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白》的成功,使得外界对叶昭接下来在电影界的动向格外关注。

  不过,他没有因为电影的大获成功就改变主意,依然决定坚持这是最后一部的说法。

  虽说如此,他却依旧保留了自己的摄影所,像从前那样,选拔新人导演的剧本,给予其一部小成本电影的资金支持。

  这种对电影界新人的发现和培养,使得他在电影业界获得了颇为不错的名声,尤其自身又拿出了一部不论从哪方面来看都站得住脚的作品,更是备受瞩目。

  以“发现培养新的才能,创造电影界新环境”,创办于1976年的pia电影节,接受任意长度、随意规格的电影参赛,获得大奖的导演,就能得到一笔拍摄长篇电影的资金。

  今年,pia电影节结成了pff partners这一组织,成员皆是赞同pia电影节主旨,并对其提供各方面帮助的电影相关企业和个人。

  在这样的情势下,叶昭则意外的收到了主办方的入会邀请。

  推荐他入会的是东宝电影公司,但之所以有入会的资格,却是因为他所做的事。

  pia电影节资助过的新人导演不计其数,其中不乏黑泽清、冢本晋也、森田芳光等等后来知名的大导演,可以说是新人导演起步的地方。

  叶昭没有成为在主战场上呼风唤雨的电影人,却成为了守护电影幼苗的人。

  会有这样的结果,是在意料之中的事。

  他以音乐起家,之后成为制作人,又从制作人转向幕后,经营自己的厂牌。相比音乐来说,对待电影,恐怕缺乏一种真诚付出的劲头,所以仅仅只能成为“兴趣”。

  既然如此,不妨退出来,转而支持对待电影充满真诚的人。

  再说了,如今庞大的工作量,除非他变成不吃不喝不睡的铁人,否则要歌影两开花恐怕也难。说到底,制作和演出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

  说到两开花,五月份,椎名裕美子酝酿已久的正式出道,第一张单曲就在这个月的五日发行儿童节。

  这日子也是很会选了。

  鲤鱼旗被风吹得啪啪作响的时节,她的各种宣传板也张挂在了东京的街头巷尾。

  这个让叶昭联想到即使会黏上来,目光里也常含审视,扑上来的时候不知是要蹭蹭你还是要咬你的猫一样的女孩子,在他的手下,也终于迈出了自己的第一步。

  叶昭觉得,他这一放开手,椎名裕美子、不,是椎名林檎,伸展开自己的翅膀,立刻就能飞向高空了。

  不仅如此,她不是线攥在他手里的风筝,而是靠着默契和心电感应与他沟通的飞鸟,盘旋过后是否回到他身边,取决于他们之间还能够继续拥有共鸣。

  就现在来说的话,他倒是不担心这一点。

  手下清一色的女歌手,并且都颇有成就,叶昭的厂牌被外界称作是“乐界天后宫”。

  起初是某个评论家在节目里随口的一提,渐渐地,似乎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这个名号也越来越响了。

  如此一来,也带来一个意想不到的效果,那就是,他每推出一个新的女歌手,都会让外界有种“又来了又来了”的期待感。

  而他也就成为了这个满足期待的人。

  而在他这个“乐界天后宫”经营的有声有色的时候,演员界的“天后宫”,曾经和being合作密切的,坂井泉水的老东家星辰事务所,也悄悄向叶昭抵触了合作的意向。

  和星辰事务所的合作,起因来自于叶昭的摄影所在制作电影的时候,不断起用星辰的女新人,随着《告白》的大爆,柴崎幸一时备受瞩目。

  叶昭比谁都知道,这个长相有点凶,还有点撞脸中谷美纪的女孩子,是个唱歌演戏样样做得来,说不定还爱唱歌爱过演戏的人。

  星辰事务所也想培养一个双栖艺人,柴崎幸的潜力有目共睹,于是便想要把她托付给叶昭,同他展开合作。

  他是从being出来的人,星辰事务所又是being曾经的亲密伙伴。

  因为被他抽空了骨干,being更是声势锐减,再加上老人不断退出,新人又一个比一个没水花,比另一时空里更加快速的衰退,最拿得出手的还是b’z和zard这两位一哥一姐。

