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山村小医师

陈松林朝苏慕清看看,冷下脸,道:“妈的,如果再这样,那就你们自己治吧!”

“啪!”

苏慕清第一次打自己妹妹,她恨铁不成钢的骂道:“苏慕雅,我警告你,任性也要分时候,你没看到妈妈都成什么样子了吗?”

苏慕雅一手捂着脸,站在那顿了片刻,立即泪奔打开房门就狂冲了出去。苏慕清瞥了眼,然后对陈松林说:“别管她,她就这个样子,你也别放在心上。你说要怎么做,我帮你。”

陈松林将宋清雅额头上的毛巾取下交给她,说道:“你们家冰箱里有冰棒的话,拿一点出来敲碎用这个毛巾裹着,这样可以尽快帮她消暑。这房间里……要是有空调就好了!”

苏慕清苦涩一笑,拿起毛巾立即去忙,她们家别说有空调了,就算是冰箱都没有,要想弄点冰棒,还要到隔壁人家去借。同样都是孤儿寡母的人家,她们家却和陈松林家有着天差地别。也怪不得人家城里男孩会逃走了。

在这种高温下,没有空调,光凭吹着电风扇,就算是四面八方都摆着电扇吹,那也还是热,根本没办法进行睡眠。

陈松林看看左右,苏慕清出去忙碌,堂屋里也还算好。不过,就算门窗都打开着,空气畅通,却也伴随着高温能够进入房间的危险。

慢慢的,陈松林继续去解开宋清雅衣服纽扣。如果宋清雅真的有性命之忧的话,陈松林早就去帮她治疗了。但他说的却也没有什么错,在这个温室之中,宋清雅继续这样昏迷而不消暑下去,迟早会出事。

衣服纽扣全部解开,平坦的小腹没有一丝妊辰纹,皮肤非常的白皙水嫩,尤其是那红色文胸中包裹的那一对丰满的胸,更是让陈松林垂涎三尺。

胸罩系的非常紧,这样根本不利于宋清雅呼吸。陈松林想要将胸罩朝下面拉,却根本拉不下来,他翻开罩子,紫红的葡萄顿时跳了出来。

伸出舌头,陈松林朝上面舔了几口,轻轻咬了两口,当他听到外面急匆匆的脚步声,立即将胸罩合上,他继续去解宋清雅的裤带。

他没想到这一家人居然穷到这个地步,宋清雅的身上连一根像样的皮带都没有,裤子还是用一根布条系住的。

“你,你干什么?”走进堂屋的苏慕清惊骇道,她看看自己老妈,衣服被打开不说,陈松林还在那里准备解老妈的裤带。

陈松林淡然道:“衣服太紧了,胸罩也是,如果她的呼吸不畅,你觉得下面会怎样?你自己过来看,胸罩有多紧?这里都勒出红血印了,裤带更是,居然系成了死扣。拿剪刀或刀子来,裤带也要解开。”

“这里,这里。”苏慕清急忙从抽屉里取出剪刀交给陈松林,“冰棒我拿过来了,现在怎么办?放到我妈头上吗?”

陈松林剪开布条,点头道:“嗯,最好平一点,你坐到那边按住一下吧,以免它掉下来。”

“好烫!怎么这么烫?”苏慕清惊讶道。

陈松林皱着眉,说:“这体表热还算好,不过加上婶子还有并发症,这难度就有点大了。现在这里又没有空调降温。唉,你看她的身上全都是汗。”

“那要怎么办?”苏慕清急道。

陈松林说:“你把她胸罩解开,那个实在太紧了。”

“你……”苏慕清怔怔的看着陈松林,“你能出去吗?”

陈松林:“噢,那我回家吃饭了,晚上再过来吧!”

“别!”苏慕清急忙拉住他,“好了啦,你是医生,我把那你当医生看就好了!如果你不在,万一我妈真的出了什么事……那我……我也……”

说着,苏慕清就流下两行清泪。她在陈松林的帮助下,将宋清雅身上的胸罩顺利解开来,不过苏慕清很聪明,她没有将胸罩全部脱下来,只是将后面的扣子解开,胸罩遮掩着宋清雅的胸,也没有露点的状况,就不需要担心了。

“再去借点冰棒过来!”陈松林说道。

“还要?”苏慕清诧异。

陈松林点点头,郑重道:“我要用其他办法救治她,快去再拿一点过来!”

“好好好,我马上就去。”

说完,苏慕清急忙又飞奔了出去,到隔壁大娘家借冰棒。

陈松林坐到床边上,右手从上面探入胸罩里面,他闭上眼,轻轻的揉捏着宋清雅的胸。都是差不多的年纪,宋清雅平躺在这里,胸是朝四周扩散开,和童兰秀有所不同。此前,陈松林就瞧见过她的胸,宋清雅的身材保持的相当的好!

胸上有很多汗渍,但却不影响揉捏的爽感,反而多增添了一点润滑的感觉。才摸了几下,宋清雅的左胸葡萄就凸起了,陈松林用两根手指捏着玩,心里好不快活。

“来了,来了”

苏慕清如飞般奔了进来,陈松林立即将右手抽出来放到宋清雅的额头上,因为身体挡着的缘故,苏慕清并没有瞧见什么。

陈松林看了眼苏慕清,说道:“冰棒给我,你关上门和窗帘,先出去,五分钟之后再进来,到时候我会让你见到婶子清醒过来的样子。”

苏慕清蹙起眉,担忧的说道:“我就不能在这里吗?”

陈松林淡淡道:“你留我走,你走我留,你自己选择。”

“为什么?”苏慕清很不理解。

陈松林耸耸肩:“世界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给人看病的原则想必你也清楚,如果想你妈早点好,你就出去,也就五分钟左右的时间!”

“好,好吧!”苏慕清清纯,但是她却也知道陈松林的为人,不过在这种时候,她却也顾不上那么多了。陈松林就是那种坏坏的男生,高中的时候就爱吃班上其他女生豆腐,张芳芳根本管不了他。而就在刚才,苏慕清自己还被他又亲又摸了,她心里会不清楚吗?

不过,也就五分钟而已,只要能救她妈,苏慕清却也顾不上那么许多了。她走到门口还不忘看一眼陈松林,而陈松林却一本正经的在那撕开冰棒包装纸,然后将冰棒弄碎,再将碎屑平撒到宋清雅的小腹上。

山村小医师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2012AllRightsReserved.

章节目录

山村小医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白行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行车并收藏山村小医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