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佐智子早早回了家。她算着母亲今天回来,所以放学以后哪儿都没去。

  但是,她觉得自己不是为了迎接母亲,才会特意早早回家。只是在心里觉得,至少应该在母亲到家的时候,能有个人对她说一声“欢迎回来”。

  这是相依为命的母女之间的默契,也是只有相依为命的母女两人之间才能体会的感受。

  近来,佐智子的心里,存着许多问不出口的疑惑,对待母亲,也不像刚从秋田来到东京的时候那么坦率了。

  可是,到底是因为母亲瞒着自己另有了秘密,才使得她对母亲疏离。还是因为她自己心中有了不能让母亲知道的秘密,才想要和母亲保持距离呢?

  佐智子心里乱糟糟的,拿不定主意。

  这天晚上,母亲迟迟没有回来。

  过了九点钟,玄关那里还是什么动静也没有。佐智子肚子里饿得难受,才想起今天晚上到现在什么也没吃。

  她到厨房去,打开冰箱,翻找能用来充饥的东西。

  速食的东西和母亲的手艺简直毫无可比性,令人难以下咽。佐智子嚼着没什么滋味的食物,因为饥饿带来的烦乱消失了,但是,心里的烦乱却增加了。

  一边是对母亲的担心,另一边是对母亲的怀疑。佐智子把最后一口饭填进嘴里,一边嚼一边冒出来个念头。她来到电话机前,翻开了电话本。

  ……

  深夜的站台人烟稀少,上了车,车厢里也空空荡荡的。这样一来,独自乘上夜行的列车以后,藤彩子的心里反而觉得更舒服一些。

  要是周围热闹熙攘,和情人特意分开走的独身旅行才格外显得凄凉。

  从东京出发时,自乘上车开始,她就强令叶昭握住她的手不准松开,可返程时,即使叶昭想和她一起回东京,也还是被她给拒绝了。

  秋田之行,藤彩子如愿以偿,和他逃离了东京这张大网。可是,秋田之行,同时又提醒了她,他们不是漏网之后从此自由的鱼,而是受到了训练家养的鸟雀。

  就算打开笼子放他们走,在半空中打着旋的时候,提笼人一吹哨,也还是得飞回笼子里。

  藤彩子在心里何尝不想和他一起走,即使是飞回笼子里,也要紧紧握住他的手。可是,在秋田别离各走各的路就已经让她不是滋味。

  到了东京以后,为了掩人耳目,必定得特意分开走。到时,要躲过暗中窥探的一双双眼睛,在都市束缚住一切的大网当中不动声色的道别,那样的别离她受不了。

  人生何至于此……

  叶昭乘坐的是早一班的列车,她现在正跟在他的身后,追逐看不见的他的背影。但是,只有先后到达终点的顺序,永远不可能追得上他。

  就像是彼此之间存在着的那些无法跨越的鸿沟那样。

  一定要把叶昭带到仙北去,这样的想法里,固然带有不愿意别离,想要靠着任性去延长承诺兑现的满足感的心态,同时,她也想让叶昭看一看她曾出生、成长过的地方。

  想要让这个比她年轻十四岁的情人知道,她也曾经有过年轻的时光。

  “我遇到你太晚了……”在角馆的城下町,藤彩子有感而发,这么对叶昭说。

  可叶昭心里没有这样的遗憾,他回答:“这种事自己哪能说了算呢。”叶昭不在意这件事,让藤彩子在心中断定,迟早有一天,他会离开自己。

  夜行列车带着她逃离东京,又将她从梦幻送回到现实。藤彩子掀开窗帘的一角,凝视车窗外无边无际的黑夜,以及不断掠过的稀疏灯光。

  在她的心里,忽然升起一个念头:这趟旅行的终点,就是残酷的现实。

  回到家,已经是深夜了。

  玄关那里只放着佐智子的鞋子,怕吵醒女儿,藤彩子轻手轻脚的进了门,带着旅行袋进了更衣间。

  换下衣服,衣料摩擦过之时,藤彩子觉得一阵发胀,忽然想起叶昭腻在她怀中时的情形。她面红耳赤,急忙穿好了睡衣。

  藤彩子想给叶昭打电话,问他到家了没有。无论如何,是因为她推迟了返京的时间,这个任性的决定,不知是否有影响到叶昭。

  藤彩子私心想,他要是能受到什么小小的影响才好。

  她心猿意马,打开更衣间的门,想去拿手提包。结果一开门,看到站在她面前的佐智子。

  藤彩子心里一惊,“吓我一跳。”

