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小医师

陈松林轻笑着看向赌狂聂人风,乐道:“有意思,如果你真的是要抢夺这个破3字,你会侧着半个身位?你之所以这么做,就是想借助我的力道使得你可以拿走地上的那张A。可惜,你算尽心思终究还是落了下乘,连自己身上另外三张A都保不住的人,也配做我陈松林的对手?”

顿时,陈松林拿走孙明手里的菜刀,朝着赌狂丢了过去:“自裁吧!当然,在你自裁后,我这个兄弟也会留下一只手,这也当做是对他的惩戒,昔日赌神曾经说过,赌,如果用来完成自己的私利,必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赌狂聂人风的脸顿时绿了,他也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输,他也不知道陈松林是如何从他身上将另外那三张A偷走的。

“松林”孙明奔到陈松林的身边,很不理解的看着他。

白小蝶也很意外,他过来不是要帮白勇的吗?为什么还要这么做?转念一想,白小蝶登时就明白了,陈松林故意这么说,就是想让血狼知道他根本不在乎白勇的生死,如此一来,血狼还能够拿白勇去要挟他吗?

一旦授人以柄,后果可想而知。

“聪明!”白小蝶看着前面的男人,美眸中碧波粼粼,她没想到以陈松林这个年纪,居然有这样的城府,无论是什么场合他都能够应付得来。

这时,聂人风叫嚣道:“我们再赌一局!”

陈松林不觉一笑,道:“赌?你拿什么和我赌?连命都没有的人。白勇输给你一只手,去吧,现在就去把他的手给砍下来,用他的一只手换你一条命,虽然有点不划算,但我也看差不离了。”

“来吧!”白勇将左手伸了出来。

“哈哈哈!”血狼大笑着走了出来,“天王,何必伤了和气?大家到大富豪来不过是图个爽快,这又是何必呢?依我看这件事就这么着吧,你看行不行?”

陈松林侧目看着他。

血狼继续笑道:“白勇的一只手就这么算了,欠下的两百万也两清,以此来换聂人风的一条命,你看这个交易如何?”

陈松林扯扯嘴:“呵呵,大老板就是大老板,头脑就是比别人灵光。怎么着?你以为我出不起那两百万?只要干掉了这个人,我想在你这里捞多少都可以!直到你这家大富豪关门打烊为止。”

“妓.院关门,熄B打烊!哈哈哈!”孙明大笑道。

血狼冷哼一声:“怎么着?不行?陈松林,你可别逼我!”

陈松林目光冷冽,耻笑道:“怎么?就凭你这里的十来人,也想困住我不成?血狼,你最好还是掂量掂量自己的能耐,到底是谁逼谁?不是我把你逼急了,反而话要说回来,你可不要把我给逼急了,否则后果怎样,你自己估摸着吧!孙明,我们走”

白小蝶临走前,撂下一句话给血狼:“如果我弟弟真的出了什么事,你也别在玉秀这地界上继续混了。”

“哈。”血狼轻笑一声,指着他们几个人的背影,道:“瞧瞧,TMD,是人是鬼都可以弄老子一下了!陈松林,你TM给老子听着,这件事不可能就这么算了的!”

陈松林走上台阶,回过头,微微一笑,说道:“在这个世界上能够只手遮天的人,不是我,更不是你,别一天到晚癞蛤蟆打呵欠口气大!”

顿了顿,陈松林又道:“小子,如果你敢动我身边的人,你最后会连一根毛都不剩。做好你的生意,赚你的钱,别没事找事做。以后白勇也不会在来这里,但是,如果我身边的人再有什么事情叨扰到我的好梦,你这家大富豪和你的福庆酒楼就都给我关门吧!”

“大哥,搞死他!”有人凑到血狼的身边。

血狼一巴掌甩在那人的脸上,怒骂道:“搞?搞你妈个B!你TMD眼睛长裤裆里了吗?没看到刚刚那个娘们带着枪呢?”

其他人或许没瞧清楚,但血狼刚刚是看了个一清二楚,白小蝶也是故意要亮给他看。这一次过来,白小蝶就没想过陈松林能够从山里赶过来搭救白勇,她一心想要将白勇救出来,她已经没了父亲母亲,她不能再失去白勇这个弟弟!

“操!”

血狼一拳狠狠轰在了赌桌上,“滚,滚滚滚,都TM给我滚!”

血狼帮的人立即将那些赌客轰出去,今天是不准备继续接客了。而这时,一个妖娆的身子扭摆着走了出来,她微笑着看着血狼和聂人风几人。

“这个小子果然不简单呢。”姜月星笑道。

血狼的眼睛朝右边瞥去,冷道:“你能对付他吗?”

姜月星微微耸肩,笑道:“以他这个年纪居然能够有这样的造诣,而且不论场面发生了什么,他都可以保持非常冷静的状态,单是这一点就足够赢下老聂了。老聂赌术是非常精湛,但在观察力方面却还有些不足,今天败了一次对他来说算是福气!”

相比于赌狂聂人风,赌姬姜月星的实力更高一筹,陈松林在她的手上就吃过一次亏,而陈松林更没想到这个姜月星其实一直都在暗中观察着,陈松林的一举一动可以说都在她的观察之中。幸好陈松林没有动用真气的力量,否则,他就要暴露了。

“确实。”聂人风站起来,眉头紧皱,“这个小子确实非常厉害,你刚刚看清楚了没有?他是怎么从我手上将那两张牌夺走的?”

姜月星美目一弯,轻笑道:“至尊赌术摘叶飞花,你看看你衣服口袋。”

聂人风掀开风衣,看了看自己衬衫的口袋,口袋下面不知何时破开一个洞,而口袋里面原本的三张A却也被一张2字替换了。聂人风微微一惊,骇然道:“这么厉害?这个小子还真是深藏不露啊!看来只有你才能够对付他了!”

姜月星笑道:“我和他对决的话,胜率五五分,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赢他,除非我将大绝招练成。那个白勇是赌雄的徒弟,却不知这个陈松林又是谁的徒弟,年纪轻轻居然就达到这个高度了,这在我们千门还是从未见过。”

聂人风摇头苦笑:“你错了,还有赌圣和赌侠!”

姜月星笑说:“他们已经好久不露面了。”

章节目录

山村小医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白行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行车并收藏山村小医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