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山村小医师

六点十分,陈松林赶到了玉秀镇上,随便看到一家面条店,他就走进去弄了一碗肉丝面。味道谈不上可口,但放点辣椒酱到里面搅拌一下,也就凑合了。

不久后,陈松林来到了福庆酒楼的外面,这不光是在锻炼白勇三人,同时也是对他自己的一种锻炼。从夜间七点开始,他就要时刻关注着福庆酒楼里的情况。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白勇他们肯定会选择在深夜时分动手,而现在,福庆酒楼里吃饭的客人还很多,不太方便。

“喂,菲儿,嗯,对,我在镇上。今天晚上就不过去了。”

陈松林给白小蝶打了个电话,却被李菲儿接到了。白小蝶现在正在浴室里洗澡,而陈松林却也没有心思去找她们两个睡觉。

刚刚挂断电话,陈松林就扫到了福庆酒楼外走动的两个人影,他们正是孙明和孙亮两兄弟。孙亮到福庆酒楼里面观察了一下,获取第一手的资料后便离开了。

“怎么样?”孙明小声问道。

孙亮朝着前面先走出一段距离,然后找到白勇,他们三人聚集到一起。孙亮说道:“血狼出去应酬了,酒楼里面的打手并不是很多,场子是冷星在看,所以,今天晚上我们动手比较方便。”

白勇疑惑道:“我到现在还是不能理解,既然要干血狼帮的话,那么应该是从血狼的身上下手才对,为什么非要先针对这个冷星呢?”

孙明看了他一眼,皱眉道:“阿勇,你问的太多了!松林不太喜欢有人过分的追问他,盘根问底的事情,最好在我们这里不要有!哪怕是一句都不行,这就是他做事的风格,只要是他下达的指令,我们去履行就行了,其他的,我们不要过问,更不要深究!”

“呵呵,我也就是瞎问问,当我没说。”白勇笑道。

孙明点点头,叹口气,说道:“我心里也不明白,但我们却不能问什么,他既然叫我们这么去做,自然有他的想法。”

“这个冷星有什么缺点没有?”孙亮问道。

白勇信誓旦旦的说:“切,不就一个娘们?有什么可怕的,到时候你们给我压阵,我一个人就摆平她了。”

孙明嗤笑一声,道:“呵,阿勇,你还是那样,经过这段时间的沉心修炼,你怎么还是这么不长进?松林的秘笈里说的很明白,不管我们遇到什么对手,都不要放松警惕,往往最不起眼的人,或许就会对我们造成巨大的伤害。就好比说现在的阿亮,以前他什么都不会,而现在再看看他,如果你一时的大意了,呵呵,恐怕你的小命就葬送在他的手上了。”

孙亮谦虚的笑道:“呵呵,我可没那么厉害!”

“唔。”白勇低吟着,但心里还是很难接受,冷星怎么说也就是一介女流而已,怎么可能敌得过他呢?

白勇深知自己不是陈松林的对手,他也将陈松林当成自己要超越的目标,但其他人……他还真没房在眼里过。即便是眼前的孙氏两兄弟!

福庆酒楼对面的屋顶上,陈松林坐在上面,街道上虽然有点光亮,但他这里却是黯淡无光的。很难被人发觉到。

他一直都在观察着白勇三人,极想知道今天晚上他们三人要怎么对冷星下手。冷星是陈松林一手培养起来的,他们年纪相仿,但是冷星的实力却不容置疑。

九点多,福庆酒楼里的人越来越少,一些吃饭的人也开始陆续离开。

十点三十分,酒楼里的服务员们已经开始忙碌起来,对各个包厢里进行打扫,厨房里也开始洗盘子清理了。

十一点,一群女服务员谈笑着离开。

十一点三十分,冷星走出酒楼,在门口驻足了一段时间。不远处,白勇三人仔细观察着冷星。冷星今天穿着一身干练的小西服,里面有着一件花边白衬衫,丰满的胸脯高耸着。她抬了抬空框眼镜,戏谑一笑,朝着酒楼里走去。

“星姐!”

冷星看看两人,说道:“打烊吧,你们早点回去休息。”

“星姐,你不回去?”年轻男子问道。

冷星摆摆手,说道:“不了,回去也是睡觉,在这里也是一样,酒店的事情今天我来看吧。”

“那好吧。”

两名青年抽着烟就离开了酒楼,然而从外面将酒楼的大门用粗大的铁链子锁上。当酒楼一层的灯光关上,白勇三人再次来到了大门口,他们朝着里面看去。

白勇朝上面看看,轻声说:“看来我们还要翻上去。”

“从那边。”孙明朝着右边看去。

“嗖!”

当白勇他们三人从酒楼右边走去的时候,陈松林也从屋顶上轻然落地,他慢悠悠的走到了酒楼的前面,看看四周的情况。深夜时分的玉秀镇,街道上已经没有一个人影,街道两边的店铺也早就关门打烊。

“呼!”

双腿轻然点地,陈松林很轻松的就到了酒楼的二楼。默不作声的,他走了进去。当他看到白勇三人从酒楼右边爬上来的时候,立即藏身到了一个包厢里面。

空气清新剂的味道扑鼻而来,陈松林用手在脸前扇了扇,然后又走出了包厢。他在远处看着白勇三人蹑手蹑脚的到处寻找着冷星所处的包厢。

“那边……”孙明小声道。

经理办公室亮着灯光。

“慢!”孙亮皱着眉,“这样,马上你们直接冲进去,而我,则将灯给打掉。我们要迅速解决掉战斗。”

“走吧,怕前怕后的能干什么?一个女人而已。”白勇已经朝着前面走去。

“轰咚!”

白勇根本不听孙亮的安排,朝着房门上用力踹了一脚。房门撞击在墙壁上,发出阵阵的响声。里面,白星坐在电脑前看着电视剧,听到声响后,她慢慢抬头朝门口看去。

“什么人?!”冷星冷声呵斥道。

白勇冷笑一声,拿起右手边柜子上的花瓶朝着冷星砸去:“要你命的人!”

“噢?要我命?”

冷星侧过脸,就躲开了花瓶的袭击。她淡笑着,从抽屉里取出手枪,直指着白勇。白勇刚刚提起一把椅子,顿时怔在了那里。

山村小医师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2012AllRightsReserved.

章节目录

山村小医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白行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行车并收藏山村小医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