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小蝶冷若冰山,而王淑兰却是温柔如水,陆倩贴心懂事,陈雨则就有点刁蛮任性。与陈松林有点关系的另外三个女人,他却从未放在心里过。一是孙丽,她是真的骚到骨子里;其次就是王晴,她老公李大牛有点单板,这个女人则非常精明,却也和骚蹄子孙丽不同。

至于昔日女友张芳芳,陈松林本来回来是打算弄一下她的,但经过上次的事情,张芳芳又将他以前的钱分文未动,这一点让陈松林有点感动。如果不是因为黑虎和血狼这两个垃圾,张芳芳也不会将他的两处财产卖出去。

在陈松林心里最重的两个女人,就是白小蝶和婶子王淑兰,相比而言,他更爱自己的婶子。王淑兰温柔如水,贴心又懂得分寸。有些时候陈松林真的是难以自制,才做出那些无耻的事情来。

也不知道王淑兰在外面和陈雨说了些什么,陈雨显得非常的开心。陈松林慢慢睁开眼,从床上爬起来,作为修炼之人,哪怕是一点点的动静,他都会有感觉。他是不想太早起来,出去打扰到她们母女俩。

“唉。”陈松林叹口气,拍拍自己的脸,然后带着笑容走出了房间。他不想和陈雨发生任何的关系,虽然他们不是亲兄妹,也不是因为陈雨比较小的时候,而是他就是把陈雨当亲妹妹看待的。

“早!”

王淑兰听到陈松林的声音,手里的水舀子顿时掉到了水缸里,“松,松林,你这么早就起来了啊?早上想吃点什么?我给你做。”

陈松林笑道:“嗯,随便做点稀饭就好了,我先去刷牙。小雨那个丫头呢?大清早的就跑出去玩了?”

王淑兰笑着点头:“是啊!那个丫头真够不懂事的,松林,以后要是有点什么事,你可要护着点她哈!”

陈松林洒洒而笑:“呵呵,婶子,你说什么呢?小雨可是我妹妹,就算我有事,也不会让她有任何事的。”

王淑兰微微一笑,她心中叹口气,松林是没听明白自己真正要说的是什么。但现在又能怎样?想起昨天晚上松林对自己做的那事,王淑兰的脸上顿时浮上一片红晕,“真,真是冤孽啊!”

过了会儿,当陈松林洗漱完走到过道里,陈雨也从外面蹦蹦跳跳的回来了。她手里拿着一个长长的本子,直笑道:“哥,我把暑假作业拿回来了,要是我有不会的,你可要教我哦!”

陈松林坐到桌子前,笑说:“就怕你哥我也不会,那可怎么办?初中啊,现在的课都和我们以前上的不一样了,别说你的了,就是那些小学生的题目,我都很多不会,哈哈哈!”

陈雨眨巴下大眼睛,笑眯眯的说:“我相信哥,哥是我们村里最聪明的,嘻嘻。”

“吃饭吧。”王淑兰将萝卜干端了过来,给他们盛好稀饭,脸上也带着笑意。只要陈雨也能够借助她爱慕松林的事发奋读书,这样的话,就算让她爱慕松林,那又有什么事呢?

不管什么事情都有两面性,一味的打骂不一定就能够教育好自己的孩子。王淑兰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在这一方面却是很多文化人都比不了的。这也正是陈松林喜欢她的一个主要原因。

吃饱吃好,陈松林站了起来,摸摸肚皮,笑道:“婶子,现在我们村谁当村长?”

王淑兰抬眼看着他,问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有点事要找他谈。”陈松林说道。

王淑兰呼出口气,说道:“松林,我看就算了吧。”

陈雨也抬起头,说:“嗯,我们家和他们家关系那么差。哥,你去找他也没用,而且他在我们村算什么破村长嘛,又不开山修路的,也就是挂了个虚名,每个月拿那点钱还不够他抽烟喝酒的呢。”

陈松林收起笑容,不觉问道:“难道是钱德胜他们家?”

“嗯,不是他还能有谁?”陈雨撇嘴道。

陈松林耸耸肩,就算是钱德胜现在做村长的位子,他还是去他们家一趟。现在不比以前了,想要承包河西村这里的山林,第一就是要去找村长、村支书,然后才能到镇里去办事。上下打点好,他才可以做自己真正要做的。

“松林!”王淑兰突然起来叫住了陈松林,“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就不要去他们家了。”

陈松林回过头,微笑道:“婶子,你放心吧,没事的。”

陈松林朝小路上走去,然后一路向南,钱德胜家在小溪的北面,桥头那边。过了桥就是河东村了。钱德胜还有一个兄弟名叫钱德财,他们两人多少年前就和陈家交恶,陈建国和陈爱国两兄弟甚至都和他们干过仗。

王淑兰虽然柔弱,但却也是个有骨气的女人。她不想陈松林为了点事去朝他们家低头,陈家丢不起那个人。

当然,陈松林心如明镜般,他怎么可能做那样的事呢?

“咕咕咕,咕咕咕。”

小溪边,一个穿着时尚的女人正拿着瓷碗给母鸡们撒食。陈松林朝那边瞥了眼,没有多看,他伸头朝钱家门里望了望,见没人在过道里,就喊了起来:“有人吗?钱德胜,钱德胜”

“嗯?你是谁?”喂鸡的女人朝这边走过来,细眉微蹙着打量了一下陈松林。

陈松林也侧过脸朝东边看去,这女人身高一米六上下,谈不上高挑,不过身上却有一股村里女人没有的韵味。牛仔小短裤,身上穿着一件白衬衫,衬衫下面的纽扣没有系起来,而是将衣角系在了一起,看起来就好像城里那些玩街舞的女孩一样。

褐色小波浪的头发,上面笔直,下面却烫了些,有点卷。黑色的文胸在她走动的过程中若隐若现,这样的一个女人绝对不是村里的。这一点陈松林敢肯定。

如果村里的女人穿成这样的话,不被自家人骂死,也会被左邻右舍的天天埋汰死。

“有什么事吗?”

女人从陈松林的身边走过,然后去了过道里。

陈松林挑挑眉,心头一笑,小女人屁股挺翘的,一米六对于男人而言,其实完全可以了。太高的话,反而会显得有压迫感。

“看够了吗?”短裤女侧过脸,瞪了陈松林一下。

陈松林不觉一笑,乐道:“看什么?你说鸡吗?这,我天天都看啊!”

短裤女的脸顿时阴沉了下去,她看见陈松林指了指一只公鸡,但是她却听出来陈松林话里的含义,这个猥琐男,还语带双关!

章节目录

山村小医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白行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行车并收藏山村小医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