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清晨。

  陈鱼跃起的非常早,昨天在何冰家里借住,自己多少都要表示一下感谢。

  所以他就早起了一会儿,看了下冰箱里有一些速冻的产品,就动手给何冰做了一些早餐。

  “这牌子的速冻馄钝还挺香的呢。”陈鱼跃一边煮着馄钝,一边煎了两枚鸡蛋。

  何冰隐约听到厨房里的声音之后也迅速起床换好衣服出来,见到陈鱼跃正在厨房忙碌,她竟然有种自己已经结婚成家了的错觉。

  这种错觉让何冰觉得挺美好的。

  如果自己每天醒来都能看到陈鱼跃在厨房里给自己准备早餐的话,那这将会是她这一辈子最大的幸运。

  可是这种幸运似乎显得如此遥不可及。

  一阵恍惚之后,何冰赶紧跑进厨房:“你是客人,怎么能让你做这些事情呢,应该是我早点起床给你准备早餐才对。”

  “都一样。”陈鱼跃笑了笑:“你快去洗刷一下准备吃饭吧,这边的馄钝也马上就出锅了,我这手艺也不行,呵呵,你凑合着吃一口。”

  何冰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是不好意思,你来我家了居然还要你帮我做早餐,我这原本应该尽到地主之谊的人却还在房间里面睡大觉呢,实在是太丢脸了。”

  “对了,这煎蛋里面我没放盐,可能会清淡一点,但是吃太多盐对身体不好,所以清淡一点也好。”陈鱼跃道:“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吃的习惯。”

  “我很习惯,我自己也不太喜欢吃咸的东西。”何冰笑了笑:“没想到你来我家的第一顿饭是自己做的,还是速冻的馄钝,改天有时间了再来上江,我必须好好请你吃一顿。”

  陈鱼跃点点头:“没问题,我肯定还会有机会来这里叨扰的,到时候你可别嫌我烦人就好。”

  “我先去洗刷。”何冰看得出来陈鱼跃是赶时间回天海,也就没再耽误时间。

  洗刷之后两人吃饭的时候何冰就给司机打了电话,让司机现在就往汇鑫花园地下车库来接他们。

  这种时候的出行何冰肯定不会自己开车,这次去天亚集团有两点,一是视察整个装修进度的情况,二是见一见陈鱼跃和叶雪芙。

  现在陈鱼跃提前见过了,何冰自然是挺开心的。

  两人吃过饭直接就下楼去了车库,而司机已经在地下车库的车位上等待了。

  “今天中午的时候叫上雪芙,我们三个一起吃点东西吧?”何冰道:“我已经好久都没有见雪芙了,也不知道她最近怎么样了。”

  “她最近也挺忙的,但若是知道你去了,她肯定会好好款待的。”陈鱼跃道:“但是中午我没有时间,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如果你晚上不着急回来,那就去我们犇羴鱻新开的火锅店吃火锅,大家一起热闹热闹。”

  何冰想了想,没有确定:“那要到下午看情况吧,如果上江这边没有什么事情再说,若是有事情的话,我就只能赶回来了。”

  “那没事儿,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陈鱼跃道。

  “走吧,上车吧。”何冰走到车门旁。

  陈鱼跃刚帮何冰打开车门,昨天大半夜等着何冰的那位秦兴就又跳了出来!

  也不知道这家伙刚才躲在哪里,出现的简直莫名其妙,陈鱼跃都不得不佩服这家伙藏身的本事。

  “何冰,你穿的那么正式,要带着这个小白脸去哪里啊?”秦兴不爽的看着陈鱼跃:“小子,算你有种,你还真敢睡在她家里,你记住,今天这账我一定好好给你算。”

  何冰没理会他,示意陈鱼跃先上车。

  陈鱼跃懒得和那家伙耽误时间,没理会他就直接上车了。

  “秦兴,我警告你,如果你继续骚扰我的正常生活,我一定会去告你的。”何冰认真的看着秦兴:“难道你就不知道‘尊重’两个字是怎么写吗?”

  “你把小白脸都带回家里了,你尊重我了吗?”秦兴满脸上写满了不爽:“何冰,你太让我失望了。”

  “我懒得和你解释,但我告诉你,我带任何人回家都是我的自由,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何冰警告秦兴:“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

  秦兴冷哼了一声,或许是因为确定了有男人在何冰家里过夜的事实,他对何冰的感觉已经大不如从前了。

  以前秦兴眼里的何冰是一个值得去爱,值得去追求的女人,是一个如果可以成为他的妻子,会让他幸福一辈子的女人。

  但是现在,秦兴眼里的何冰只是一个想要搞到手的女人罢了,何冰在他眼里已经没有那么值钱了。

  当一个女人在一个男人的眼里不再值钱的时候,这个女人对男人的吸引力也就大大降低了。

  “你还以为你是什么冰清玉洁的公主吗?何冰,你不需要警告我,今天我来是警告你的,你以后最好别有什么事情犯在我手里,如果让我抓住一点你们公司的把柄,你就等着关门倒闭吧。”秦兴咬牙切齿道。

  何冰才不吃他这一套:“我们诚杰集团一直都是行的正,你随便去找把柄!”

  说完这话,何冰直接上车关门,示意司机马上开车离开。

  司机开车离开之后,秦兴狠狠的踹在车库的承重柱上泄愤,他发誓他一定要把何冰整垮!

  他一定要让何冰跪在他面前求他,求他的原谅,求他放过她!

  “老子若不整垮你们诚杰集团就不姓秦!”秦兴最后一脚猛踹,结果导致了自己的大母脚趾骨折,疼得摔倒在地嗷嚎大叫,他恨啊,恨不得现在就冲到前面去把何冰给拉下车!

  汽车风驰电掣的离开了,只留下秦兴一个人像是个神经病一样的嗷嚎大叫着。

  有些小区的业主下楼开车出门,看到他都像是看一个脑残一样,心里嘀咕这家伙究竟是什么毛病。

  但是秦兴却一点都没把那些人的目光当回事儿,就那么任性的坐在车库的地上,时不时还发出一声怒骂。

  最终,秦兴的行为被有些看到的业主当作神经病,直接投诉给物业了,物业的保安第一时间跑到这边来解决问题。

  不管秦兴如何反抗,物业保安还是把他给拉出了车库送去了医院。

  

章节目录

女神的超凡高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笔仙在梦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笔仙在梦游并收藏女神的超凡高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