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分钟?”

“一百块?”

刘娟深深吸口气,怔怔的看着陈松林。

陈松林从柜子上将被血染得脏兮兮的裤子,从里面掏出钱包,很洒然的取出了三百块钱来。他拿着钱前面伸过去,刘娟愣在那儿,呆呆的看着陈松林将三百块钱塞到她的乳.沟里面。

陈松林没有和她先说什么,因为他看见刘娟没有刻意的反抗,他就知道下面是什么结局了。他轻轻的从上面轻抚着刘娟的胸肉。因为她出过汗的愿意,胸部摸在手里,触感并不是非常好。每一次都是那么好的爽感,这怎么可能呢?

不过,陈松林却根本不在意这些,他在乎的那一股油然而生的优越感、战胜她的那股子荣誉感。刘娟轻轻吸气,长长的呼出去,闭着眼,轻咬着嘴唇默默的承受着陈松林的轻薄。

三百块钱,再加上刚刚吕秀琴给她的三百,一晚上就是六百块钱到手。六百块,那可是相当于她十天的工资!

“给他摸摸也没什么损失!”刘娟心里告诉自己,安慰着自己。

这时,陈松林突然停手。几秒钟都没有再动手,刘娟不由睁开眼疑惑的看着他,问道:“好了?”

陈松林朝裤裆那儿努努嘴,含笑道:“好了?呵呵,傻女,把你衣服纽扣解开来,再过来一点。那个钱就别塞在那儿了,装起来。你放心,都是你的。如果超过时间了,我再给你另加钱。”

刘娟深吸口气,将乳.沟里的钞票拿了出来,她手里攥着钱却道:“能不能不脱衣服,就这样?我给你摸,就两百,不脱衣服行不行?”

说着,刘娟就要将其中一百还给陈松林。

陈松林怔了怔,笑道:“摸都摸了,你也帮我亲了,还在乎那么多干什么?喏,我手机不是在柜子上呢?我又没有要给你拍照片,你怕个什么呢?”

说着,陈松林就将刘娟拉了起来,刘娟坐到床上,丰满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随着陈松林一颗一颗地解开她的护士服纽扣,她的呼吸愈加急促起来。

“不脱好不好?”刘娟侧脸看着陈松林,双手将他的手紧紧抓住。

纽扣都已经解开了,现在说这个?

陈松林朝着她的身上扫了一眼,肉色的胸罩将两团巨大紧紧的包裹着,一大片的胸肉都被挤压了出来。肚子上有两层游泳圈,陈松林盯着她的赘肉看着,如果是以前的话,他真的会破口大骂一句,就这身材,给你钱了还跟我推三阻四的?

刘娟的身材确实不敢恭维,就连四十多岁的童兰秀都要比她强。不过,陈松林现在就是想要尝一口胖子的滋味,这心里一旦有了渴望,那感觉就不同了。

尤其是刚刚享受过刘娟的口.活,她的技术虽然不堪,但是厚实的嘴唇带来的爽感却可以弥补这些了。陈松林心里肯定,这个女人能够给他带来的爽感必然不亚于童兰秀和张蓉母女两个。

陈松林抽出手,将床上的一百块钱拿起来又塞给了刘娟,小声且温柔的说道:“乖,娟子,哥哥会好好疼你的,你看,衣服都打开了,我也就是摸摸。”

“这样……这样我没办法帮你亲了,我用手吧!”刘娟叹道。

陈松林不在乎,点点头。

陈松林扶着她的身子,将她的后背转到了身前,双手从她的腋下穿到前面,顿时将她硕大的双峰紧紧的捏住。

隔着胸罩揉捏的感觉……

陈松林闭着眼静心体会着,柔软,柔软,柔软……

除了柔软以外,陈松林再也寻找不到其他的词汇来形容。原来胖胖的胸部摸起来是这样一种感觉,她不像白小蝶和李菲儿她们,和张翠芬她们更不一样。她的胸几乎摸不到任何一丝的弹性,只有无比的柔软度。

双手根本没办法将她的胸全部揉捏起来,这罩杯确实非常大!

“呼呼,呼呼!”

刘娟大口的喘着粗气,下面早就流出了汁液,她自己也感觉到了阵阵的感。

揉弄了一阵子,陈松林左手还停留在她的胸上,而右手却突然朝下面抠去。

“啊?”

私密失守,刘娟芳心大颤,急忙用两手按住陈松林的贼手。

“我日。”陈松林在后面翻翻白眼。

第一次和胖女爱爱,他以前的那些手段都没用了。如果是其他女人的话,就刚刚那一下,只要摸到了她的下面,她一定会像张翠芬那样彻底失去防御阵地。

但是,陈松林的手却根本什么都没摸到,如果要说有的话,那就是刘娟大腿上的一块肉了。她侧坐在床上,双腿的肥肉加上肚子上耷拉下去的赘肉,可以说将她的下面构成了一个无敌的防御阵线。一般人如果不懂的话,根本无法一次直入她的玉蚌地带。

“你……”刘娟大口的喘息着,侧过脸去看陈松林。

“唔”

刘娟瞪大了眼睛!陈松林趁着她侧过脸的刹那,嘴巴迅速凑上去,印在了她厚实的红唇上。刘娟想要反抗,但是双臂却被陈松林紧紧的抓着,陈松林将她紧紧抱在怀里,使得她的双手根本使不出力气来。

舌头灵巧的撬开她的嘴巴,探入进去大肆的吸吮着。

亲吻了片刻后,陈松林的大手顿时再次攀上了她的山峰之巅,大力的揉搓起来。刘娟的鼻腔中呼出浓重的气。

“这感觉……呼呼,呼呼……”刘娟芳心失守,彻底沉沦在陈松林的技巧之下。

陈松林睁开眼看了下她,她紧闭着眼,双手也不再反抗了。于是,陈松林揉捏她大奶的右手也悄然朝下面落去,他稍微扒开刘娟的双腿,食指轻轻按在了她的私密地带。

“呼”

刘娟顿时受不了了,她张大嘴大口的呼吸着,而陈松林也趁着这个机会,不光下面动手,在上面他也在吸着刘娟的舌头。

她的舌头非常的厚,非常的软,吸着感觉很不错。陈松林没有使劲的吸,怕把她吸痛了,然后她因此清醒过来。

这时,陈松林的右手突然离开了她的私密地,在她的大腿内侧轻轻的抚摸着,如果想要女人激起欲.望,不一定就是直冲玉蚌,在外侧边缘地带的抚弄,更能够让她心里难耐。陈松林深谙此道!

章节目录

山村小医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白行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行车并收藏山村小医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