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冰,我还是别在你们家借宿了,这样或多或少都有些不合适。”陈鱼跃不想继续在这里耗下去,如果这秦兴要折腾一夜,那他可真是白熬一夜啊。

  何冰却也是个倔强的主儿:“你凭什么走?你是我的客人,他没有任何权利干涉。”

  “我怎么就没权利,何冰,我对你怎么想的你难道不知道吗?”秦兴眼睛都瞪出血丝了。

  “可是我说过,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可能。”何冰非常坚决的回应:“如果你还希望维护我们以前做同学的那点同学友情,我希望你能尊重我,我对你没有任何其他的感觉,你不要强求了。”

  秦兴可不管,他就坚信只要死皮赖脸就一定能追的上。

  “我不管,我这辈子就非你不娶了,你若是不同意,我就一直追下去。”秦兴道:“任何敢接近你的男人我都不会放过!我看谁比我更爱你,就你带回来的这小白脸,他敢吗?我还没动手呢他就害怕了,就要逃走了,这么没种的货色根本就配不上你!何冰,你怎么能看得上这种货色呢。”

  “你说话能不能注意一点!”何冰无语了:“人家只是不想和你一般见识!”

  秦兴挑衅的看着陈鱼跃:“小子,你不想跟我一般见识?呵呵呵,我就不说什么了,我说你没种你敢反驳吗?”

  陈鱼跃对这种痴情到令人讨厌的货色也挺无奈的,可是真动手打人家又觉得挺可怜的。

  毕竟这都是被爱情给逼的,虽然秦兴这种根本就算不上是爱情,只是一种得不到某种东西时的占有欲。

  可是陈鱼跃还是觉得动手打人家太过分了。

  “秦兴,你差不多可以了,你到底有完没完!信不信我报警?”何冰直接掏出手机。

  秦兴见状当场就慌了,因为他这不是第一次无理取闹了,他之前有过一次无理取闹,结果何冰真的报警了。

  那次是在何冰的公司里。

  这样一来秦兴就不敢造次了,上次因为何冰报警的事情,他被抓进去拘留已经够丢面子的了。

  “你到底走不走?”何冰瞪着秦兴。

  秦兴咬牙切齿的看着陈鱼跃,怒骂了一句:“孙子,你今天晚上若是敢进何冰的家,我一定会打断你的腿!你逃得过今天逃不过明天,你给我等着!”

  陈鱼跃无奈的摇了摇头:“慢走啊,下次单独见到我的时候再打我也不迟。”

  “你别和他一般见识。”何冰拉着陈鱼跃就迅速离开了车库,只留下那恨得咬牙切齿的秦兴。

  这一刻秦兴的心里彻底燃气了愤怒的火焰。

  一直以来他都那么疯狂的追何冰,可是何冰却一直也不给他机会。

  他以为何冰是因为工作忙的关系所以没有时间谈恋爱,这样的话他还能容忍,他就一直追,不相信自己等不到机会。

  可今天何冰居然把一个小白脸都领回家里了,这种事情岂能容忍,但凡是个男人就不可能容忍这种事情啊。

  好!

  何冰!

  秦兴的眼睛里冒着怒火,嘴里自言自语的嘟囔着:“你敢这样对我,好,我就让你知道后悔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

  ……

  陈鱼跃和何冰回到家中,何冰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我怎么那么倒霉会碰到那种人呢。”

  “行了,你也别生气。”陈鱼跃道:“世界大了什么人都有,这种事情也不是我们个人能控制的。”

  “简直就是神经病。”何冰无奈至极。

  陈鱼跃挺好奇的:“那家伙是什么情况,怎么会那么痴迷啊?是家里人给介绍的吗?还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

  何冰摇摇头:“他是我中学同学,后来大家上大学的时候都基本上不再联系了,就是前段时间我在上江的一个建筑项目出了一些问题,我去建设局找领导沟通的时候才碰上了。”

  “他是建设局的领导?”陈鱼跃挺惊讶的,这么年轻当得上领导可不简单。

  “他就算了。”何冰道:“是他父亲。”

  陈鱼跃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然后他就开始对你展开了疯狂的攻击?”

  “何止是疯狂,他简直是无理取闹。”何冰轻叹一声:“当初那个事情我需要一份审批的文件,结果他父亲说有事情太忙,就直接把文件交给秦兴了,让秦兴转给我。”

  “这父亲的助攻可以啊。”

  何冰实在是没什么心情说这件事情:“因为文件在秦兴手里,所以他约我去吃饭,说到时候把文件给我,我就答应了,准备请他吃饭表示感谢的。”

  陈鱼跃明白,何冰这也是不得已,毕竟自己在这个行业里,人家建设局里的领导就是能监管她。

  “结果从那时候开始,他就没完没了。”何冰道:“后来我在公司见一个合作伙伴的时候,他还去大闹了一场,但是我只能报警处理,因为这件事情建设局后来也多次为难过我。”

  “你也看开一点,有些事情碰上了就只能硬着头皮面对了。”陈鱼跃笑了笑。

  何冰摆摆手:“罢了,你快点去休息吧,明天还要早起去天海呢,我现在一点都不想提秦兴的事情。”

  陈鱼跃去客房休息,但是心里却也再琢磨这秦兴明天会不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行为。

  他明天可是要赶在中午之间回天亚集团啊,万一张有福去了把货卸完了发现找不到他就麻烦了。

  虽然这事儿算不上是十万火急,可是真多几次坎坷也挺让人头疼的,陈鱼跃想了想那秦兴最后的威胁,觉得这家伙明天一定会找点事情做的。

  没办法,陈鱼跃知道自己想再多也没用,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无法避免的怎么都没有办法避免。

  这真的是一点招儿都没有。

  另外的主卧内,何冰脑子里也乱糟糟的,即便是把洗澡水调的凉一些,也没能让何冰把这一身的烦恼给冲刷干净。

  她真的是太郁闷了,自己怎么就碰上了秦兴这种人呢,实在是令人无语啊,也不知道以后因为这个秦兴还会给自己惹出多少的麻烦事情来。

  可碍于秦兴的父亲是建设局里对她们诚杰集团有监管权力的领导,何冰又不能怎么样,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了。

  

章节目录

女神的超凡高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笔仙在梦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笔仙在梦游并收藏女神的超凡高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