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默不作声的,陈松林离开了房间,轻轻关上房门慢慢朝着楼梯走下去。这个时候他留在那里不是很好,他很有自知之明。李菲儿和白小蝶这两个女人,她们有着太多的共同语言。不过,陈松林却也知道白小蝶是一个非常理性的人,她不至于会将吕秀琴的事情告诉给李菲儿。

“喂,小雨?”陈松林打了个电话回家。

电话那头响起陈雨甜甜的声音:“嗯啊,哥,你还在镇上啊?在那就别回来了。”

“嗯?”陈松林一愣,“家里发生什么事了?”

陈雨撅着嘴,嘟囔道:“没发生什么,就是停电了,都热死了。到现在修了两个小时了,电都还没来。哥,你别回来了,不然也热死。”

陈松林笑了笑,和陈雨闲聊了几句,他当然要回河西了。镇上已经没有他可呆的地方,孙明他们去山里训练,白小蝶现在和李菲儿哭成一团,听到女人的哭声,心情就糟糕透顶了,还谈什么其他的呢?

中午十一点十分,陈松林赶到了河西村。

村子里的大叔下,有很多村妇在树荫下放了凉席,她们坐在那儿,手里拿着蒲扇扇着风。时不时的,她们会拿肩膀上的毛巾擦把脸。

“童兰秀,你们去哪?这个天还到处跑,不怕中暑啊?”一位村妇大声喊道。

童兰秀笑了笑,道:“到河里划水,不然的话,呆在家里才会中暑呢!这个天,还不知道会热死多少人。”

当陈松林走过去的时候,童兰秀朝他看了眼,打了个招呼,却也没有在那么多人的面前和陈松林多说些什么。

“松林。”张蓉看着陈松林。

陈松林看着她们拿着脸盆和毛巾,不觉一笑,乐道:“你们去河里洗澡?就不看被人给看光了啊?”

童兰秀白了他一眼,嗔笑道:“除了你会偷看,村里还有其他人吗?你也不看看,村里的小年轻有几个,呵呵。”

张蓉接着话茬说:“呵呵,而且我们又不是脱光衣服,就是到河里凉快凉快,这个鬼天气,再不来电的话,不知要死多少人呢!”

陈松林点点头,贼眉鼠眼的盯着她们两母女看了看,然后轻声笑道:“我先回去吃个饭,过会儿也去河里凉快凉快。”

说完,童兰秀和张蓉朝着河东小河那儿走,而陈松林则赶到了自己家里。到了家门口,一股热浪顿时扑面而来。

王淑兰从陈雨那里知道陈松林中午要回来,原本只想简单吃点东西就算了,没有电也不好烧饭。现在只好用大灶做饭了。

大热天的,在大灶那烧着锅,王淑兰浑身早就被汗水浸湿了。看到她这个样子,陈松林顿时有点心疼,走过去,问道:“婶子,这么热的天,又没有电,你烧什么锅啊!”

王淑兰起身,用肩上的毛巾擦了把脸,笑道:“没事儿,这饭已经差不多好了。”

这时,陈雨和陆倩从堂屋里走了出来,陈雨看着陈松林,顿时眉开眼笑:“哥,抓鱼去!”

陈松林看着她们两个小丫头手上都拿着盆和网兜,不觉笑道:“就你们那样也想抓到鱼?”

“哥,你瞧不起人!”陈雨撅起小嘴。

王淑兰摇头而笑:“你个丫头啊!先吃了饭再去,到时候让你哥陪着你。”

陈雨拉着陈松林的手摇了摇:“哥,别吃了,这么热怎么吃啊!全身都是汗,我都要晕过去了。倩倩,你帮我到冰箱里拿一罐八宝粥给我哥吃。”

“噢。”陆倩急忙朝堂屋奔去。

过会儿,陈松林吃着八宝粥,看着王淑兰,笑道:“婶子,你也一块走吧。过道里这么闷,还是出去乘凉比较好。”

王淑兰笑着摆摆手:“你们去吧,我到前面大树下面乘乘凉就好。松林,照顾好小雨和倩倩啊,别让她们去水深的地方。”

陈雨不屑道:“那一点小河,我脚一踩就趟过去了!”

“哈哈哈!”陈松林被她逗的大笑。

三个人朝着河东村的方向走去,路上也有不少的村妇也拿着盆和毛巾朝那边走。这不禁让陈松林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的时光,那会儿村子里还没有通上电,夏天的傍晚,大家伙都是到河里洗澡。男人们被规定在一个区域,女人们被规定在一个区域。

而随着时代的发展,村子里的人一个个都走出大山,到城里打工。只剩下这些留守妇女、老人和孩子。

陈雨将盆顶在头上遮着太阳,陆倩打着伞,只有陈松林他根本不惧这点炎热。不过,他是心境凉爽,身上却早已被汗水浸透。

不久后,他们三人来到河边上。陈雨和陆倩急忙飞奔过去,拖鞋放到河边,两个人坐到那儿,将脚放到水里,顿时身上一阵舒爽。

河的两边栽种了很多大树,有着树荫的遮掩,河水也不算太热,反而有一种清凉的感觉。

“噗!”

一阵水花溅射出来,黑亮的秀发在河水的上空甩了甩。娇艳的脸,用手抹了一把。陈松林定睛一瞧,原来是苏慕清。

他再朝四周一看,河水里面一半河西村的人,一半河东村的人。

不过……

清一色的,全部都是女人!

还有一些年纪不大的小孩,在母亲的带领下,在河岸边上玩着水。

两个村子同时停电的事情,还是第一次见!

“哈哈哈,看我摸到一条大鱼!妈,你看看,你看看,我摸到条大鱼!”王语心兴奋不已。

“快,快放到盆里去。”王兰英笑眯眯地说。

河东村的美女村子居然也在这里!陈松林双眼顿时直了,他真想看到王兰英能够从河水里露出半截身子来。

“噗!”

一个猛子扎进水里,苏慕清潜了一点距离又冒了出来,秀发甩着点点水珠,好不漂亮。当她在清澈的河水里站立起来的时候,浸湿的衣服紧贴着她的身子,雪白的文胸将双峰托的高高的。看到这一幕,陈松林的裤衩顿时顶起了小帐篷。

“哥……”陈雨急忙过来将陈松林拉到河边,“快下水。”

陈松林一怔:“下水干什么?”

陈雨朝四周望望,见没人注意他们,她立即抓住陈松林顶起来的地方,嘿嘿笑道:“你说你要不要下河啊,要是被其他人看到,她们肯定笑话你。”

“呃”陈松林顿时语塞,NND,都怪那个李菲儿,害得我没有穿内裤就去开门,这一出来,倒是忘记了。

章节目录

山村小医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白行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行车并收藏山村小医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