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啪!”

白勇狠狠给自己一巴掌,他眉头深锁着,目光笃定看着陈松林,郑重道:“哥,你放心,从此之后我不会再胡作非为,也不会仗着自己有一点点本事就到处招摇。以后,我白勇只听你的吩咐办事,不会再给你添堵,再给姐姐她制造麻烦!”

陈松林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的点点头,他心情清楚,虽然白勇和他只相差一岁,但两个人经历的事情却有着天差地别。陈松林自小是在婶子王淑兰的保护下活下来的,而白勇呢?自从他被白小蝶认作干弟弟之后,一路飞黄腾达,万事不愁。

白勇根本没有经历过那些磨难,他确实是一块好钢,但却需要好炉子来炼。白勇狂,陈松林更狂,但他们两个人的狂在本质上就是不同的。陈松林知道如何把握那个度,而白勇却不行。只要他真的能够认识到这一点,将来他才可以成为陈松林真正的左膀右臂。

“好兄弟!”孙明走过去,搂着白勇的肩膀走过来。

陈松林看看他们,然后说道:“现在我们和小勇的关系已经公之于众,不过,我们和小蝶的关系却不能曝露出去。明天,小蝶你安排个人送点礼物到孙明这里,再让人带点到我家里去,就当做是答谢我和孙明救了小勇的。至于小勇,最近的半个月之内,你不需再踏出家门半步。让外面的人认为是小蝶将你管起来了,知道吗?”

“为什么?”白勇很不理解。

孙明摇摇头,笑道:“呵呵,你小子!松林这么做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不想让徐云发和吕秀琴他们知道我们几个和你姐姐的关系,本来最近吕秀琴就开始暗中调查松林,如果一旦让她知道我们和你姐姐还有着密切的关系的话,你说他们会不会更深层次的去猜想呢?这样做,可以保全你姐。”

陈松林微微颔首,赞许道:“孙明说的对。依我看小蝶在暗中调查徐云发他们的事,绝对无法瞒过他们两人,不过,徐云发就是要借用小蝶的财力,以此来着遮掩他所干下的那些事。但是,如果让他感觉到危机已经来临的话,他一定会立即对小蝶下手。这样一来,他不光可以继承小蝶的财产,同时他的事业还可以继续被一张大伞保护着,懂吗?”

白勇深吸口气:“我知道了,哥,你放心,这段时间我绝不外出,不管是哪个朋友问起来我都会这么回答他们,说是我姐不让我出去鬼混了!”

“嗯。”陈松林点点头,“好了,你们走吧!”

白小蝶意味深长的看了陈松林一眼,先行起身然后离开了饭馆,她带着白勇离开。白小蝶是个非常聪明的女人,她听得出陈松林那些话里的含义是什么。

这代表着陈松林已经猜到白小蝶为什么想要“借精生子”了,就是因为财产的问题,如果白小蝶命丧黄泉,那么她还可以立下遗嘱,将财产全部转给自己的孩子。

当然,陈松林没有将这事挑明了说,白小蝶是可以将遗嘱的财产继承人转给白勇的,不过不管任何人其实都有着私心,白小蝶也有!她还是希望自己的血脉能够得到她辛苦多年的成果,对于她而言,白勇终究还是个外人。

“松林,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孙明问道。

陈松林笑了笑,拍拍他的肩膀,将孙亮刚刚斟满的酒一股脑灌进喉咙里,那火辣辣的感觉,使得他“嘶”了口气。

孙亮一直都没有说过什么,只是在旁边学着,这时,他低头询问道:“松林哥,我能不能说一句?”

陈松林抬眼看看他,笑道:“说吧。”

孙亮深吸口气,他心里太崇拜陈松林了,“我是这样想的,今天我们离开大富豪的时候,血狼不是朝我们撂下一句狠话么?我觉得我们完全可以利用一下黑虎帮,其实他们暗地里早就有嫌隙,只要我们能够将他们的矛盾挑大了,也就不愁血狼会派人不断的针对我们了。”

“呵”陈松林再打量这个小子一眼,“没想到你还有当军师的料。”

孙亮听到陈松林的称赞,顿时憨笑着摸了摸头。

陈松林淡然道:“呵呵,事情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简单。你们应该还忘不掉孙明被人打伤的事情,到底是谁干的?血狼?还是黑虎?这些天闲暇的时候我都在想着这件事。然而,我却从一个朋友那里得到了一个很重要的情报!”

孙明:“什么?”

孙亮也盯着陈松林。

陈松林扯扯嘴角,轻抿下酒盅,眼瞳中射出一阵寒芒:“地皇回来了!”

“咕!”

杯中酒,一饮而尽。

“他回来了?”孙明难以置信。

陈松林冷冷而笑:“不错!所以,我敢断定上次的事情一定是出自他手。呵,这个家伙想要挑起我和黑虎他们的事端,从而他好趁火打劫。和他共事了那么多年,难道我们对他的秉性还不了解么?”

“妈的!”孙明重重拍了下桌子,花生米顿时溅出好些出来,“老子和他无怨无仇,居然敢动老子!要是让我揪出他来,非得扒了他的皮不可!”

陈松林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说:“你要想赢他,最近还需要多加点力锻炼。”

孙明呼出口气,他当然知道自己并非地皇的对手,在当初整个七星帮之中,可以说还是有上下之分。孙明这颗日月星和冷星一直都是陪在陈松林身边的,黑虎和血狼充当的是前锋的角色,打打杀杀的事情都是他们两人,所以,到最后也是他们分到的兄弟最多,那些和他们两个拼杀的兄弟也都选择继续追随他们。

也正是因为如此,地皇的那一部分最后才被他们两人给吃掉了。地皇归来,他想要什么?就算是头猪,也能猜到。

不过,现在黑虎和血狼二人羽翼渐丰,却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如果可以轻松的扳倒他们的话,陈松林早就出手了。

“你们还是按照我以前说的,按兵不动,继续做你们的小生意。”陈松林说道,“现在地皇藏在暗处,我们都在明处,以他的头脑他应该清楚一点,我不是那么好相与的。他应该也不会朝我们下手。”

孙明其实很费解,他不知道陈松林是从哪里得到这个别人都不知道的消息的!

章节目录

山村小医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白行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行车并收藏山村小医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