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松林拿着电话听那头的王淑兰一个劲的劝导,而他始终都没有说些什么,只是一味的叹着气。在他身边的童兰秀提着包呆呆的看着他,却也不知道他在和谁通话。

“我知道了,放心吧,这段时间我就不回去了。”陈松林说道。

童兰秀小声问:“和你婶子打电话呢?”

陈松林看她一眼,点下头。当他的目光落在童兰秀身上的时候,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这童兰秀穿着一身连衣长裙,腰间系着一个宽宽的腰带。腰带正好可以将她的丰满衬托出来。丰腴的身子充满了山村的韵味。不过,稍显不足的是她脚上穿的鞋,一双黑色布鞋和花裙子明显不搭调。

不过,村子里的人为了走山路方便,基本往来镇上和村里之间,都穿布鞋。陈松林伸出左手去捏捏童兰秀的胸,然后对电话说道:“好了,就这样吧,挂了。”

“松林,松林,先别挂!”王淑兰急忙道。

王淑兰害怕以陈松林的性子会做出傻事来。

“啪!”童兰秀嗔怪的白了陈松林一眼,伸手将他的贼手打了下去,“要是被人看到多不好?”

陈松林朝下面山腰的路望了一眼,小声道:“没事,谁能看到这里的情况?摸摸。”

童兰秀看着陈松林的左手,哑然失笑:“你啊!手都伤了,还不学好!刚刚有没有把你打疼了?没事吧?”

陈松林微微一笑,我能告诉你我的手早就痊愈了吗?

陈松林挂断电话后,立即将手机装进裤兜里,然后笑意盈盈的看着童兰秀,刚刚在家里欲、火膨胀,继而却又迅速冷却下去。而在这时,他没想到居然能够偶遇童兰秀,下身的兄弟好似被囚困在牢笼里的老虎般,已经高高的昂起了头。

“好了,我要回去了。”童兰秀说着就要朝山下走。

陈松林一把拽住她的手,然后将她拉到自己的怀里,他双手抱着她的小腹,含笑道:“先玩一次再走也不迟。”

“玩?”童兰秀一惊,“天啊,你是怪物吗?下午不是和你做过了?而且,你现在身上还有伤。再说,松林,你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要是被人看到的话,那我们……那我就没法在村子里活下去了。松林,你也为我考虑考虑好么?不是我不想和你做。”

陈松林将下巴枕在她的肩膀上,轻笑道:“兰秀婶子,难道你在山里做过?你看,四周的空气多么清新,在这原生态的环境下,你不觉得格外刺激么?”

童兰秀一窒,顿时,陈松林的大手已经从她小腹攀爬到了双峰之上揉弄起来,童兰秀心房一颤,急忙拉住陈松林的贼手,侧过脸朝陈松林的脸上亲了一下,说道:“冤家啊!想想以前我们闹成那样,现在我居然成了你的情妇,呵呵!不过,现在不行,要不,晚上好么?”

“现在不就是晚上么?”陈松林微笑道。

童兰秀叹口气:“我还要回去给蓉蓉做饭吃呢!”

陈松林道:“她那么大个人了,难道还能饿死自己不成?”

“呼呼!”童兰秀呼吸急促起来,被陈松林的揉弄撩拨起了情、欲。在这种环境下,她还真的没有享受过。她也知道自从自己和陈松林做过之后,她就开始慢慢朝深渊中堕落了,但是,她却不后悔,只要不被张连胜知道,不被村里人知道,那又有什么事呢?

童兰秀呼出口气,按住陈松林揉捏她胸的手,说道:“起码也让我给蓉蓉打个电话吧?”

“嗯。”陈松林点下头。

“我在仰望,月亮之上,有多少梦想在自由地飞翔,昨天遗忘,风干了忧伤……”

“啊?”

童兰秀刚刚从包里拿出手机,手机突然响起了铃声,着实把她吓了一跳,手机都掉到了地上,幸好没有砸到什么石头块上,不然的话,这个手机也要报废了。

听到这个铃声,陈松林顿时笑了起来,村子里都喜欢用这样的歌曲做铃声。尤其是童兰秀这一辈的男人女人。

童兰秀弯腰拿起电话,眉头顿时蹙了起来:“喂,又什么事?”

一旁,陈松林还搂着她,轻轻摸着她的胸。

童兰秀惊叫一声:“什么?两万块?你狮子大开口呢!我哪来的两万块钱?”

陈松林没有去问是什么人,他猜都不猜就知道一定是张连胜那个坏种。情、欲燃烧起来的他,现在根本不顾童兰秀在做什么,从后面掀起童兰秀的裙摆,掏出宝枪,稍微蹲下点身子,用宝枪对着她的股沟里摩擦起来。

双手抱着童兰秀的小腹,掀起前面裙摆,陈松林将手按在了她的私密地,隔着红色内裤轻轻抚摩着。

“不要!”童兰秀朝陈松林撇了眼,右手拿着手机还在听张连胜说话,左手立即按住了陈松林的贼手,她摇摇头,示意陈松林不要继续弄她。

“一万?有个屁!”童兰秀对着手机骂道,“我把你弄出来的钱都是和人借的,张连胜,你怎么有脸说的?你到现在苦了多少钱贴补家里?人家做大工小工的一年还能带回来两三万,你呢?要钱,行啊,你和大洪学啊,把你老婆也带出去卖得了!”

“你说什么胡话呢?我不是和你谈正事吗?我现在在外面不光有工地上的事情,还承包人家的装潢,手里没点钱怎么行?兰秀,再去借个两千给我,我过年一定带个五六万回去交给你!”张连胜说道。

在他们夫妻讲电话的时候,陈松林已经蹲下身子,将童兰秀的内裤扒了下来,他先后抬起童兰秀的双腿,红色内裤扔到旁边,他将陈松林转了个身,轻轻朝前一按,童兰秀左手按在树干上,右手拿着手机继续骂张连胜。

陈松林用手指朝她股沟间摸了摸,早就泥泞不堪了。女人大多数都是如此,只要你不碰她,她基本很少会想要去做、爱。当然,当代年轻女人和童兰秀这辈人是不同的。

“啊”

随着陈松林跃马提枪挺入进去,童兰秀顿时惊叫了一声。手机里头,张连胜问道:“你怎么了?没事吧?”

陈松林慢慢前后挺动身子,童兰秀顿时娇喘连连:“没,没事,你,你说……你说你要两千块钱干什么?”

章节目录

山村小医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白行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行车并收藏山村小医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