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山村小医师

王淑兰吸口气,面带笑容的说:“饿了么?晚上想吃点什么?婶子给你做。”

陈松林扯扯嘴角,笑道:“呵呵,不用了,我把包放到家里,还要去河东办点事。”

“晚上不在家里吃?”王淑兰诧异道。

陈松林心中一叹,婶子实在太善良了,也很聪明,她用自己的笑容化解了以前的尴尬,她也不主动提及上次的事情。但是,她越是这样,陈松林的心里就越自责。毕竟,以前他想也是想过,却根本没敢那么去做过,那次头脑发热居然就说出并做了!

王淑兰见陈松林放下包就走,急忙问道:“松林,你去哪?”

陈松林回头而望:“呵呵,我去河东办点事,过会儿就回来。”

王淑兰点下头,叹口气,说:“嗯,那我们等你回来吃饭!”

王淑兰这么说就是想陈松林晚上能够归家,她作为陈松林的婶子,并不是她的亲生母亲,她也不好对陈松林多管多问,好在陈松林比较听话,从小都没有怎么违逆过她的意思。

点燃一根烟,陈松林走在乡间小道上,一路朝着东面而去。到了小溪边,走到木桥上,他驻足而立朝四周观看。相比而言,河东这个村子确实要比河西好看,他们的整体布局都非常美观,没有像其他那些村子到处乱建房屋。

房屋清一色的大门朝南,这样方便东边太阳照进家门。傍晚五点的时候,这是村子里的农妇开始一天第二次的忙碌。她们一般在清晨会早早起来去地上做点事,又或者选择在傍晚这个时分,到地里洒点农药杀杀虫、拔拔杂草。

陈松林看到路边的农妇,不由走过去,问道:“请问,你们的村长家是哪一家?”

农妇朝前面指了指,说道:“到前面右边小路左拐,在走到头右拐,左手边第三家就是他们家了。”

我勒个去,这哪能听清楚!

陈松林笑着道了声感谢,然后继续朝前走,到了前面再询问一下门口的妇人,这才知道他们河东村的村长是哪一家。

其实,陈松林的心里并不想帮吕秀琴办妥这件事,不过,既然他答应下来了,就要做做样子。如果河东这边真的被开发了,以后真的会有很多游客涌入过来吗?

玉秀这里地处偏远的山区,而且还和两三个国家接壤,可以说整个华夏国就没有比玉秀这里更加的地了。

那么,吕秀琴想要占据河东山底下这块地又是为了做什么呢?

是真的去建设出一个风景区?

开什么玩笑,就算是有人想要出去旅游,他们也会选择那些有名气的风景区,怎么可能朝的玉秀这边跑?除非这些人都是探险家,想要到这里看看原始森林是个什么模样。

“难道是和毒品有关?”陈松林皱起眉,边走边想着。

“请问,村长在家吗?”

陈松林站在河东村村长家门口,朝里面大声喊了下。

“请问,村长在家吗?”

这时,一个小姑娘从过道房间走了出来,她的脸上带着一点污渍,身高不足一米五,大概年纪也就是十三四岁的样子,她双眼上下打量了下陈松林,问道:“找我妈有什么事吗?”

陈松林怔了怔,她妈?我去,真没想到这个河东村的村长居然还是个女人?

微微一笑,陈松林说道:“嗯,找他当然是有事了,他在吗?”

小姑娘说:“去家后上厕所了,你在这里等一下吧,马上就回来了。”

“噢,好,谢谢。”

小姑娘见陈松林这么客气,顿时笑了起来:“没事,坐吧。喝水吗?”

“不用了,谢谢。”陈松林笑着摆摆手。

小姑娘在旁边玩着手机,陈松林也不和她闲聊什么,兀自端详着这家人,过道里还算整洁,大灶上还摆放着锅碗瓢盆,灶台上用白色瓷砖稍微铺了一下。

坐在这里等待,这一等就是二十几分钟。

“嗯?”一个中年妇人从门口出现,他看见陈松林,不由惊疑了一下。

陈松林第一眼看到这位村长,就不由生出四个字来:美女村长!

一看她的穿着,就不难看出,这个女人有一定的知识,是一个知性的女人,这在她们这一辈子,基本上能够高中毕业的,就算是村子里响当当的人了。

她叫王兰英,今年38岁,有一儿一女,丈夫带着大儿子在外面上班,而她一人在家里带着闺女,照顾她的日常生活和村子里的一些事情。

小姑娘立即说道:“妈,他是来找你的。”

陈松林急忙起身,抽出一根烟递了过去,妇人接过香烟,她的身高差不多有一米六五的样子,抬眼打量了下陈松林。陈松林笑着自我介绍:“呵呵,我叫陈松林,河西村的,今天过来找您,想和您谈件事情。”

王兰英拿着烟朝里面走:“嗯,你说吧。”

“妈,我进去看电视咯!”小姑娘见自己妈妈回来了,立即就奔去堂屋空调房间里看电视。陈松掏出打火机要给王兰英点烟,王兰英笑着摆摆手,道:“不用,我不抽烟。呵呵,有什么事你就说吧。河西陈松林?呵呵,我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陈松林笑道:“我是医生。”

“噢噢!”王兰英顿时一惊,“你就是河西那个小名医啊!?”

陈松林憨厚的说:“呵呵,名医不敢当,一点小病小痛的,我还是能够看一看的。”

王兰英赞许的点头:“嗯,不简单呢,年纪轻轻的就能有这样的医术,呵呵,我听说我们村里都有不少人跑到你们那边找你看病,他们回来对你可都是一个劲的夸,看来你的医术真的很厉害!”

“村长别夸我了,呵呵。”陈松林笑道。

王兰英微微一笑,直入主题:“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这里又没外人。”

陈松林点点头,说道:“是关于河东山脚下那块地的事情。”

“什么?”王兰英的柳眉顿时凝成一线,呆了呆,她说道:“这件事没什么可谈的,如果你是他们派过来的说客,呵呵,不好意思,恕我没时间奉陪!”

“稍等!”陈松林急忙喊道。

王兰英侧过脸瞥了眼他,冷道:“没什么可谈的,你走吧!”

山村小医师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2012AllRightsReserved.

章节目录

山村小医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白行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行车并收藏山村小医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