来,接着把巨大吞没,再包裹住,接着才刮动自己的内壁,舒爽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后入式的抽.插,这种姿势最为销魂,有很多的女人都无法适应这样的姿势,而作为男人的感觉来说,陈松林现在心里无比的舒爽。

陈松林此时一边享受,一边用双手大力的扒开吕秀琴的大屁股,随着她摇曳的身姿,那垂下的两团山峰更是前后不停的跳动着,荡起一波一波的乳浪。

随着吕秀琴动作,陈松林觉得下身越来越热,忍不住挺起上身,大手狠辣的朝着吕秀琴的大屁股上甩了一巴掌……

“啪!”

“啊——”吕秀琴惊叫一声,嘴中却道:“宝贝,好爽,好爽,快快快,快再给干妈,快好好的艹干妈!”

陈松林贱笑道:“嘿嘿嘿,干妈,你骚不骚?”

“骚,骚骚骚!干妈是你最骚的女人!”吕秀琴一边喊着,回应着陈松林,一边还高高翘起大屁股,好让陈松林更深入的干她。

吕秀琴完全被快感包围,叫声越来越大,上下的速度也越来越快,陈松林也感觉巨大灼热无比,整个怒起也渐渐开始发热。

“噗噗噗!”

激烈的动作加上粗俗的语言,陈松林顿时进入了最后期,他直起身子双手紧紧的捏着吕秀琴的大屁股,大鸟全部深入在她的玉璧里面。

“松林——”

十秒钟过后,吕秀琴感觉到自己玉蚌里的大鸟已经停止了膨胀和收缩,她猛的将身子朝前面一倾,整个大鸟都被脱离了出去。

“啊?!”

吕秀琴啊的一声大叫,侧过身双手死死地抱住陈松林的头,身子发癫样的抖着,一股水流从内壁深处猛地喷出……

陈松林此时已经快要疯狂了,死死抱住她的后背,嘴巴一会热吻她的嘴,一会热烈的去含咬她的丰胸。

“呼呼,呼呼呼!”

两人在高.潮过后,相拥着软在沙发上,四体交缠在一起,彼此都不想说话,只是沉醉在这美妙的快感中……

良久后。

吕秀琴素手轻轻在陈松林坚实的胸口上拨弄着,发嗲的柔声柔语:“宝贝,你,你可真厉害!”

陈松林给他做完之后的爱抚,轻轻在她身体的各个位置游离着,淡笑道:“呵呵,是不是后悔没早点和我做啊?”

“嗯!”吕秀琴将头埋在了他的胸口上。

“呼,呼,呼!”

两人再次沉默起来,房间中除了他们慢慢变得和缓的呼吸声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声响。慢慢的,陈松林在那闭目养神,好似已经睡着了似的。

吕秀琴紧闭的双眼,长长的眼睫毛眨动了一下,然后慢慢睁开眼,她知道男人在恩爱过后最想要的就是睡一会儿。

不过,以吕秀琴的聪明,她可不会就这么认为陈松林已经睡着了,这个陈松林可是有异于常人的!

“松林……”吕秀琴轻声唤了一声。

陈松林没有睁开眼,低声回应:“嗯?”

吕秀琴幽幽说道:“我跟你要个人,可以么?”

陈松林没有立即回答,他睁开眼,看着她那媚态万千的大眼睛,微笑道:“呵呵,你和我要人?你不是有叶子吗?还需要找我借人吗?”

“呵呵。”吕秀琴轻抚下青丝,淡笑道:“你想歪了,我说的不是冷星那些人,而是……火狐!”

“火狐?”陈松林顿时皱起眉头,他停顿了片刻,然后阴沉下脸问道:“是欧阳征那个龟孙子找你的?干妈,以我们两人的关系,你和我要点东西我绝不可能反口的,但是火狐这个女人不行!我那七星社和太子帮是不共戴天的,这个你也清楚,你说我怎么可能就这样放过他们呢?”

章节目录

山村小医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白行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行车并收藏山村小医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