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山村小医师

陈松林根本不顾苏慕清的感受,他只知道一味的猛烈冲刺。苏慕清不堪的趴伏在床上,根本无力继续维持刚刚的状态,她嘶声力竭的叫喊着,将床上的衣服塞在嘴里,痛苦的同时,也在大声的叫唤着。

“啪!”

一次剧烈的碰撞后,陈松林又缓慢的了几下,全部的精华全部进入苏慕清的体内。苏慕清高高撅起的屁股顿时低了下去,一滴一滴黏稠顺着她的大腿流下去。

“呼,呼!”

苏慕清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整个人一片酥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然而,陈松林却没有放过她的意思,他将苏慕清的身子翻过来,然后将黏黏的宝贝塞到她脸前:“舔干净了。”

“啊?”苏慕清怔怔的看着陈松林。

陈松林刚刚将身子朝前一凑,苏慕清立即撇转过脸,陈松林皱起眉,问道:“怎么了?”

苏慕清正过脸,从柜子上抽了点草纸帮陈松林的宝贝擦了擦,蹙眉道:“松林,你真的喜欢我吗?真的爱我吗?”

陈松林讶异道:“突然问这个干什么?”

苏慕清酥胸上下起伏了下,吸口气,说道:“我就是想知道,如果你真的爱我,我帮你做什么我都愿意。我想要的,不只是我爱你,而是你对我也有那种感觉,你知道吗?”

“傻丫头。”陈松林微微一笑,伸手朝着她的俏脸上摸了摸,“如果我不喜欢你的话,怎么会碰你呢?”

苏慕清欣慰的笑了起来,擦了擦陈松林的宝贝后,她张开樱唇含住了他的枪头,嗦了几口后,她抬眼看着陈松林,甜甜的问道:“你会爱我一生一世吗?”

“嗯。”陈松林点头。

这个时候不点头,那就是傻蛋了!

苏慕清帮着陈松林套弄着,这一次,她亲吻的更加热烈了,鼻腔中不时的传出她浓重的呼气声。她时而用香舌甜甜陈松林的巨棒,时而朝着下面的双黄蛋嗦几口。

在这么热烈的口.活下,陈松林刚刚软下去的巨棒顿时又有雄起的征兆了。如果彻底软下去的话,男人根本无法使得它动弹一下,而现在陈松林下面发力,小兄弟却会朝上竖起来了。

“你会一辈子只爱我一人吗?”

陈松林一怔:“……”

“什么?”陈松林明知故问。

苏慕清一边用手套弄着,一边问道:“你会一辈子只爱我一人吗?我不管你以前怎么样,以后就只爱我,这是我最低的要求。”

陈松林心中一突,这还是最低的要求?想要一个男人一辈子只爱一个女人,那困难就已经算大的了。不过,话说回来,爱是爱,心里是爱她,但也可以去爱别人啊!

“我做不到。”陈松林却直言不讳。

“嗯?”苏慕清抬眼蹙起眉头。

陈松林轻抚着她的俏脸,深吸口气,说道:“慕清,我不想欺骗你,我可以做你的男朋友,做你的情人,但是,你知道如果我们走到一起将要面临着什么吗?”

“呵,呵呵。”

苏慕清低下头凄然一笑,身体朝下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她握着陈松林大鸟的手也停住在那,再也不动了。

“原来,原来……呵呵,我真是太天真了!”苏慕清摇摇头,眼眶中顿时留下两行清泪。

抹了把脸,苏慕清站起身,看都不看陈松林,淡漠道:“你走吧!你玩也玩过我了,现在该满意了吧?”

“噢。”

陈松林也不作过多的解释,就这样禽兽不如的朝门口走。

他刚刚到门口,苏慕清突然在后面喊了起来:“陈松林,这是我的第一次,我的第一次”

陈松林的手停在了门锁上面,浑身上下颤了一下。他怔怔的盯着前面的木门,顿时傻了。听着后面的哭声,他的心肠再次软了下来。

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他确实YY过宋清雅,YY过苏慕清,但是,这不代表他就会去做。有些女人他是能够上的,他绝对会上。但这一对母女,陈松林自认为自己没那个本事可以驾驭住她们。

如果不是因为摸错了人家,本想着去童兰秀家,却进了她们苏家的话,陈松林也不会碰苏慕清。而现在,一切想要回头已然不可能了。

“第一次?”陈松林装出冷血般的冷笑着,“我是医生,你可不要忘记了。连落红都没有,你跟我说是你的第一次,你蒙混三岁小孩呢?”

“哈,哈哈,哈哈哈!”苏慕清摇着头,苦涩的笑着,眼泪在那凄厉的笑声中不断的夺眶而出。

她泪眼朦胧的看着陈松林,凄然笑道:“呵呵,你认为我谈过男朋友,就没了初.夜了吗?算了,算了,算了,你走吧,走”

苏慕清的性格是温柔的,而在这时,在心死的情况下,她却爆发出了倔强的性格。她怒指着窗口,厉声叫陈松林滚出去。

“啪!”

陈松林夺门而出。

到了外面,黑夜给了陈松林一双明亮的眼睛,清风徐徐,带来的却是无尽的伤悲。过道房间里面,苏慕清的呜咽声越来越大。

陈松林深吸口气,一拳怒气冲冲的挥在树上。他不得不这样选择,如果他收了苏慕清的话,那白小蝶怎么办?

在陈松林的心底,他早就认定了白小蝶这个女人,就算白小蝶比他大出好几岁,但是他就是爱这个女人!

而且,白小蝶也不会去干涉他的私生活,就算陈松林的私生活再如何糜烂,白小蝶最多也就是心酸一下,却不会去刻意的过问,更不会去要求陈松林为她付出点什么。而苏慕清就不同了,她想要的就是一个能够一生一世都爱着她一人的,而不是朝三暮四,更不是心口不一的那种男人!

就算让苏慕清伤心一阵子,陈松林也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

抽着烟,陈松林蹲在了苏慕清家门外的院子旁边,一阵刺激的舒爽之后,给他带来的却是很深的罪恶感。他不喜欢看到女人哭,更不喜欢看到这个女人是因为他而哭。他的命门或许就在于此吧,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他又不是真正的山林野兽!

山村小医师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2012AllRightsReserved.

章节目录

山村小医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白行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行车并收藏山村小医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