  老东家衰落,老东家曾经的合作伙伴却向他靠拢,假如双方真的合作,不知外界会如何看待他。

  可外界怎么看待他,这件事叶昭也并不是那么的在意。

  再说了,being衰落是他自身的衰落,不是他去下克上打败了它。不仅如此,他独立的这几年,甚至还从不让自己的歌手跟being的歌手撞发片日期,外界看来,他是十足重情义的人。

  星辰结束和being的合作在先,联络他在后,并没有什么冲突。

  而在星辰事务所那边开始和叶昭接触,表露出这方面意愿的时候,叶昭本人,正为了参加坂井泉水的邮轮演唱会,辛苦的排练着,丝毫没受到这些事的影响。

  这阵子忙前跑后,他整个人灰头土脸胡子拉碴,看上去老了七八岁,反倒是坂井泉水,在他的敦促,以及“演出当天气色不好不行”的劝说下,保持着不错的状态。

  他这副落拓相,现在还真看不大出两人的年龄差距来了。

  排练结束以后,双双把家还的时候,两人对视一眼,免不了一笑。

  邮轮演唱会的日子一天近似一天。

  精选集发行以后,这张附带着“彩票抽选券”的专辑立刻引爆了销售热潮。当然,以她上一张原创专辑的百万销量看来,这张精选集会大卖是意料当中的事,即使没有抽选券,两百万也不在话下。

  不过,现在又附带了这张抽选券,吸引力和话题度也随之增加了。

  一时间,这张专辑轻松突破百万,之后是两百万,冲破三百万也是近在眼前之事。浩大的声势,逼得同期发片的歌手纷纷避开这张巨无霸,免得被摁在地上摩擦。

  要说这种抽选商法,看上去似乎跟抽握手券没什么两样,但实际上说起来,还是有两点根本的不同。

  其一是这种抽选的不确定性,不是百分百中奖,而是在百万人里抽选幸运中奖者的做法,调动积极性方面,其实没有那么的强烈。对许多人来说,寄出抽选券的时候,带着的还是“当个分母,也许中了呢”的想法。

  其二,这是只能用一次的商法。

  一直蒙着一层神秘面纱的zard,因为从来没有开过有记录的演唱会,从1993年不再上电视以后,没有人再见过她唱歌时的真容,所以当宣布这场演唱会举办的时候,大众会感到兴奋,参与的热情也很高。

  但是,等到这场演唱会过去以后,她就不再是“神秘人”,而是一支普通的乐队了。

  六百人不多,但口口相传,她这些年的神秘被赋予的“神性”也就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普通的“人性”了。

  到了那时,这种抽选商法就不能再用了。

  演唱会定在八月的最后一天举行。

  为了这一天,叶昭提前调整行程,空出了自己一整天的时间。从早上开始,两个人就一起出发,一整天都形影不离,和演出班底们一起,进行着最后的排练。

  嫁了个吉他手当老公,平时闲着的时候,坂井泉水也跟着他学起了吉他,这次排练的时候,自己还客串了一把节奏吉他手。

  原本想要在演出的时候也亲自弹吉他,不过因为她个性容易紧张,又追求完美,害怕到时分了神会出错,最终还是放弃掉了。

  叶昭自己的吉他技术不错,但不算是个太好的老师,教了她一阵子以后就告饶了。不过这段教学生涯倒是勾起了坂井泉水对吉他的兴趣,后来专门又请了老师学习吉他。

  不仅如此,因为她读架子鼓的热爱,叶昭也去上了架子鼓教室。这也算是相互影响了。

  午休的时候,工作人员去定了便当。

  两人也不在意周围或者说是叶昭不在意的态度影响了坂井泉水。再加上旁边的都是共事了很久,她所熟悉的乐手和工作人员,她也没拘谨,和他坐在了一起。

  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她还偷偷把便当里自己不吃的东西放进叶昭的便当盒里。当然,这么做,更多的气势还是出于一种撒娇的趣味。

  同时,在这样的小动作里,叶昭也感觉得到,坂井泉水其实很紧张。

  “我想,等下观众们大概会大吃一惊。”想到这,叶昭找话安慰她。

  “嗯?”

