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山村小医师

“厉害吧?”

陈松林嘿嘿一笑。

只要是个男人,都会喜欢受到一个女人这样的褒奖。什么事业有成,什么品学兼优,能有这样的夸赞涨姿势吗?

刘娟语带央求,说道:“求你了,累死我了,你快点好么?”

陈松林撇撇嘴,说道:“我不是都说了吗?让你用嘴帮帮我,你就是不听。现在我们也熟悉了不是?其实在乎那么多干什么呢?”

“不行!”刘娟蹙眉瞪着陈松林,“你不要得寸进尺好不好?我能用手帮你打.飞机就已经不错了,你还要求这个要求那个的,你要是再这样的话,那钱我还给你。”

陈松林叹着气,双眼看着她,这个小妮子的内心防御阵线已经拉开来了,现在想要进攻的话,就要想其他的办法才行。

陈松林叹道,“唉,娟子,你不知道一个男人下面难受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如果我现在能动的话,我真想给你来个霸王硬上弓,上了你!”

“你”刘娟顿时小心翼翼的看着他。

当她看到陈松林的身上缠着的绷带的时候,心里顿时松了口气。以他现在的身体,怎么可能动得了呢?

陈松林展开攻击,诱导道:“娟子,你一月拿那么一点死工资,呵呵,现在这年头如果没点关系的话,想要朝上爬,你觉得你要爬多久?”

“什么意思?”刘娟问道。

陈松林伸出手轻抚着她的脸,刘娟低眼看了下他的手,却没有将脸转到旁边去。她的脸蛋很有肉感,而且非常的光滑,一个女孩子没有化妆脸色都能够这般圆润,算是非常难得了。

陈松林笑说:“如果你把我伺候好了,明天我就跟我干妈说道说道你的事,你想想要说你能做上护士长那个位置,你下班的时间比别人早,工资还比人家要多。如果不是你今天遇到我的话,呵呵,恐怕你这辈子也别想干到护士长了。”

“呼。”

刘娟呼出口气,她对陈松林的话有点动心了。心里面也开始挣扎起来,帮她用嘴吗?但要是他骗我的怎么办?如果他不是骗我的,那我就能够当护士长了,不管是照顾家里,还是说以后找老公,那都会变得比现在好很多。

“你不骗我?”刘娟咬着红润的嘴唇,问道。

陈松林重重点头:“嗯。你看我像是在骗你吗?呵呵,以我干妈的职位,想帮你一把实在太容易了。我干妈对我有多好,我想你也看到了,你给其他人,谁能一出手就给你大几百块钱?”

“你要是骗我的呢?”刘娟很谨慎。

陈松林撇撇嘴,含笑道:“第一,我没必要骗你;第二,我在这里还要住好几天,你完全可以看着办呗,是不是?”

刘娟咬咬牙,再次呼出口气,她闭上眼,慢慢将脸朝前面靠过去,说道:“你说话要算话!”

看到她的嘴越来越近,陈松林急忙道:“我发誓,要是骗你,我不得好死!”

“噢”

陈松林高高仰起头,闭着眼,享受那温润的嘴唇给他的大鸟带来的阵阵舒爽。温润的嘴唇,那肉肉的、温暖的感觉可不是那些樱桃小嘴一点点能够比得上的。

厚实的嘴唇将牙齿都盖住了,以刘娟此前说的话来看,这个女人还是个处。就她这么胖的身材,如果她自己还有点挑拣的话,暂时还是很难找到个男人的。

对于口.活生疏的女人,一般男人其实都不会太爽,因为她们不知道收起自己的牙齿,一旦牙齿咬到了大鸟,那感觉真是会立即破坏掉先前的美感。

而刘娟,正因为她身材胖实,嘴唇也厚实,牙齿直接被嘴唇盖住了,那肉肉嫩嫩的感觉让陈松林倍感舒爽。

不过,她口的距离却非常的短,一直慢慢的嗦着陈松林的枪头。陈松林双手撑在床上,屁股忍不住每次配合着她朝前挺动着。

“咳咳!”刘娟睁开眼,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你……你不要……”

刘娟从柜子上抽出两张纸巾擦了擦嘴,蹙着眉,盯着手上握着的巨棒,心里顿时一阵恶心。那黏黏的,像是消毒水的味道,很是难闻。

“亲亲旁边。”陈松林说道。

刘娟蹙着眉,凝视着巨棒,拿着纸巾将上面的残留物擦拭了干净。她慢慢吐出舌头舔了舔枪身,只一口,她就朝地上吐了口吐沫,然后继续拿纸巾擦了起来。

陈松林朝着床边上挪了挪,双腿放下去分开,刘娟深吸口气,又埋头下去继续卖力苦干了起来。陈松林的右手又贼兮兮的朝下面伸去,从侧翼捏了捏她巨大的奶.子.

“啊?”刘娟胖胖的身子顿时颤抖了一下,她惊叫一声抬眼瞪着陈松林。

陈松林邪笑道:“摸摸也要这样?”

刘娟蹙起眉头,朝后退了半步,哼道:“不行!”

这个女人……

陈松林百思不得其解,她都到这一步了,为什么还不退让呢?就连婶子王淑兰那样的女人都能够搞定,对付一个胖妞反而不行了?

霎时间,陈松林心里升腾一股战斗的欲望。男人,就是在不断的战斗,无论是让女人臣服在自己的胯下还是其他的,这些都是战斗!毫无疑问,刘娟的一再拒绝,她激起了陈松林的好胜心。

“吧唧,吧唧!”

厚实的嘴唇大力的嗦着,刘娟埋头下去速度很快,但是,她的身体却一直躲得远远地。陈松林看着身下的胖妞,他心里清楚,只要能够顺利的攻占她的胸部,那么下面的事情就自然而然、水到渠成了。

当她下面呈现出饥渴的状态之时,无论是什么女人,都将逃不过男人们的最后一记大招。

“啊?”刘娟突然大叫起来。

她讶异的看着陈松林,甩开手,愤恨道:“你要是再这样的话,我就不帮你亲了。”

陈松林看着她,微笑道:“摸一下要什么紧?你又不叫.床,而且一看就知道你没干过这种事,就你这个技术也想我射出来,怎么可能?给我摸摸,我还有点感觉。”

“不行!”

“一百块,摸十分钟!”

“……”

刘娟呆住了!

陈松林使出了杀手锏!为什么都市里做小姐的大多数都是农村的女人?因为她们穷怕了!

山村小医师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2012AllRightsReserved.

章节目录

山村小医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白行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行车并收藏山村小医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