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菲儿头也不抬,跪在陈松林的面前。俯瞰而下,陈松林心中一种优越感油然而生,他轻抚着李菲儿黑亮的秀发,这种占有和征服的感觉非常的好。

一分钟不到,李菲儿开始用手套弄,微微抬起头,长长的眼睫毛眨动了一下,她问道:“现在能说了吧?”

“呵。”陈松林顿时笑了起来。

然而,他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一句话直接将李菲儿打到了海底深渊当中,“美人儿,你当我是什么了?是,我也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但是,有一点你又忘记了,我的身边从来都不缺女人,如果我想要随时都可以得到。你的主动让我叹服,但是,纵然你这样,我也无法帮到你什么。”

李菲儿一张脸顿时僵在了那里。

陈松林将身体朝前面一凑,想要将宝贝再次塞到她的嘴里,虽然他嘴上不说,但心里还是极度想要。但李菲儿又不是傻子,既然从他身上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她又怎么可能还帮陈松林口呢?

陈松林弯下腰,双手扶到她的腋下,将她拉了起来,双眼有神的看着她,淡淡说道:“刚刚问你的话,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你非要针对这样一个贩毒组织?如果你所属的警局可以侦破的话,就不会只派出你一人来到我们玉秀这里。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一次你独身前来,恐怕只是你一厢情愿罢了,却不是上面的意思,对吗?”

李菲儿冷哼一声,因为刚刚的事情很不痛快:“是又怎样?”

陈松林笑道:“呵呵,如果你可以说出实情来,或许我可以告诉你想要知道的也说不定。”

“没什么!”李菲儿深吸口气,双手伸到背后将胸罩的扣子一一扣上。

当她要走过去拿沙发上的衬衫穿的时候,她的胳膊却被后面的陈松林一把拉住,陈松林将她拽回到自己怀里,摸着她如玉的肌肤,陈松林沉声道:“你的眼睛告诉了我一切,有些事不是你想瞒就可以瞒过去的。你我也算有缘,我绝对是能帮你,不会害你的。”

“不为什么。”李菲儿缩了眼睛,将脸撇转到旁边,“你如果真的想说,你自然会说,现在我才明白过来,呵,我真的好傻。亏我还做了这么多年的警察,居然会栽在你这种二流子的手上。”

“二流子?”

“啊哈哈哈!”陈松林顿时大笑。

李菲儿挣脱他,然后朝沙发上坐去,拿起白衬衫就套到了身上。

陈松林拉起裤衩,点燃一根烟,抽了口兀自说了起来,“在两年前,天海市曾经发生一场轰动全城的抢劫案,后来警方经过半个月的侦破才得知,原来这不仅仅是一场抢劫那么简单,而是因为黑吃黑引起的枪杀案。这一场风波之中,一共死了六人,其中四名歹徒,还有一名警察大队队长,以及一名路人!”

李菲儿的美瞳顿时急骤睁大,她没想到陈松林居然知道这件事,惊讶之余,神情之中也浮上几分哀怨和愤怒。

陈松林吸了口烟,慢慢吐出三个烟圈,依次朝着上空飘去,刚刚成型,就被空调的冷风被吹散了。吸口气,陈松林看了眼身边不远的李菲儿,淡淡说道:“那名警察大队的大队长正好也是姓李!”

听到这话,躲身在房间门口的白小蝶顿时走了出来。她从陈松林的几句话中已经猜到了什么。

“你想说什么?”李菲儿冷着脸看着他。

陈松林和她对视着:“他是你的父亲!”

顿了顿。

李菲儿怒气腾腾的拍了沙发,喊道:“是又怎样?”

“呵。”陈松林摇头一笑,“我不能怎样,或许你也想不到我居然和你还有着这样一层联系吧?很不巧的是当年我就是在天海第一人民医院里上班。”

李菲儿冷道,“你就算知道又如何?”

陈松林摇摇头,回忆着叹道:“所以,我才不忍心让你牺牲自己的身体,来从我这里获取到你想要的情报。为了报仇就不惜一切代价,这样的事情我从来不去做。”

闻言,白小蝶娇躯一颤。她知道陈松林这句话不光是说给李菲儿听,同时也是说给她听的。白小蝶双眼盯向李菲儿,她的脸上一片愁云惨淡。微微一叹,白小蝶也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女人居然和自己一样,都是被那群人害死了亲人。

这样的深仇大恨,岂能不报?

“他们不光害死了我父亲,还害死了我母亲!”李菲儿突然大声咆哮起来,两行清泪从眼眶中滚滚而下。

她双眼猩红着盯着陈松林,一手紧紧的抓着沙发,五指潜入了皮层中,直接将沙发抓破,“那个路人……那个路人……她就是我妈!你知不知道?”

陈松林神情一震:“……”

他呆住了。

这是他始料不及的!

“难道我不该将他们全部碎尸万段吗?”

“难道我不该为我死去的父母报仇吗?”

“在一天里,我连续失去了两个最重要的人!我下贱吗?我是下贱,但为了能够给他们报仇,就算是让我付出一切,我也觉得值得!你不懂,你根本不懂,你什么也不懂”李菲儿的情绪爆发出来,声音从开始到后来,越来越大!

“别哭了!”白小蝶心肠很软,看到李菲儿这样,也不由哭了起来,走过去将李菲儿抱到怀里,“别哭了,别哭了,你放心,害你家人的那些人,他们迟早都会血债血偿的!”

李菲儿趴伏在白小蝶的肚子上痛哭着!

白小蝶深吸口气,美目一缩,冷道:“我和你一样,也是因为他们,我才没有了父母,没有了亲人。从今天起,你就陪在我的身边,我们姐妹一起为我们的爸妈报仇!”

陈松林看着李菲儿光滑的身体,她的白衬衫下滑了一点,丰满的胸脯在胸罩的包裹中露出一小半,虽然很是诱人,但陈松林现在却一点情欲之心都没有了。

陈松林微微摇头,独自在旁边抽烟,他当初在天海医学院里上学,而人民医院里面勤工俭学,碰上了那件事。他也没想到居然会在两年后的今天,在玉秀这里看到了那个警察的女儿李菲儿!

章节目录

山村小医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白行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行车并收藏山村小医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