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紧紧的抱着陈松林的后背,双腿紧紧的交叉在陈松林的后面,像一只八爪鱼盘着陈松林,好像生怕自己一放松陈松林就会离开她一样。

陈松林轻吻上她的柔唇,开始吕秀琴还喘息着没有力气去回应,稍微过了几秒钟,她突然大肆的伸出舌头和陈松林缠绕在一起,大口的吸食着他的津液。

“我在仰望,月亮之上……”

手机可怕的巨大响声突然响起来,陈松林立即朝茶几上伸手将手机拿过来,“宝贝,你的电话响了,嘿嘿,还好你已经爽过了!”

“喂~”吕秀琴轻然一笑,娇嗔着点了下陈松林的额头,对着手机就询问了起来。

“是我。”手机里传来叶灵清的声音。

吕秀琴心中咯噔一下,因为刚刚浓烈的缠.绵,她都忘记了自己身边还有一个外人的存在,不过成熟老练的她却表现得非常得体,微微一笑,她说道:“噢,叶子啊,松林也在我这边,晚上要不要过来一起吃个便饭?”

叶灵清刚刚想要朝她汇报情况,当她听到陈松林着三个字的时候,话到嘴边立马又咽了下去。

“他也在?噢,晚上我在看时间吧,如果有空的话,就过去一趟。”叶灵清说道。

陈松林笑了笑,他也是个聪明人,当然不会在这个时间段去道破吕秀琴的心理。不过,陈松林天生就是一副坏小子的心理,他怎么可能让吕秀琴这么舒服的讲电话呢?

把前面的事情和现在联系到一起,从手机里传来的声音,陈松林不难判断出似乎叶灵清很急切,她想将最新的情况汇报给吕秀琴,好让她做出决断。

吕秀琴想要找个托词到旁边去接电话,刚刚要开口……

“啊?!”吕秀琴突然高亢的叫了一声。

这么点时间,陈松林的大鸟摆放在她的玉蚌内始终未动,而现在他突然猛的冲刺起来,大鸟大肆的抽.插着,使得吕秀琴忙不迭的捂住手机。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叶灵清问道。

“噢噢噢,嗯嗯~”吕秀琴紧捂着手机放到一边,娇.吟了好几声。

“呼,呼呼,没,没事。”吕秀琴喘着粗气对手机说道,“叶,叶子,过会儿我……我再打电话给你!”

吕秀琴急忙捂住电话,又叫喊了几声,她盯着陈松林,娇呼道:“宝贝,先,先让我讲几句,好……好吗?”

好还是不好呢?

陈松林诡笑一声,却没有停止自己的动作,他将吕秀琴的手机拿了过来,边插着身下的女人,边轻笑道:“呵呵,叶大美女,昨天晚上的事我还没有答谢你呢,如果不是你的话,恐怕我昨天就死在他们的手上了,今天晚上无论如何你也要给我个面子,我请你吃顿饭感谢一下你。”

“不必了。”叶灵清淡漠道,“昨天就算没有我,你也不可能被他们那么轻松就击败的。而且,我也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如果你要感谢的话,就感谢秀琴吧,不是她的话,我也不会去!”

这句话深入吕秀琴的心,毫无疑问,叶灵清虽然冷若冰霜,但是怎么去做好一个人她还是非常明白的。

“呵呵。”陈松林低眼朝沙发上的吕秀琴看了眼,随着他身体朝前的推动,吕秀琴那丰满的双峰前后一波波的颤动着,看起来好不美丽。

“我正在好好的感谢她呢!”陈松林一语双关,直让身下的吕秀琴忍不住轻轻掐了他的腰一下。

吕秀琴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娇嗔道:“你个坏小子!”

“好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就挂了。”刚刚说完,叶灵清没有给陈松林再开口的机会,她直接挂断了电话,她知道现在陈松林在那里,什么事情都不好汇报上去。她更清楚吕秀琴的为人,吕秀琴一定会找机会回电给她的。

“她是不是处?”陈松林突然问道。

“嗯?”吕秀琴怔了怔,“你……你说的是叶子?”

“嘿嘿,你说呢?”陈松林笑道。

吕秀琴掩嘴轻笑道:“咯咯咯,你要是想知道她是不是处的话,你自己去干她一下,你不就什么都清楚了吗?”

“哈哈哈!”陈松林顿时大笑,不愧是毒狼的头脑,不愧是绝品熟妇吕秀琴,她的一句话瞬间就激荡了陈松林的心。

粗俗吗?!

不!在做.爱的时候有这样看似粗俗的对话,却更能激起男人骨子里的欲.望。吕秀琴就深知这一点。

陈松林抓起她的大奶用力的揉捏着,一会儿直起身子持续抽.插,一会儿他又俯下身子去亲吻吕秀琴的乃头,亲吻她柔嫩的红唇。

她一边回应着陈松林的吻,一边断断续续说:“我…好舒服呀,小老公,我从来没这么舒服过,呜呜,现在让老婆来回报你吧。”

陈松林听着这样的话,心里更加得意,吕秀琴知道陈松林想的是什么,因为要主动服侍他便示意他先起身躺下。陈松林点了点头,迅速的将怒起抽离她的身体,接着翻身平躺下来。

屋内充斥着一种浪漫的气味,吕秀琴翻身趴到陈松林身上。两人立即抱着一阵热吻,彼此吸吮着对方的舌头,将津液度到对方的嘴里,给对方带给无上的快感。

吕秀琴娇喘连连:“宝贝儿,都这么长的时间了,你居然还坚持着不射,时间久的话对男人的身体可也不太好哦。咯咯咯,来,老妈给你的大老.二好好的亲一亲!”

“啵~”

吕秀琴一口含住了污秽不堪的大鸟,她不顾一切的让陈松林去爽,为的是什么?、

陈松林舒爽的发出了男人的低吟声,他心中清楚吕秀琴就是想要自己早点射出来,然后她才可以找个托词去和叶灵清通话。

然而,只要陈松林刻意的不想射,怎么可能就因为嗦了几口就射出去呢?

当上床这种事做得多了,口起来的感觉想要一个男人轻松就射出去,可不是什么简简单单就可以完成的。口的感觉的确非常舒服,但想射,却还需要一点点的刺激感。

亲吻了一阵,吕秀琴的嘴巴都要被撑破了,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手握住陈松林的大鸟上上下下快速的套弄着,粘唧唧的大鸟好像带着胶水似的粘在了手上。

章节目录

山村小医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白行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行车并收藏山村小医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