  “你想啊,灯光一亮的时候。他们在台下,不仅看到你,还看到我没事人似的在那弹吉他,事先不是都不知道嘛?岂不是会被吓一跳,猜想这家伙来做什么?我现在想到他们的反应,就忍不住想笑了。”

  “这种恶趣味……”坂井泉水也忍不住笑了。

  继而,她也在心中想象起观众被叶昭的突然出现弄得有点意外的样子。忽然觉得,被吓了一跳的观众的身影虽然现在什么都还没见到,却变得亲切了起来。

  心里的害怕和不安也减弱了不少。

  (纯洁的分隔用破折号)

  八月中旬,青年天工索野收到了一封有点厚的信。

  从邮箱里把信取出来,信封上印着“zard”的字样。

  他本人的确是zard的粉丝无疑,还加入了她的歌迷会,但是这信封的格式,再加上现在这个时间,绝不会是歌迷会寄来的。

  那么,会是什么呢?

  他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想起几个月前,zard的新精选集发行的时候,买到了唱片的自己,拆开以后,拿到抽选券,带着当分母的心态,填写了自己的信息,将那张抽选券寄了出去。

  “不会吧?”天工索野脑中冒出个自觉荒唐的念头。

  上了楼,打开房门,进到房间以后,顾不得做别的,他找来剪刀,因为紧张手一滑,咔嚓把信封剪成了两段才怪。

  他小心剪了个口,把信封里的东西取了出来。

  invitation……

  invitation,是请柬的意思啊。

  等等,要是请柬的话……

  天工索野快速去翻手里的信纸,印着一艘大型豪华客轮,太平洋维纳斯号,确是这次演唱会的地址无疑了,收信人的姓名,汉字也的确是自家姓名无疑。

  再往下看,是演唱会的座位图,以及演唱会举行时间和集合地点。

  “不会吧?”

  荒唐的念头成了真,反倒让天工索野更加觉得不真实了。

  茫然地看了看墙上的日历,今天是八月十六日,这么说,岂不就在半月以后了?想到这,他突然感到一阵紧迫。既有期待,又有点忐忑。

  要见到那个喜欢了很久的坂井小姐了吗……还是作为六百人当中一人的超级幸运者。

  坂井小姐真人如何?和录像带里一样美丽吗?

  歌声也像cd里的那样好?到时又会唱哪些歌曲?

  然后是,当他在台下为她应援,凝视台上的她的时候,那么近的距离,会不会有那么一瞬,同她的视线交汇?

  天工索野的心砰砰跳着。

  这种期待在八月十六日萌生,一直带到了三十一日,带到他登上客轮,带到演唱会开场,带到开场的opening开始的那一刻。

  《れる想い》前奏响起的同时,小小的空间里,同行的观众们已经自发开始打起了拍子。天工索野也不甘落后,跟着拍起了双手。

  伴着这首歌的歌词第一句,映照着美人鱼优雅游动着的屏幕这时一分为二,出现在眼前的人是

  “哦!!”

  潮水一般的掌声和欢呼,迎接了坂井泉水的到来。

  这是和喜欢了很久的zard的坂井小姐的初次会面。

  在喜欢上她的时候,她已经告别了电视演出。但从那之后也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从未想过有天能和她相见。

  在她最美的时候。

  也许这会是一生都只能有一次的相见。

  天工索野深呼吸了一下,带着这一刻逝去就将不再来,却还想要把眼前这一切映在眼睛里,留在记忆深处的愿望,从未有过一次的卖力应援着。

  坂井小姐真人果然和录像带里一样美丽,声音也和cd里那样好。

  他心想。

  大概此时此刻,在这场内的其他人也这么想吧。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