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缕真气从指间散发出去,缭绕着朝着床铺的内侧漂浮过去。在黑暗的房间中,陡现一缕袅袅白色气体,它顺着陈松林意念的指引飘到了赵紫菱的身边,被她的呼吸吸纳进鼻孔中。

这是一种催眠,能够使人昏睡近五个小时的时间,当初陈松林就是这么对待童兰秀的男人张连胜的,能够产生奇效。

一切办妥之后,陈松林的贼手慢慢朝着婶子王淑兰的胸上袭去,轻轻的捏揉着,有着内衣相隔,这种抚摸的感觉非常的不好。

比起彻底暴露出来,陈松林更喜欢的就是外面穿着一件柔软的衣服,而里面却是没有内衣。这样隔着的单薄的衣服揉搓着胸部的感觉非常美好。

“嗯嗯~”

王淑兰轻轻的发出娇滴滴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陈松林更是像受到了刺激一样,俯身下去,轻轻吸食着她柔嫩的嘴唇。

“啵啵~”

王淑兰居然也在睡梦中吐出了香舌,和陈松林缠绵在一起,她的手被陈松林拉到了自己的胯下,握住了那杆长枪。

这时,陈松林还觉得不太过瘾,他跪在了席子上,绕过身下的王淑兰,将大手朝着更前面的王兰英伸了过去。王兰英也算个刚烈的女子,她的性格倒是和宋清雅相仿,不过就是宋清雅没有什么文化,但是对于自身的问题上,宋清雅却一直都是洁身自好,也不搭理村里的任何男人。

如果自己的猥.亵被王兰英察觉到的话,肯定会引起不必要的事情出来。陈松林想了想还是不能这么去做,但他现在却又被欲.望冲昏了头,立即送上一缕真气进去,使得王兰英也沉沉睡去。

慢慢站起来,陈松林这时就肆无忌惮了。房间里一共四个女人,王语心还生着病昏睡着,而王兰英和赵紫菱都吸入了真气,一时半刻根本醒不过来。

如今,只剩下一个还有着意识的婶子王淑兰。

不过,陈松林暂时却不想动自己亲婶子,而是朝着前面办公桌那走去,绕过办工桌后,他来到了王淑兰和王兰英两人脚的前面。

穿上拖鞋,陈松林踩着地,慢慢朝前跪下身子,将双腿跪到了席子上,再轻轻的将王兰英的双腿朝两边拉了拉。

顿时间,瞳力猛开,眼前的一切都清晰可见。

“咕噜。”陈松林惊喜的望着前面,或许是因为王兰英不好意思的缘故,她是穿上了王淑兰的碎花连衣裙当睡衣,但是内裤和胸罩却都没有穿,只是这么一弯腰下去,就能够清楚的瞧见她的私密圣地。

陈松林竖起手指在嘴里舔了舔,然后将食指伸到了玉蚌的前面,轻轻的抠弄着蚌肉。柔软无比的肉轻轻分拨开,慢慢的探入进去。

只是一点点的时间,王兰英的玉蚌就流出了一点水来。

陈松林脱下大裤衩,扔到了自己睡觉的地方,然而举起王兰英的双腿,慢慢将自己的身子朝前移过去。宝枪对着洞口试探性的插入了几次,却没有成功,陈松林腾不出手来,不然的话,一次就可以了。试着插了几次,终于摸到了洞门。

“嗯……”

就算是昏睡中,王兰英的身体被人插入,还是发出了一个声音。听到这个声音,陈松林着实吓了一跳,顿时愣在那里不敢动了,他在看看右边躺着的婶子,王淑兰翻了个身侧过去继续睡,却没有要醒来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陈松林轻轻呼出口气,心中的大石顿时落了下去。

将王兰英的双腿放到自己肩膀上,陈松林扶着自己的大鸟朝着玉蚌上轻轻摩擦了几下,随着水源的变多,现在可以很轻松的朝着里面插入了。

慢慢的,大鸟深入了进去,王兰英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柳眉也轻轻皱到了一起,凝成川字状。

陈松林深吸口气,屁股朝后坐下,再将跪在那的双腿静悄悄的朝着前面伸出去,屁股朝着前面挪移一下,整个大鸟的一半都深入到了王兰英的玉蚌内。

“噗!”

陈松林不敢大肆的进行运动战,只能慢悠悠的*起来,闭着眼,慢慢的体会着自己进去和出来的感觉。紧实,非常的紧实,王兰英的下面好像常年没有被耕种过似的,非常的紧,这让陈松林感到非常的愉悦。

按理说她不该和宋清雅一样,宋清雅乃是个美艳的寡妇,而她王兰英却是有男人的,只不过她的男人在外面打工罢了。

但是,通过*传递过来的感觉就是这样,她就好像处.子般,出奇的紧绷有力,插入进去就好像被一股吸力紧紧的吸在那里一样,就算想*都不是很容易。

随着不断的*,王兰英玉蚌口也被大鸟带出了一些水来,陈松林一直轻轻的呼吸着,生怕惊醒两边的女人。左边是王兰英的闺女王语心,右边可就是婶子王淑兰。

王淑兰醒过来还不打紧,毕竟是自家人,她不会将自己的“丑事”给说出去的。但是左手边的王语心却不同了,所以,陈松林的眼睛时不时就会去打量一下床上的王语心,这个丫头也睡了一天了,半夜的时候,她肯定会醒过来。

一切小心为上。

陈松林在舒爽了几分钟后,还是慢慢将王兰英的腿放了下去,然后再拿起办公桌上的抽纸,将玉蚌上的污秽物稍微清理了一下。

“松林……”

王淑兰瞧见一个黑影正将头埋在王兰英的裙子里面,顿时心里一咯噔,她在看看自己左边,陈松林根本不在,那个人不是松林又会是谁?

“这……这……松林在干什么?”王淑兰咬着牙,却不敢出声,她再侧脸观察了一下黑暗中的王兰英,见她没有任何感觉的样子,总算稍微宽了点心,但是心里却依旧非常担心,甚至到了愤恨的地步,她万万没想到陈松林居然会做出这样下流的事情来。

直起身子,王淑兰坐了起来,她怒视着陈松林,立即伸出手去拽住了他的胳膊,声音虽小,却带着一丝愤怒在里面,“松林,你在干什么?”

章节目录

山村小医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白行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行车并收藏山村小医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