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雨呢?”

王淑兰柔声笑道:“那丫头在倩倩家吃了,别管她。”

陈松林吃着饭,突然问道:“哦,呵呵,婶子,你什么时候给我?”

“什么?”王淑兰瞪大了眼睛。

短瞬之后,王淑兰的俏脸上顿时飞上一团红云,她知道陈松林说的是什么了,顿时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嗔怪道:“松林,不许乱说话!”

“噢噢。”陈松林轻笑着,左手却忍不住就摸到了王淑兰的大腿上。

王淑兰立即拿起筷子朝着他的贼手上敲了下,美目一翻,哼道:“再乱动我就真打了哦!”

“呵呵,不动了,不动了。”陈松林笑道。

王淑兰笑了起来:“这还差不多,快吃饭,这外面还是非常热,早点吃完,你早点去堂屋里凉凉。以后没什么事情的话,就少朝镇上跑,这么热的天,你也不怕自己中暑了!”

陈松林笑说:“还是婶子对我好,关心我的很呢!”

“就你会说话!”王淑兰用手指轻轻推了下陈松林的额头。

婶侄俩边说笑着,边吃着饭,非常的温馨。外面的知了不停的叫唤着,天气稍好一点了,它们就开始没完没了的了。

“淑兰啊,我拔点葱哈。”

“你拔吧,没事儿。”王淑兰对外面的女人喊道。

农村就是这点好,蔬菜什么的家门口种的基本也就够吃的了,偶尔去镇上买点其他没种的蔬菜,一年到头却也花不了多少钱。陈家附近的几户人家相处的还算不错,平日里很和谐,有点吃的大家也乐于分享,却不像城里对门的人家都相互不熟识。

“这位大姐,请问一下,这是陈松林家吗?”

门口走来三人,其中一人朝着里面望了望。

陈松林抬眼看着门口的人,表面上不动声色,心底里却犯起了嘀咕,中间那个刀疤脸实在太熟悉了。思索了一下,陈松林心头顿时一惊:黑猫!

“呵呵,几位是……”王淑兰刚刚吃完,看到有客人过来,立即起身迎接。

刀疤脸身边的青年微笑道:“大姐你好,我们是来看病的,听说这附近就数陈医生的医术最为高明了,所以我们不怕长途跋涉,跑到这里找他了。请问,陈医生在家吗?”

陈松林抬眼观察着这三人,那个刀疤脸一手捂着小腹,脸色惨白无力,好像是受了非常重的伤。

“松林,松林!”王淑兰走到陈松林的身边,轻轻推了下他。

陈松林看的有点愣神,听到王淑兰的话,顿时惊醒过来,笑道:“干嘛呢婶子?我想事情呢!”

王淑兰急忙搬凳子给三人坐,“呵呵,他们过来找你看病呢!你们别急哈,等我们松林吃完饭的,先坐坐,坐吧!喝茶吗?”

“不用了,谢谢大姐。”戴着墨镜的青年微笑着摆摆手。

王淑兰见陈松林也吃完了饭,急忙又过去整理桌子,陈松林看着她,轻笑道:“婶子,你是听人家喊你大姐,你开心的吧?”

“臭小子!”王淑兰朝着他的后脑勺按了一下。

陈松林顿时笑得更大声了。

“喂——”

对于后面那个女人的厉声呵斥,陈松林完全当做没看见,现在可是他们过来求自己,不是自己去求他们。他之所以和婶子开玩笑,还是在趁机想着事情,他不知道为什么CFL这三人怎么会来到这里来的。

转过身,陈松林目光上下打量着那个身材妖娆的女人,一件白衬衫,两边衣角系在了小腹那里,下身穿着一件简单的牛仔短裤,这倒是炎热的夏天一些女人最普通的装扮。

大腿很修长,穿着一双白色的运动鞋,这倒也附和他们的身份,如果是穿高跟鞋的话,恐怕还不利于她行动。整体来看还算不错,皮肤也不似玉秀这里的女人那么白皙,她的皮肤小麦色,显得很干练。尤其是当她气愤的时候,小腹上更能凸显出一点腹肌出来。

这个女人……不简单!

“叫个鸡.巴。”陈松林翻翻白眼。

王淑兰洗着碗,顿时回过头,责怪道:“松林,怎么说话呢?”

刀疤脸的眼中射过一道厉芒,杀气毕现。而那个年纪不大的女人,一双手捏得格格作响,目露凶光直盯着陈松林。

“呵呵。”年轻的墨镜男却笑了起来,他朝着短裤女人递了个眼色,然后上前一步朝着陈松林递出了一根烟,“抽烟?”

“中华?”陈松林接过烟,笑了笑。

墨镜男为他点了烟,然后笑道:“兄弟勿怪,我这个妹妹脾气不太好,都是被我们兄弟惯出来的,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还望兄弟海涵。”

陈松林打量了下这个墨镜男,不由笑道:“你说话倒还中听一些,说吧,谁看病?先支付一百块钱的门诊费。”

“一百?”短裤女顿时叫了起来,“呵呵,小子,你最好给我擦亮点眼睛,就算是到了医院里也没你这边贵。”

“怎么?不乐意?不乐意就滚蛋啊,搞笑。”陈松林的香烟才吸了一口,就扔到了地上,然后碾灭。

这时,王淑兰见气氛不对,急忙走过来打圆场,她责怪陈松林道:“松林,怎么能这么跟人家说话呢?呵呵,抱歉哈,我们家门诊费向来都是十块钱。”

陈松林瞥了眼婶子,道:“婶子,里面的丫头午饭还没吃呢,你去给她喂点饭,这里的事情你就别搀和了。”

看到陈松林这个脸色,王淑兰很聪明的选择离开,点点头,说道:“不要太难为人家,大家都不容易,知道吗?”

“知道了,呵呵。”陈松林堆起笑脸说道。

王淑兰叹口气,然后就盛了点饭端去了堂屋。陈松林掏出烟盒抽出一根,点燃后吸了口,自言自语道:“呵呵,看来还是我自己的香烟比较好抽。”

“兄弟。”墨镜男笑了笑,“我大哥有点问题,还望兄弟能够帮忙看一下。”

陈松林扯扯嘴角:“一千块门诊费,医疗费用另算。”

“你TM……”短裤女顿时怒指着陈松林,但是却立即被墨镜男按了下去。墨镜男掏出口袋里的钱包,取出十张大钞,笑道:“兄弟勿怪,一千块,如果你能帮我大哥将病看好的话,医疗费随意的。”

PS:因为网站的原因,这几天才能正常更新。情节俺还在熟悉中,下月因为媳妇要生宝宝了,根本没时间码字,这月要存点到下月更新。量少,大家见谅。宝宝出生后照顾媳妇几天,俺就正常4-5更更新。

章节目录

山村小医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白行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行车并收藏山村小医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