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鱼跃对这类人实在是没什么好感,只有厌恶:“一个负责安保工作的人当然是要保护我们集团的利益了,有人来闹事,我就必须出手制止。”

  “别说的那么好听,没有人不让你制止,但问题是你制止的方式对吗?谁给了你打人的权力?”

  “我不还手就要挨打啊。”陈鱼跃道:“那监控里清清楚楚的,是他们先动手的,他们还有武器,我都是正当防卫。”

  油腻的中年警察大手一挥:“我没时间给你扯这些,你就给我老实交代,为什么要打人,什么目的。”

  “我说了啊,保护我们诚杰集团的利益啊。”陈鱼跃反问:“您这理解能力是不是有问题啊?”

  “小子,你把这里当什么地方了?怎么跟我说话呢?”油腻的中年警察皱了皱眉头:“你若敢再说一句,我就让你重新认识一下这里是什么地方。”

  陈鱼跃对于他的威胁丝毫没当回事儿,只是不屑的笑了笑。

  “你这是什么态度?不相信我能制的服你?小子,我不但能制服你,还能制的你卑服的!”

  “我信,你那么厉害,我当然惹不起。”陈鱼跃苦笑道:“我这样说行了吧?你开心了吧?”

  “少他妈来这套,快点交代清楚!今天我就把话给你挑明了,你打错了人,今天这事儿你没那么容易解决。”油腻的中年警察不爽道:“因为你这点破事儿最好是别耽误时间让老子加班,我晚上回家还有事儿呢,你抓紧时间配合!”

  陈鱼跃点点头:“那你想让我怎么说啊?我现在压根就不知道你们是什么标准啊,万一说错了呢。”

  陈鱼跃的态度显然令这位执法者感到非常的不满意。

  只可惜陈鱼跃根本就不在乎眼前这位老哥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即便他知道这家伙肯定不会给他什么好态度,甚至会给他一些颜色看看。

  “你听清楚,我给你说最后一遍。”油腻的中年警察终于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了,声音里暗藏威胁:“说一下你行凶打人的过程,你的态度最好是配合一些,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么简答的道理你不知道吗?”

  “就是让我承认我是有意打人呗。”陈鱼跃道。

  ”不然呢?你以为我来找你是和你聊天的?抓紧时间承认!别磨磨唧唧,是不是非要我给你上点手段你才能乖乖配合?”

  陈鱼跃没说话,就那么笑呵呵的看着眼前的这老哥。

  “看什么看!别浪费时间了,抓紧一点!你小子是给我装呢,还是真听不懂人话?”

  陈鱼跃故作可怜的眨眨眼:“你们应该讲究文明执法。”

  “我就是在文明执法。我现在就告诉你什么叫做文明执法,文明执法就是依法履行公务!我有执法权,你就要配合,如果我是现场抓捕嫌疑人,而嫌疑人反抗,我就可以合法的使用暴力!但是你却不行。”

  陈鱼跃笑了笑,这家伙挺会抠字眼的。

  的确,文明执法不是说要放弃合法使用暴力,暴力也是一种执法的手段,毕竟不是所有人都会配合警方,有些亡命徒是不会管那么多的,对那些人若不用一点手段是不可能的。

  但是把手段拿到这种地方来用,那就不是正当行为了。

  “我这么配合你们工作了,你还要对我使用手段,这样是不是有点过分了?”陈鱼跃道:“我又不是反抗的嫌疑人。”

  “你现在不配合我的工作就是反抗!我告诉你,我本身就是强力机关人员,执法离不开强制手段!”对方继续威胁道:“别给脸不要,等到后悔的时候就晚了。”

  “你这同志说话也太难听了。”陈鱼跃耐心的给眼前这位思想觉悟太一般的中年同志讲着道理:“虽然我不是你们这行的人,但却也知道适度暴力应用于不配合执法,制止犯罪的紧急情况下,这种时候你若对我使用暴力就是知法犯法。”

  陈鱼跃也不想给他讲道理。

  但是现在他不得不拖延时间,总不能真的在这里翻脸吧,太不合适了。

  不管怎么样,这里也是个严肃的地方。

  虽然有些人的确不配留在这种地方工作,可是也不能改变这里是一个*的地方,不能乱撒泼。

  “我看你小子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对方终于失去了耐心。

  陈鱼跃还点点头:“是啊,你若真想让我哭,那还真就给我判个死刑,那样我就哭给你看。”

  “行啊小子,有种,在我面前耍这套?呵呵,可以,那我就让你……”

  砰。

  门突然开了。

  这油腻的中年警察回头一看是他们领导来了,赶紧起身问好,紧跟着他就发现了他们领导的脸色不对劲儿。

  随后苏和伟就出现在了审讯室。

  “老徐,你快说说这案子现在审的怎么样了。”带着苏和伟进来的那位小领导对中年警察使了个眼色:“这是我们省政法委的苏书记,他可是亲自来问事了。”

  只可惜这位油腻的老哥完全把领导的意思理解错了,当场就拍着胸脯道:“请领导放心,这个行凶伤人的嫌疑人一定会得到法律的制裁!我一定会严格审讯!”

  “什么行凶伤人啊?什么嫌疑人啊!老徐,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

  老徐当场懵圈,不解的看着自己的顶头上司,不明白领导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苏和伟不动声色的走上前,直接对陈鱼跃道:“我若是再晚一会看手机,估计他们就对你上刑了吧。”

  “这不,刚才正说着要给我上点手段呢。”陈鱼跃苦笑道:“老苏,幸亏你来得早,若不然我指不定遭什么罪呢。”

  油腻的老徐这下傻眼了!

  他审讯的这个陈鱼跃居然敢直接称呼省政法委的大领导叫老苏!?这究竟是什么关系啊!

  毕竟陈鱼跃这么年轻,一看就是一个社会经验不足的小子。

  而苏和伟可是他们江南省都数得上的大人物啊。

  就这完全是两码子事儿啊,两个人压根就不是一个级别的,怎么可能认识呢!怎么可能有关系呢!

  

章节目录

女神的超凡高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笔仙在梦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笔仙在梦游并收藏女神的超凡高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