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山村小医师

陈松林轻抚着白小蝶如玉般的肌肤,轻轻从后面将她抱住,下巴枕在肩膀上,闭上眼嗅着她的发香。白小蝶看到他这么疲累的样子,不由轻声说:“早点进去休息吧,好么?”

“嗯。”

陈松林点点头,陪着白小蝶朝房间走。到了房间里面,李菲儿坐在那儿梳理着秀发,她也在等待着陈松林,今天的事情他们三人必须好好的商量一下才行。

“呼!”

陈松林趴到床的中间位置,白小蝶上了床,跪在他的旁边,帮着他轻轻的按摩起来。肌肉被慢慢松弛了下来,身心俱爽。

不久后,李菲儿就听到了陈松林浓重的呼吸声。怔了怔,李菲儿讶异道:“他……怎么就睡着了?”

白小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小声说道:“不要吵他,让他好好的休息吧。今天无论是他的身体,还是他的心,都非常的疲累。”

刚刚在浴室里,白小蝶就以为陈松林还要干什么,不过,陈松林却只是抱着她而已,并没有做其他的事情。这让白小蝶立即知道他非常的累,就算自己不在场,却也能感受到当时的紧迫感。

“姐,接下来我们打算怎么做?”李菲儿问道。

白小蝶慢慢拉起被单盖上陈松林的身子,轻声说道:“你当过警察,你比我更加清楚,你说吧,我按照你说的去做。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不能让他出事。”

李菲儿点下头,说道:“按照他刚刚说给我们的情况来看,其实基本没什么大问题。没有证据的话,一切都是白搭。”

“这样最好。”白小蝶深吸口气,看着陈松林的后背,忍不住就发出一声叹息。

半个小时后,李菲儿站起身,说道:“姐,你也早点休息吧,明天才是真正的开始。”

“嗯。”白小蝶点点头。

“呼”

突然一只大手将李菲儿拽到床上。

“啊?”李菲儿惊叫着,身体在床上弹了几下。

陈松林慢慢翻过身来,朝着上面挪了挪,躺在那儿睁开眼,说道:“最近玉秀不太安分,刚刚我仔细思考了一下,感觉这件事有点问题。”

“嗯?”

李菲儿本来想骂陈松林的,但听到他这么说,顿时露出好奇的眼神。

白小蝶侧过身,左手撑在床上,蹙眉道:“怎么了?”

陈松林目光一缩,漠然道:“你们还不清楚,雷牙特种兵掉了两个,毒狼组织也死掉了一个绰号叫作三枪的阻击高手。”

“三枪?”李菲儿一怔,“我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陈松林看了她一眼,继续道:“菲儿,你如果真想报仇的话,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一定要忍!就算忍无可忍,你也要忍下来。玉秀这里不仅仅只是一个毒狼那么简单,现在又突然出现一个CFL的境外兵团。刚刚我睡梦中想了很多,总感觉好似有一只大手在背后操控着这一切。”

“松林……”

陈松林和白小蝶都看向了李菲儿。

李菲儿深吸口气,蹙眉道:“现在雷牙死掉了两人,我想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就打入他们内部,给你获取更多更有用的情报。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和毒狼对着干,但我却清楚一点,你能和我一起并肩作战!”

陈松林盯着她看了许久,微微一笑,说道:“事情要朝复杂的方面去想,但却不能将复杂的思想留在我们的脑子里,这样会使得我们失去最基本的判断。往往就是这样,其实非常简单的一件事,却被我们想象的太过于复杂了。”

说着,陈松林拍下李菲儿的手,意味深长的说道:“菲儿,雷天不是好对付的。经过冷星这件事后,我再也不会让我的女人到别人内部中去了。至于你想知道的,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

“嗯?”李菲儿疑惑。

陈松林悠悠说道:“玉秀这边如果想要肃清毒瘤的话,光凭黑打黑还不足够。雷牙的出现算是一个不错的机会,说明无论警方还是军队,都对玉秀这边重视起来了。至于我为什么要对付毒狼,此前就已经和你说过,我女人的仇人,那就是我陈松林的仇人。”

李菲儿正欲开口,陈松林却抬起手打断了她,继续道:“我知道你想知道什么,我也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确实有着我的野心。否则,在我离开玉秀的几年里,我也不可能还留下一个地下网络了。可以说,玉秀发生的任何事情,都逃不过我的双眼。不过,冷星出事后,我的双眼就被人给遮住了!”

李菲儿还是忍不住问道:“你的野心是什么?称霸玉秀?”

陈松林扯嘴笑了笑:“称霸玉秀只是一个开始而已,我的目标,就是建立起一个新秩序!一个属于我陈松林的秩序!不过,毒品这一类别,我是决然不会接触的,这一点你大可以放心。黄赌毒,最为害人的就是这个毒品!”

“呼呼。”李菲儿长长的呼出口气。

“你还想知道什么?”陈松林突然翻过身,压在了李菲儿的身上。

李菲儿看着上面的他,酥胸上下起伏着,问道:“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你就不怕我背弃你?毕竟,我是经过部队和警局洗礼过的人,心中的那股正义,可不是说磨灭就可以磨灭殆尽的!”

陈松林右肘撑在床上,拖着腮看着她,微笑道:“正义并不是什么坏事,这是好东西。我也非常的正义,难道你没看出来吗?不过……”

“嗯?”李菲儿狐疑的看着他。

“不管你是什么,你都不要忘记,你是……我……陈松林的女人!”

“啊”

李菲儿娇呼一声,挺实的胸脯顿时被陈松林紧紧的捏住。白小蝶看到不由笑着摇摇头,漫不经心的看着他们,却也没有去说什么。

而李菲儿却立即朝着她求救:“蝶姐,你看他……唔!”

话还没有说完,李菲儿的粉唇直接被陈松林的大嘴盖住了。陈松林边搓揉着她饱满、紧实的胸,边大口的亲吻着她。李菲儿的胸,没有那种肉肉嫩嫩的感觉,因为她长期锻炼的缘故,胸部非常的挺实,摸起来的弹性是寻常女人难以相比的。

山村小医师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2012AllRightsReserved.

章节目录

山村小医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白行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行车并收藏山村小医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