  佐智子没换睡衣,看着收起心虚表情的母亲,半晌没说话。

  “怎么了吗?”藤彩子小心翼翼观察女儿的表情,故作轻松的解释:“原本傍晚就能到家的,不过,临时出了点岔子,又重新补拍了,所以推迟了行程……”

  “妈妈。”佐智子打断了她。

  “用不着解释,”她说,“妈妈不用这么顾忌我,没关系的。”

  “……”

  “我说真的。”佐智子面带笑容,“算了。”

  藤彩子目送她的背影,不知所措。佐智子要是怒气冲冲的斥责她,她或许还舒服一些,可是面对这样平静的女儿,她心里涌上一阵不安。

  还有那句“算了”,到底是什么算了?

  手提包放在那里,藤彩子想要听一听叶昭的声音获取安慰,可又失去了摁下号码的勇气。

  从秋田回来以后,一连几天,叶昭都在思索和藤彩子之间的关系。

  藤彩子三天的表现,让他感受到来自她的厚重情意,令他感到惭愧的真挚情感。事到如今,非得做出个决断来不可,假如再犹豫不决,只怕一切都将无法收场。

  可还没来得及做出决断,一张他和藤彩子携手同游的照片,登上了《周刊文春》。

  业界的记者们达成默契,鲜少追踪演歌歌手的私生活。可这次扯上关系的,却偏偏是这样的两个人。

  男方比女方年轻十四岁,是现在乐界最红话题最足的人物,女方则是背负了两名男性为她z-i\'sa的过去的美魔女……光是这几点,都足以写出让大众浮想联翩的报道来了。

  “这是事实吗?藤桑。”经纪人熊本问她。

  藤彩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请如实告诉我,这一点真的很重要。”熊本耐着性子。

  携手同游的照片都已经有了,铁证如山。熊本询问的“事实”并不是照片的真伪,而是两人之间真正的关系。到底是正式的交往,还是露水姻缘。

  藤彩子心里明白,所以才不知道怎么回答。

  那是正式的交往吗?可那又怎么能说成是露水姻缘呢?

  “藤桑……”

  藤彩子闭上眼睛,又睁开:“共游秋田是事实。”说出这句话,她像是咽下去一口玻璃渣。

  “好的,那我明白了。”熊本站起来。

  熊本一直知道藤彩子跟叶昭有些交情,对于歌手的私生活,当经纪人的一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也没想到,她竟然有这么疯狂的劲头,对这样的小年轻出手也罢,还撒谎空出行程去和他旅行,还被拍到了照片。

  熊本在心里,对藤彩子的做法不以为然。

  他觉得藤彩子用美貌引诱叶昭,叶昭也受到引诱,这样的相处本来就已经肤浅,结果又因为疏于防备,惹下这出麻烦,更是轻率。

  新闻登出来以后,大众多半也会这么认为。

  “恕我直言,”熊本说,“之后还是不要再和叶昭桑见面为好。”

  藤彩子神情淡淡的,“我心里有数。”

  要是真的有数,就不会有现在的事发生。熊本心里这么想,识趣的没说话,拿着手机走出房间。新闻一登,现在有无数等着他去处理去解释的事。

  只剩一人独处,藤彩子也顾不上仪态,软在椅子里。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她本来想,既然已经是隐秘见不得光的恋爱,就小心保守秘密直到结束也罢,可现在,却用这样的方式昭告天下了……

  连熊本都那样看待她,还不知道大众会怎么想他们的关系。藤彩子一想到自己的恋情会被看作是桩惹人讥笑的木兆色绯闻,就感到一种深切的悲哀。

  可比起自己受到侮辱和讥笑,佐智子和仲间由纪惠,又要受到怎样的伤害呢!

  真是个罪人。

  藤彩子单手捂住脸,她不知道要怎么把这件事告诉佐智子。呆坐了一会儿,她拿起手机,想打给叶昭,可打通了以后要说什么?接通了以后他又会说些什么?

