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山村小医师

“再说吧。”

陈松林笑了笑,将自己的电话号码留给了李政,他心里想和李政保持着密切的关系。但是,却又担心被吕秀琴发觉到什么,吕秀琴这个女人实在过于精明了,要是让她知道自己和她儿子暗中勾搭在一起,她会朝什么地方联想呢?

陈松林是不会给吕秀琴这样一个机会的。

到了街上,陈松林随意买了点水果就赶去了紫苑小区,上了六楼打开门就听到里面的莺声燕语。白小蝶和李菲儿两女正在厨房里做着饭,李菲儿择菜,白小蝶炒菜,两个人一点也不像以前那么生疏,就这么一天的时间,她们就犹如亲姐妹一样了。

“呵呵,聊什么呢,聊得那么开心?”陈松林关上门,换上拖鞋。

白小蝶将厨房的玻璃门打开,说道:“你来了。”

“嗯。”陈松林点点头。

李菲儿也看了眼陈松林,当陈松林一进来,她们两人的欢声笑语顿时冰封了起来。陈松林看着她们,不觉一笑,说道:“怎么?我一来就不给我好脸色看,那还叫我过来干什么?”

“因为毒品的事情。”李菲儿直言道。

“嗯?毒品?”陈松林讶异。

白小蝶将锅里的青菜盛出来,深吸口气,她端着碟子朝餐厅走去,边走边说:“我们边吃边说吧。”

三人落座,陈松林摆摆手,没有想要喝酒的意思,白小蝶见他不要就自己稍微倒了点红酒,轻轻抿了一口,她看了眼李菲儿,说道:“菲儿,还是你自己说吧。”

李菲儿微笑道:“姐,还是你说吧!”

陈松林是左看右瞧,笑道:“你们到底玩什么呢?没想到你们两个昨天还是争锋相对的,今天就亲如姐妹了?好了,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别推三阻四的。”

白小蝶微微颔首,吸口气,目视着陈松林,直接说:“是这样的。菲儿的事情你也知道了一些,而她这一次到玉秀这里来,其实她的警察身份早就没有了,违背上级的命令,为了她自己的私人恩怨,她已经被开除了。”

陈松林看了眼李菲儿,李菲儿低着头,兀自饮酒。陈松林点头,道:“继续。”

白小蝶继续说:“昨天我和她谈了半夜,我也和她说了你的事情,你不会怪我吧?”

陈松林轻扯下嘴角,笑道:“怎么会?”

白小蝶微微一笑,说道:“嗯,那就好!所以,菲儿想要跟着你干,今天我把她带去了我们公司,暂时先让她做我的副手,以后如果你那边开始发展的话,我就让菲儿去跟你,你看怎么样?”

陈松林吃了口菜,淡淡一笑,说道:“跟着我干?那你弄清楚了没有,她真的不是一个警察了?如果不是,那么她的警官证和佩枪又怎么还在她的身上?”

“那是……那是因为……”李菲儿瞪着眼。

白小蝶朝她递个眼色,示意她不要多话。随后,白小蝶对陈松林说:“这个我已经问清楚了,而且我也非常信任她,松林,你也信她吧,她挺苦的。”

陈松林摇摇头,苦笑了一声,说道:“小蝶,你在社会上闯荡的日子是比我久,但在这一方面,你却还差得远了。不要因为有人的境况和你差不多,就因为你的怜悯之心而将自己全部交到其他人的手上,这样,对你,对我,都没有任何好处。”

李菲儿蹙起柳眉,直盯着对面的陈松林,哼道:“你什么意思?”

陈松林撇嘴而笑:“没什么意思。只是,想要我陈松林彻底的信任一个人,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再能够哄骗得了小蝶,却无法过我这一关。小蝶,我也相信你,相信你没有将所有的一切都告诉给她。”

陈松林这句话中的含义就是在朝白小蝶询问关于毒品内幕的事情,白小蝶点了下头。陈松林心里这才释怀,不是他不信任李菲儿,而是,对一个人的信任可不是因为几滴眼泪就可以,更不是因为她是个女人,她的遭遇比较悲惨就可以。

现实中如此,就连那些电视剧中也是如此。多少人是被这样的人给欺骗,给毁了一生?

李菲儿深吸口气,解释道:“佩枪,那是我自己在黑市上买的,警官证,呵呵,你自己看看这是我的警官证吗?”

李菲儿将口袋里的小本子拍在了桌子上,陈松林瞄了眼,外面确实有着警官证三个字,但是在里面却是空无一物,这根本就是个假玩意。

“想要跟着我干?”陈松林轻轻一笑,拣菜吃。

白小蝶柔声道:“松林,菲儿是值得信任的,而且她以前是特种兵,受到非常老道的特种训练,这对你以后的发展有很大的帮助。而且,你也见识过她的身手了,前天你还不是对她很赞赏的吗?”

陈松林皱眉盯着白小蝶,白小蝶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原来……”李菲儿直盯着对面的陈松林,“原来那天晚上的蒙面人,是你”

“呵!”陈松林嗤笑一声,“怎么?不然你以为是谁?”

“松林,对不起。”白小蝶叹口气。

陈松林摆摆手,摇头笑道:“没关系。不是你做的不好,而是这位美女警官做的太棒了,她在短短一天的时间内就深受你的信任,甚至都超过了你信小勇!有意思,有意思,美女,我对你是越来越刮目相看了啊!”

李菲儿冷着脸,道:“你什么意思?难道非要我赌咒发誓吗?如果我是骗蝶姐的话,就叫我李菲儿不得好死,就让我们父母……”

“行了!”陈松林适时的喝止了她。

搁下筷子,陈松林缩着眼盯着李菲儿,冷言冷语的说:“如果不是我,你现在已经死在人家刀口上了,作为一名特种兵出身的人?就是你这样的?呵,看来那些什么特种兵也不过如此嘛!”

“不许你侮辱我的部队!”李菲儿怒气腾腾的拍了下桌子。

陈松林嘲讽道:“难道不是吗?就凭你一人,就想去和人家一个组织斗?你凭什么?那天夜黑,但是,你就能肯定他们那几人没有记清楚你的样子吗?既然你是特种兵,又干了几年的警察,难道你就想不到这一点吗?”

白小蝶一怔,侧目看向李菲儿,她是完全没有想到这个。

山村小医师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2012AllRightsReserved.

章节目录

山村小医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白行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行车并收藏山村小医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