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毒狼组织中,站在最顶峰的那人便是毒狼,他是至高无上的金色狼头,而以此下来便是银色。吕秀琴不是金色就是银色,而她刚刚在电话中说到的那个苍狼,这个人便是红色狼头的肩章。至于黑色狼头,那是组织最底层的,一般只负责看守和运输的工作。

一个组织想要长久的生存下去,就要有严格的制度,森严的规则。陈松林推测恐怕就连黄有才三人,他们都不知道吕秀琴才是他们的顶头上司。

不过,以黄有才的能力和水平来看,他也或多或少知道一些关于毒狼组织的秘密了。所以吕秀琴才花费了这么大的代价将他们救出来。

“松林,那个龙峰……”吕秀琴看着陈松林,她还是想让陈松林帮助她除掉龙峰,只有龙峰死了,她的两个基地才能够彻底安全下来。

然而,陈松林却在应承下来之后,在这时拒绝了。他摇着头,叹道:“干妈,要我给你做其他的都可以,但叫我去杀人,我做不到。”

“嗯?”吕秀琴犹疑的看着他。

陈松林轻叹道:“让叶灵清去不就行了?以她的身手,趁着今夜大雨,呵呵,只要是她出手,起码也得有九成的机会吧!”

吕秀琴深吸口气,蹙眉道:“松林,你现在深受他们的信任,而叶子却不行,一旦她的身份曝露,我也会被牵累到。为了干妈,你就帮一下干妈,不行吗?”

陈松林沉静在那,心里盘算着要不要应下吕秀琴这件事。毫无疑问,只要他办成这件事,他就可以得到吕秀琴的信任。然而,他心里却还想着另外个念头,如果能够将龙峰救出来,将他招纳到自己的麾下做事,岂不更好?

龙峰应该也知道吕秀琴不少的事情,如此一来,以后的事情便可以制衡住吕秀琴了。

“不对!”

陈松林无意中眼角的余光瞄到了吕秀琴,他瞬间察觉到了吕秀琴眼神中的变化。陈松林深吸口气,重重点下头:“就这一次!念在干妈对我付出那么多的份上,就仅此一次!”

“好!就这一次,宝贝!”吕秀琴落落大方的亲了下陈松林的脸颊。

“干什么?”吕秀琴愕然看着陈松林。

陈松林推开车门,回过头一笑:“事情当然要抓紧时间去办了,如果警方缓过神来,知道局子里那些人没用的话,增派警力保护龙峰那家伙,那就没机会了。等我的好消息吧!”

“嗯。”

陈松林将脑袋伸进去,挑起吕秀琴的下巴,吕秀琴撅起嘴和他吻了一下。当陈松林关上车门打着黑伞慢慢在黑夜中越行越远,吕秀琴的眼中再次闪过一抹寒芒。

然而,她却不知道陈松林也猜透了她的心思。

淅淅沥沥的大雨倾盆而下,在玉秀镇的长街上看不到一个人影。陈松林打着黑伞慢慢的朝着前面走着,当他来到镇医院的大门口,他朝里面望了一眼,然后继续朝里面走。

“干什么的?”门卫伸出脑袋喊道。

“大晚上到医院里,你说干什么的?”陈松林也不露面,打着伞径直朝里面继续走。

到了院子里,医院的大院子里面停靠着很多车辆,其中就有一辆是警车。走到一辆白色轿车的旁边,陈松林朝着医院那边看去,在大门口那儿就坐着两个人,虽然没穿着制服,但陈松林一眼就看出他们的身份来了。

他没有朝大门口那边去,而是继续朝着前面走。到了大楼的右边,陈松林右手拿着伞,身体之上突然闪出一阵螺旋气劲。

闭上眼,在他的脑海里仿佛形成了一个红外线扫描器一样,只要是有生命的都逃脱不过他的神识搜索。

“三楼!”

陈松林的神识上升到了三楼,除了一个房间里只有一人外,其他房间里都是三个病人,而那个房间里面,龙峰躺在那里吸着氧气,在他病床的两边各坐着一个男人。

房间里面两人,门口还有两人坐在那,一人玩着手机,一人看着报纸。这一次,李刚派遣了八人负责看守龙峰。除了这四人以外,在走廊的尽头还有两人。

“不止……”

陈松林睁开眼,眼中电光闪动。

“嗖!”

黑伞掉落在地上,陈松林整个人化作一个黑影,突然如同火箭喷射般直射到三楼。贴近墙壁之时,他突然在空中一个急速转身,整个人立即闪身到了龙峰所处的病房窗户下面。

“呵!”

大雨淋湿了陈松林的衣服,他抹了把脸,擦干脸上的雨水,只一瞬间,脸上又被雨水覆盖。警方调动了这么多的警力保护龙峰,如果他想要击杀龙峰,完全易如反掌。

但是,他却不会这么去做。

吕秀琴的阴谋在刚刚那一刻,就被陈松林洞察出来,他之所以还赶来医院,就是想要正视下心中所想。

“怎么样?外面什么情况?”

进来的男人摇摇头,骂道:“有个狗屁情况啊!看来我们要白费功夫了。”

“妈的,我还要躺到什么时候?都要睡着了。”

闻言,陈松林双眼顿时幽冷一缩,这个雷天做事还真是够缜密的,就算是在医院这边,他也没有任何遗漏。病床上躺着的人根本不是龙峰,而是由警察假扮的!

慢慢侧过脸,陈松林朝着病房里面瞄了一眼,那个起身的警察立即被人按了下去,“你疯了?要是让大队长知道的话,你小子就完了,你丫的穿着防弹衣怕什么?就算有事,那也是我们几个在前面给你挡枪眼了好不好?”

“呼!”

一辆黑色轿车没有开大灯,驶到了医院大门口停了片刻。而它却正好被陈松林看到了,陈松林极目远望,一眼就看穿了这个轿车的主人是吕秀琴。

当轿车离开后,陈松林将脚朝着墙壁上一蹬,整个人在大雨之中飞掠而去。到了一户人家的后面,他落下身子,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给吕秀琴打了个电话:“干妈,行不通,里面埋伏了起码十人,而且龙峰也不知道被他们安排在了哪个房间里面,你还是叫那个女人过来配合我,只我一人的话,根本办不成这事。”

章节目录

山村小医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白行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行车并收藏山村小医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