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山村小医师

村中小路,两旁边站满了人,老的少的,而男丁么,也就那么几个人而已,基本上都是一些老头老太太,还有一些村子里的妇人和孩子。他们相互间谈论着,对大洪他们几个人指指点点。不过,从他们脸上洋溢出的笑容来看,他们并不在乎今天的事会闹到多大,他们怕就怕这事闹得不够大,没什么戏可看。

村里人都是这样,早就司空见惯了,就算陈松林在村子里的用处再大,他们也不会去管他的生死。没事朝自己身上揽事?他们可不会做这样“白痴”的事。

陈松林走到童兰秀的家门口,站在铁门外点燃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路过的村民朝他看了眼,一位大娘急忙将他拉到过道里面,责怪地说:“松林?你怎么在这里啊?还不快躲得远远的?我听我们家大孙子说,他们手里可都拿了刀的,说今天要剁了你。”

陈松林拍拍这个大娘的手,笑道:“他们如果真有那本事,就让他们来剁好了,呵呵。”

说完,陈松林就大步流星的朝着村中小路走去。这时,堂屋里的童兰秀母女也走了出来,看到那个大娘后,立即询问了一下外面的情况。

陈松林到人群后面,伸出手拨开人群,当他们看到是陈松林的时候,顿时就惊了一下,他们万万没想到陈松林居然还会出来。

“走,你找死啊?”一个老大爷将陈松林推到自己身后。

小路上,大洪手里握着一把砍刀,朝路旁的树上狠狠一砍,砍刀直接嵌在了树干上,他面朝大家伙直接喊道:“妈的,你们要是看到陈松林那个孙子,就知会他一声,除非他妈的永远都不回河西了。要是让老子碰到,不废了你,他妈的……”

“呵,骂得开心么?”

冷冷的声音从一边传来,小路两边的村民顿时都惊呆了。

“松林,快走!”

有两个妇人冲到陈松林面前,想将他给拉走。

大洪猛的将树干上的砍刀,怒指着那两个妇女,骂道:“走?你TMD居然还敢出来,既然出来了就TMD别想走了!”

两个妇女见大洪那凶神恶煞的模样,顿时吓坏了,急忙撒开陈松林的手朝后跑。陈松林抬起手,吸口烟,冷道:“既然来了,就没想过要走。”

“嘶!”

陈松林再吸一口,脸朝天吐出一股浓郁的白烟,“三个人?就这么点人也想弄我?我以为你有什么本事呢,原来除了一张嘴就没剩下别的了,呵!”

“陈松林”

大洪用砍刀直指着他。

“你TMD专干生儿子没P眼的事,胆敢报警抓老子,今天……”

陈松林耻笑道:“别一个劲的重复,今天不弄死我,你TM就跟我姓,我知道。来,来来来,过来弄死我,如果不弄死我,你TM从今天起就跟老子姓……得,我看还是算了,你跟老子姓陈的话,老子还觉得丢人呢!”

“滚你妈的。搞死他。”一人捡起路边的木棍,立即朝着陈松林狂奔过去。

木棍从上空劈下,带着呼呼风声。

“轰咚!”

木棍落在了陈松林的头上,顿时碎断成两截。

“啊?”

围观的女人们纷纷发出一声惊呼,她们将小孩子的眼睛捂起来。

“操!”

那中年人间陈松林还没有倒下,立即抬起脚朝他的身上踹去。又是轰咚一声,脚底板直接印在了陈松林的胸口那儿。

中年人惊骇的怔了怔……

陈松林阴冷一笑,身子朝后一收再朝前一挺,这人直接被掀飞了出去,落到地上顿时四仰八叉的。陈松林捡起脚下断裂的木棍,耻笑道:“就这点本事,也想弄死我?”

“松林,松林,你没事吧?”王淑兰和陈雨着急的赶了过来,她拉着陈松林是左端详一下,右端详一下,生怕他伤到那里了,刚刚在后面,她可是亲眼瞧见陈松林被打了。但摸摸他的头,却发现不光没破还一个包都没。

本来王淑兰母女是不敢出来的,但听到有人说陈松林出来了,也就顾不上那么多,赶紧的过来。

“你们就知道欺负我们孤儿寡母的是不是?”王淑兰愤怒道,“谁和你说报警的人是我们家松林了?你哪只眼看到了?我们松林现在天天给人看病都看不过来,忙都忙死了,还有闲心去理你们那档子事?你们就是看我们老陈家没个家主在,就想欺负我们是吧?来,来来来,那刀朝这儿砍!”

王淑兰歪着脖子,将陈松林拉到自己身后。

陈松林目光幽冷一缩,他是不喜欢去和人解释的人,解释他妈个B,要干就干!谁TM怕了,就是孙子。然而,当他看到这样的婶子,他心里顿时涌上一股热流。

婶子是个温柔的女人,性子也弱,但在这种时候,她却能够挺身而出。这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看看周围那些人,早就被大洪他们三个吓破了胆,别说是女人,就算那些回来的中年男人都不敢朝前面踏进半步!

大洪指着王淑兰,朝旁边摆摆手,不耐烦地说:“闪开,没你老娘们什么事。老子从不打女人,告诉你,别继续招惹老子,不然,老子连你也搞了!”

“搞?搞你妈!”陈雨泼辣性子,顿时骂了起来,“还不打女人?你老婆怎么跑的?赌赌赌,就知道赌,你赌你的,管我哥什么事?神经病来着!”

“小贱种,找抽!”大洪气呼呼的和其他两人冲过来。

“妈”陈雨毕竟还小,见他们过来,立即拉着王淑兰的手躲到她身后。

“婶子。”陈松林一直站在身后,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保护在身后,而且还是一个柔弱的女人,这种感觉非常温暖。

王淑兰看了眼陈松林,拍拍他的手,镇定道:“没事,有婶子在,不会让他们动你一根汗毛的!”

陈松林抽出手,目光笃定的朝前看去,漠然朝前面走,“老陈家的家主就是我,一直都是我,家里的顶梁柱也是我!不管什么事,都该由我陈松林走在最前面!”

王淑兰怔住了。而陈雨藏在母亲后面,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看着陈松林,小心脏更是扑通扑通乱跳,她又怕自己哥哥出事,却又崇拜这个样子的他。

山村小医师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2012AllRightsReserved.

章节目录

山村小医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白行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行车并收藏山村小医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