  藤彩子没有播出这通电话的勇气。

  这一天,佐智子如往常那样,自己搭电车去学校。

  车厢里张贴着《周刊文春》的广告,她非常厌恶那让人眼花缭乱的排版,一向不屑一顾。可是今天,她的目光扫过广告以后,就再也挪不开了。

  车厢里有几个穿着和她相同的校服的女孩子,正叽叽喳喳的聊着天。

  “骗人的吧?!akira桑和藤彩子?!”

  “那是谁?”

  佐智子听不下去了,脑子里嗡嗡作响。下一站还不到下车的时候,电车一停,佐智子就从车厢里逃了出去。

  她奔下站台,冲进洗手间,一个劲儿干呕。

  呕着呕着,瘫坐在地上,捂住嘴巴,抽抽搭搭的哭了出来。

  书包里的手机响了第一遍,停下来。等了一会儿,又响了起来。佐智子抽噎着拿出手机,是母亲打来的电话。

  她任凭电话响到自己挂断,盯着屏幕上闪烁的“母亲”的姓名备注,想到些什么,睁大眼睛忍耐泪水,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

  第二遍响过去,自动挂断后,第三通电话没有再打来。

  佐智子攥住手机,下了个决定。她翻出仲间由纪惠的号码,打了过去。电话那头响了一阵,才接了起来。

  同一时刻,仲间由纪惠也被痛苦撕裂了。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事呢……男朋友劈腿的对象是好朋友的妈妈……这要是个笑话,她一定哈哈大笑,祈祷这如果真的是个笑话就好了。

  我才是叶昭的女朋友!我受了伤害!

  仲间由纪惠在心里无声呐喊着,愤怒、荒唐、可笑、还有可悲……将她整个人撕裂开来。

  手机响了,是佐智子。

  她打来电话做什么?!她是不是也瞒着自己?!仲间由纪惠心中满是怒火,不愿意接这通电话。

  可是,佐智子如果也是现在才知情……那她又要受到怎样的折磨和伤害?想到佐智子身处的境地,仲间由纪惠摁下了接听键。

  “对不起、对不起……”佐智子在电话里向她道歉。

  面对不知情的,在受到伤害以后还要道歉的佐智子,仲间由纪惠什么也说不出来。即使想安慰她,可自己又怎么可能说得出“没关系”呢?

  “由纪惠姐姐,这一切真的太过分了。”

  “……”

  “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也觉得自己今后不知道该怎么去相信别人了。”佐智子向她诉说着。

  “……”仲间由纪惠沉默倾听。

  她何尝不是,从今往后,不知该如何去相信别人。

  “来报复吧,由纪惠姐姐。”

  走着神的时候,突然听到佐智子的提议。

  “什么?”仲间由纪惠没想到从佐智子口中听到这个词,下意识问道。

  佐智子眼前忽闪着刚才“妈妈”的姓名备注,回想起母亲从秋田回来的那个晚上,久久等不到母亲归来的自己,打电话给母亲的化妆师。

  “森口小姐,我是佐智子。”

  “佐智子?晚上好!”

  佐智子本想直接问她,想了想,留了个心眼,改口问道:“金泽的天气如何呢?森口小姐。”

  “金泽?天气预报没有留意……”

  妈妈对她撒了谎。她本以为这样就已经够糟糕的了,可是,今天她所知道的真正的事实,比她想象的还要糟一百倍。

  从前淡淡的疑惑成了真,最糟糕的真实,最烂的下下签。

  她恨骗了自己的母亲,也恨透了隐瞒一切,没事人似的和她相处的叶昭。心中的痛苦和恨意,让她像是吐毒的虫子一样,对仲间由纪惠说:

  “他真正交往的女朋友是由纪惠姐姐,要是你现在站出来,说尼……叶昭桑和你一直在交往。”佐智子深呼吸了一下,“那样的话,妈妈和他……”

  就一定会被毁掉。

  “啊!”

  仲间由纪惠没有想到佐智子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她宁可去毁掉自己的母亲,也要报复他们两个人……这真的是因为藤彩子欺骗了她?佐智子恶毒的想法,反而在无意当中暴露了自己最真实的想法。

  “佐智子,你……”仲间由纪惠不能问出那个问题来,于是只能强迫自己转移重点,把想法放到刚才佐智子的提议上来。

  讶异和厌恶之后,仲间由纪惠心里也忍不住冒出蠢蠢欲动的黑色泡泡:要是这么干的话……

  为这个提议心动的一瞬,仲间由纪惠不禁打了个寒颤。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