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呈宣走出来就招呼小刘过来,直接吩咐:“那个自首的小子就交给你去处理,把剩下的事情尽快解决,解决了就马上写出报告上交。”

  小刘怔了一下,但还是领命了:“是!”

  周呈宣说完就头也不回的向办公室走去,走出去几步之后又道了一声:“一个个都没事儿做了吗?都看什么呢!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

  众人迅速都撤了,谁都看得出来周队情绪上的压抑,这也难怪,这段日子李唯全哪一次来这里都要给周队找点麻烦,心气能顺才怪呢。

  等人都散了,陈鱼跃才从审讯室里露出头来。

  然而他才刚一伸头就被苏晴按在脸上,再次把他推进审讯室里。

  “我说苏队长,你能不能轻点啊,我这鼻子都快被你按趴了。”陈鱼跃揉了揉发酸的鼻子叫苦。

  “你都给周队说什么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明知道那个自首的不是真正的放火人,还要结案?这肯定不是周队的主意!”苏晴对周呈宣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陈鱼跃,你今天必须把话给我说清楚!”

  陈鱼跃抬手示意苏晴别着急:“我说,我肯定会把话给你说清楚,咱们先出去,在这里说算怎么一回事儿啊,这是审讯室。”

  “没错!这就是审讯室!我现在正在审讯你,你最好是把话一五一十的讲清楚,如果你敢说一句假话,你就别想出去。”苏晴瞪眼道。

  陈鱼跃哭的心都有了:“哎呦喂,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我帮你们解决麻烦呢,你们反倒好,把我当犯人啊?”

  “行了,别扯开话题,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苏晴道。

  “这我哪知道呀,你应该去问周队,这是他的决定啊,他是刑警队的队长,我又不是,我又没有执法的权利。”陈鱼跃一本正经道。

  苏晴非常严肃的指着陈鱼跃的鼻子:“陈鱼跃,我警告你,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究竟跟周队说了什么?”

  “你对我就那么没有信任呀。”陈鱼跃无语。

  “不是我对你没有信任,而是我太了解周队了,他不可能做出这种决定,一定是受人蛊惑。”苏晴瞪眼道:“刚才房间里只有你和他,我不问你问谁啊?”

  陈鱼跃伸手指了指天花板:“你上楼直接去问他多好呀,总比问我能问的清楚一点吧。”

  苏晴指了指陈鱼跃:“好,好……我算你厉害,你不说是吧?行,那我去问周队,但是我告诉你,在我问清楚之前你别想走!”

  “你要干嘛?”陈鱼跃愣了一下。

  苏晴哼了一声:“不干嘛!就是要委屈你在这里面等我回来!”

  苏晴说完直接出去,随后就喊人把这屋子的钥匙拿过来。

  因为这审讯室偶尔也要临时起到拘留室的作用,所以门锁是可以在外边用钥匙锁死的。

  陈鱼跃是万万没想到,苏晴竟然把他反锁在房间里边了。

  “你不要那么过分啊?”陈鱼跃生无可恋的喊道,但苏晴却根本不听,直接走人上楼去找周呈宣。

  周呈宣虽然被陈鱼跃说服了,可是在这事情上他仍然是憋着一口气,他气的是高尔夫山庄竟然仗着有后台的撑腰,把事情完全控制在他们的手心里,说查就查,说不查就不查!

  难道说他们公安系统是他家开的吗?就为他们自己服务吗!

  可气,实在是太可气了!

  苏晴这个时候跑来找周呈宣要说法显然是不适时机的。

  但她一向都是直接了当的性格,看不过去就是看不过去,觉得不对就是觉得不对,从来都不藏着掖着,若是不让她问清楚,她肯定不答应。

  “周队!”苏晴连门都没敲就闯了进来:“陈鱼跃到底给你说了些什么?”

  周呈宣双手的拇指用力的按在自己两侧的太阳穴上,他有些头疼,只想安静一下:“行了,苏晴,这事情你就不要再多说了,该如何处理我自己心里清楚,我知道我应该怎么做。”

  苏晴摇了摇头:“你若是知道该怎么处理就不会做这种决定了。”

  “我说了,这事情不用你管了。”周呈宣提高了声音:“行了,你出去吧,我现在只想一个人安静一下……还有,以后进门记得敲门!”

  “我不管,今天这事情你若不解释清楚我就不走了。”苏晴道:“刚才你和陈鱼跃都明知道那人是顶罪的,现在却都改变了主意,到底是为什么,凭什么瞒着我吗?”

  周呈宣根本就没办法解释啊!

  苏晴参加工作时间短,涉世不深,有些陈鱼跃给周呈宣讲明白的道理对苏晴是没有用的。

  周呈宣会明白陈鱼跃的意思,那是因为他知道如何取舍,他知道在原则的基本条件下如何去变通。

  但是这一切苏晴是不会知道的,苏晴的人生经验根本不足以让她在这件事情上想明白如何变通。

  “我的话你不听吗?”周呈宣知道无法给苏晴解释,也就不想多说:“我现在让你出去!你如果嫌事情不够你做的,那就别留在刑警队了,直接去巡警队当便衣,满大街去抓小偷!有你忙的!”

  苏晴被堵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行,周队,你也不说……那我就去审陈鱼跃,他说不清楚就直接拘在队里!”苏晴道。

  “你这叫滥用职权!”周呈宣无奈道。

  “我滥用职权是没错,但也总比你是非不分颠倒黑白要强!”苏晴哼了一声。

  周呈宣虽然心中恼怒,可是他又不想和苏晴因为这说不清楚的事情去置气,不耐烦的摆手道:“行行行,你审陈鱼跃去吧,随便审,使劲儿审,你给他上私刑我都不管,你让他去给你解释,他能给你解释清楚的话,我还真要好好谢谢他呢。”

  苏晴突然拍了一把桌子:“周队,这可是你说的!是你让我审的!”

  “是我!你快去吧!”周呈宣拍了拍脑门:“快点让我清静清静!”

  苏晴气呼呼的转身摔门离开,但是当她再一次来到楼下审讯室的时候,发现门锁已经打开了,陈鱼跃早就没影儿了!

  “谁给他开的门!”苏晴气急败坏道!

  等她找到负责人询问的时候,人家却说:“苏队,钥匙交给你了,我们没有钥匙……就那一把!”

  苏晴再拿着那把钥匙试图锁门的时候却发现门锁已经坏了。

  “陈鱼跃!你这是破坏公务!”苏晴冲出刑警队的大门喊道,路上的行人都用惊异的目光看着她。

  好在两个小刑警赶紧上前把苏晴拖回来了,一边拖还一边劝:“苏队,咱们刑警队的形象是很重要的,求你别再继续了,真被人拍了发去朋友圈多丢人啊……”

  

章节目录

女神的超凡高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笔仙在梦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笔仙在梦游并收藏女神的超凡高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