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小医师

“松林,让她给你泻泻火啊!哈哈哈!”一个40多岁的村姑大喊道。

“是啊,松林,上去泻火!哈哈!”

陈松林心中鄙夷,这些个老娘们,一点都不知道害臊是什么意思。她们就是喜欢看热闹,尤其是那些带着点荤腥的玩意。

“噗哈哈。”

就连身边的陈雨都捂着嘴笑了起来。穿旗袍的女人看起来也就三十几岁的样子,化了妆,总体看起来还算不错了,和村里那些普通的村姑相比,是强上不少。

天色已黑,这户人家的外面拉了一盏灯,在这个光亮下,所有人都看着陈松林,想要看这个女人居然勾弄陈松林。

“哈哈哈!”

一些女人都要笑岔气了,她们也不在乎自己的孩子是不是看到了,也不知道这个会对这些孩子产生什么影响。这些没文化的女人,她们就知道自己孩子饿不死,摔不坏就行了。却也不会其他的什么东西。

“哎呀,多了一条棒子咯!”旗袍女人故作惊讶状。

那些老娘们和小姑娘纷纷将目光朝陈松林的裤裆那儿看。

旗袍女人将木棍分别在陈松林巨棒的两侧顶了顶,裤子朝里面凹陷进去,一根朝上竖起的棒子形状顿时就出来了。

“这……”

随着木棍朝上拨弄,旗袍女人眼中露出一丝惊讶。木棍直到陈松林的t恤上居然还能够触摸到他的巨棒,这有多长?

“哈哈,我们松林裤裆里居然藏了这么一根又长又粗的棒子啊!”一个40多岁的女人顿时大笑起来。

童兰秀和张蓉站在附近,也看着陈松林,两个人也都笑到不行了。

突然,旗袍女人走到陈松林的面前,右手拿着木棍支撑在地,她扭摆着身子从上而下,双腿呈M字腿又上来,左手顺势搭到了陈松林的肩膀上,不断的扭摆着自己的腰肢。

“唰!”

木棍扔掉。

旗袍女人娇笑着,右手手指像在弹钢琴似的从陈松林的胸口一路点了下去。直到他肚子那儿的时候,旗袍女人突然笑出声抽回了手。

她将右腿朝陈松林另一侧岔过去,双腿一分开,雪白的臀部顿时从旗袍开衩处露了出来。陈松林忍不住咕噜一声咽下口水,目光却还是很正直的望着前面。

“噢噢噢,没穿内裤噢!”有个男人叫了起来,“松林,上啊,上啊,哈哈哈!”

这种时候,谁要是拒绝这个女人的表演,那就是对这户人家看不起。如果陈松林撂下脸子,那也不行。

不管是结婚,还是死人,村子里的礼数都是这样的,要放得开,要玩得起。

这时,旗袍女人拉起陈松林的双手放到她的腰上,她媚眼如丝,娇笑着盯着陈松林看,手指从他的脸颊上轻轻一拂而过。然后双手按住陈松林的手,屁股不停的左右摇摆起来。

慢慢的,女人摇着身子的同时,她双手按着陈松林的手朝下面移动,而她的身子也从下面朝上升了上来。这个女人的身高足有一米七,和陈松林站在一起,还是很搭配的。

随着她的身体摇摆着站起来,陈松林的双手也被她移到了她滚圆的屁股上面。

如果这里没人,陈松林一定会忍不住朝她屁股上捏几下。但是为了自己的清誉,他却不能这么做,只能很饥渴的期待着这个女人下一步的动作。

“想不想瞧瞧这位帅哥里面藏的什么啊?”旗袍女人突然朝后看去,娇笑道。

“想,想想想!”

“想噢”

一群三八顿时大笑着嚷嚷了起来。

“我去,玩的这么大?”陈松林郁闷道。

一个女人将自己孩子抱在前面,捂着眼,大笑道:“这个帅哥可是很久没回我们村子了哦!”

“呵呵!”

旗袍女人扭摆着身子,左右不停甩着柔顺的头发,她的手突然袭上了陈松林的裤裆上,轻轻一抓,她的眼里顿时露出惊讶之色:“好……好大!”

“我靠!”陈松林整个人顿时朝上面提了提。

“想看吗?”旗袍女人笑着,大声问道。

“想看!”周围起码有数十人应和了起来。

旗袍女人侧过身,将屁股对着陈松林的下身,不停的做着风骚的姿势:“哈哈,就不给你们看,这个是我藏在他裤子里的!是我的”

“你也不去拉你哥走?”陆倩走到陈雨的面前。

陈雨撇撇嘴,道:“我有什么办法?谁叫我哥长得帅呢,她挑中了我哥,我有什么办法想?”

村里的人基本都知道这个道理,一般结婚的人,只要他们家里还算宽裕的,几乎都会去镇上找来几个小姐当伴娘。

这些个伴娘就是用来给大家伙调戏的,她们收了钱,被摸几下也不会说什么。玩的开,自然气氛就会非常的好!

眼前这个女人穿着旗袍,屁股被旗袍紧紧裹着,而她里面又没有穿内裤。股沟不停的磨蹭着陈松林的巨棒,女人的玉蚌里顿时流出丝丝粘稠物。

“你说姐姐的胸下垂了没?”旗袍女人正过身笑问道。

陈松林不觉一笑,回应道:“肯定下垂了,谁叫你不喜欢穿胸罩的呢?”

“咯咯咯,小哥眼神真好。”旗袍女人掩嘴娇笑着,将身体全部贴在了陈松林的身上,滚圆的双奶不停在陈松林的胸口上左右磨蹭着。

那凸起的葡萄,在身上擦过的感觉……

陈松林轻轻吸口气,有点受不了了,尤其是在这么多人的面前。

“哈哈哈,松林,你可要把持住啊!不然你回去你婶子肯定要骂你!”一个老娘们大笑道。

陈松林朝她看去,笑道:“婶子,要是你过来像她这样的话,我肯定立马脱了裤子!”

“呸!”女人脸上一红,啐了一口。

“婶子,去啊,一起上!”一个年轻的小姑娘在她身后推了一把,那女人冲到了陈松林的面前,刚刚要离开,却被那旗袍女人给拽住了。

“来来来,咯咯,姐姐的身段不比我差哦。”旗袍女人娇笑道。

“去去去,我都两个孩子他妈了,哪能和你比。”孙婶子嗔笑道。

可她想要走,却被旗袍女人紧紧拉住了,旗袍女人激陈松林道:“呵呵,你刚刚不是说这位大姐过来,你就要脱了裤子的吗?大家说,他要不要脱?”

章节目录

山村小医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白行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行车并收藏山村小医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