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做饭,做饭。”

王淑兰笑着,她和村里那些个女人太不一样了,家门口如果有人谈论别家的是非,她倒是很愿意边忙自己的事,边听听看。但要想她放掉手头的事情跑去看热闹,她是不会去做这档子事的。

相比而言,陈松林倒还喜欢看热闹,或许这是华夏人的天性,路边出个什么车祸,他也会停下来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今天早上张连胜刚刚朝他撒野,现在还没到中午就发生了这么个事,他心里倒是挺开心的。

警察虽然不会将他们关押太久,但起码也要让他们交出一笔钱,才能放他们离开局子。要是警察能够顺藤摸瓜的话,将大洪在山里开办的那个“私人会所”给端掉,那就真的大快人心了。

不过,陈松林并不讨厌这种皮肉生意,因为他当初也想做过,皮肉生意确实是一门非常来钱的买卖,尤其是那些做管理的,每次都能够分到不少的红利。如果可以统一玉秀的皮肉行业,将所有个体的女人都清掉,这收入将更大。

农村不比城市,农村里男人出去玩个女人,就算家里老婆知道了又怎样?除非那个女人是个悍妇,否则根本什么事情都没,大不了就是吵一架。而在城里呢?基本上就和离婚协议沾边了。

山里的女人和其他农村还更不一样,这里的女人更看重家庭,基本上很少看到有离婚的事情发生,就算夫妻两个打到天翻地覆,这种事也极少见到。

“吃饭,松林。”王淑兰朝外面喊道。

陈松林依靠在墙上,还在远眺着看着南面的热闹。

“嗨,她婶子你们都吃饭了啊?来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就是我大侄女了,佳佳,还不叫婶子?”赵红霞带着两个女人走了过来,她满面春光的样子,盯着陈松林直笑。

陈松林笑了笑,眯着眼打量了下来的两个女人,一个妇女带着闺女,想必这个中年妇女应该就是赵红霞的姐姐了,而这个女孩子他以前似乎也见过,但村子那么大,要他一时间记起她的名字来,还真有点困难。

王淑兰见有客人来,急忙起身招呼道:“来来来,快进来坐。小雨,给你赵婶搬凳子,红霞,在我们家吃吧,省得回去做。”

陈松林坐在那吃饭,也不招呼他们。

“松林!”王淑兰嗔怪的瞪了他一下,然后推下他肩膀,“呵呵,红霞,坐坐坐,这个……红云,这个就是你们家佳佳吧?呵呵,多少年没见过了,居然都长这么大了啊!”

赵红云含笑着点头,目光也一直在陈松林的身上打量着,别人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开心,她却是越看脸越冷,皮笑肉不笑的坐到了门口凳子上。周佳佳站在她的身边默不作声,也不说话,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一直盯着陈松林的侧面瞧着。

四个人相互之间都是打量、端详。陈雨的脸上却非常不愉快,她知道赵红霞是要给她哥介绍对象,放凳子的声音都加重了。

“妈……”陈雨怒瞪着王淑兰。

王淑兰第一次发这么大脾气,训斥道:“闭嘴,这里没你什么事,进去吃饭。”

王淑兰眼见自己闺女对陈松林是越来越喜欢,她当然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要是真的他们在一起了,别说村子里的人会说三道四的,可怎么和死去的大哥大嫂交代啊!

“佳佳,来,来这边坐。”王淑兰笑道。

周佳佳拂下额前的发丝,微笑道:“不用了,婶子,我站着就好了。”

王淑兰不吝赞美之词:“呵呵,佳佳现在长得还真好看的很呢!这身高恐怕要有一米七吧?”

“呵呵,才一六八,没到一米七呢。”周佳佳倒是有大家闺秀的风范。

“婶子,抽烟不?”陈松林递了根烟到赵红云的面前。

赵红霞的脸顿时尴尬不已,急忙推开陈松林的手,笑道:“傻小子,女人抽什么烟啊?”

陈松林不由笑道:“呵呵,我在城里上大学的时候,那里的人都说见到人不管男女都要散烟呢,时间长不在村子里呆了,都忘记我们这儿的规矩了,呵呵。”

赵红霞推推身边的姐姐赵红云,笑道:“姐,你看松林怎么样?”

赵红云淡淡道:“还行。”

赵红霞立即白了她一眼,说道:“什么叫还行?那是相当不错了。松林这孩子要学历有学历,要本事有本事,现在光是在村子里,一天也大几百的收入呢!别怪小妹说话直,松林配佳佳那是绰绰有余了,瞧你这张脸拉的跟什么似的,搞的谁欠过你十万八万似的。”

赵红云脸色确实非常冰冷,她直言道:“想和我们佳佳做也不是不行,不过我有两个条件,这一嘛,必须要在镇里面买房子。二,还要给我们佳佳十万的彩礼,你们也知道我们家还有两个小的在上学,这做大的不帮衬一下怎么行呢?”

“妈……”周佳佳顿时不依的拉了下赵红云的衣服。

陈松林淡淡一笑:“呵,十万?这是卖闺女么?”

“你说什么?”赵红云的脸更加不善,就像那污水潭似,黑不溜秋的。

周佳佳嘟囔着嘴,在那不说话,但心里却非常不开心。

陈松林耸耸肩,笑道:“镇里的房子现在也要十几二十万,彩礼十万,呵呵,房子车子都不是什么大事,这彩礼我一直都非常反感。感情的事如果加上一笔钱来衡量,那还是感情么?不好意思,我要去拉屎,没人一起么?”

扯着嘴,冷笑着,陈松林就要起身朝外走。王淑兰一把将他给拉住了,她忙不迭的给赵红云道歉,“呵呵,红云,别怪我们松林,这小子在城里呆了几年,城里可不流行我们乡下这一套的,还什么彩礼什么的。他们那儿如果小的感情好,女的都贴钱给男的买房子买车子。”

“关键看什么家庭,有着丈母娘……呵呵!”陈松林的两个“呵呵”带尽了嘲讽的意味。

“凭什么啊?”周佳佳也不知道是怎的,突然哭了起来,“我小学还没毕业就要下来帮家里忙这个忙那个的,我生下来就是为了帮弟弟他们赚钱的?”

陈松林看到周佳佳这个样子,心里也有点不忍,村子里还不都是这样么?闺女要彩礼是为了什么?还不都是为了能够帮自己家的哥哥或者弟弟能够娶一房媳妇么?闺女其实就是一个工具。这就是河西村女人的悲剧!

章节目录

山村小医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白行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行车并收藏山村小医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