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进十月,筹备了许久的武道馆公演,正式进入到彩排阶段。

  为了准备这次的演出,叶昭和五位演歌歌手各自都付出了许多,在前期准备阶段,连同她们的唱片公司代表一起,开过数次碰头会。

  之后,也联合对方那边派来的音乐家,重新制作了演出曲目的编曲。

  由他制作的曲子,重新编曲的事自然由他主导。不过,这次的演出,除了和她们合作过的歌曲,还有她们各自在演歌界的代表曲目,这部分,当然交给她们的制作人。

  在公演曲目的选择上面,这次也算是理想的结合。

  出演人员多,曲目丰富,演出的时间也自然而然的被拉长了三十分钟。

  说起来,流行歌手的演唱会,虽然丰富的小环节和live talk也不错,但是如果歌手本身不善言辞,也大可只在开场和结束的时候简单寒暄,之后一口气把歌唱完就好。

  但是到了演歌歌手的演唱会,相比之下就要更加重视“语言”,重视和观众的沟通。live talk的环节占去的时间,基本上来说也要比流行歌手更多一些。

  这样的差异,其中一方面也是来自于双方音乐受众的不同。

  这次的企划公演,中和了流行和演歌之间的不少差异。其中也包括这个中场的闲聊,把这个时常控制在了合适的范围之内。

  开始售票前后,叶昭还和坂本冬美去参加了一次mf,自己还单独去了一次塔摩利的《笑笑也无妨》,打了打小广告。

  不管是出于怎样的理由,是喜欢演歌还是喜欢流行,又或者是喜欢新鲜,冲着这次合作的招牌,总之,开始售票以后,三天的公演门票几乎立刻就销售一空,完全没有在这方面费过心。

  但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点,还是这次企划专辑的成功,为她们五个人在演歌之外吸引了大量的关注力,让一些可能平时看到演歌就会转台的人,也换了一种新的目光看待她们。

  跨界有时候会弄出让人难以下咽的黑暗料理,但有时也会带来不可思议的化学反应。更何况,歌唱得好的美人的演出,看一看也赏心悦目。

  虽然专业人士,就算台下只坐着四个人,也会全力以赴的演出。但是,提前知道门票全部卖完了,大家的劲头也格外的足。

  为了准备这次的公演,叶昭也只好先把手头的其他工作先放一下。即使如此,在彩排的间隙,一走下舞台,他就得从上村勇纪那里拿过手机。

  这副分身乏术的样子,换了普通的艺人,说不定会让同台合作的人有些不满,但是换到他身上,就只剩佩服的份儿了。

  谁都知道他独立了以后做过多少令人刮目相看的大事,其中,也包括此时此刻正在筹备的这场跨越了四家唱片公司,跨越了流派的超级合作。

  “觉得叶君真了不起。”在他忙碌着的时候,另一边,正在休息着的演歌歌手们,也悄悄说道。

  “是吧?原先就很佩服他,现在见到他这样子,更加刮目相看了。”

  “不过,也真够不容易的。”

  三个女人一台戏。五个女人凑在一块儿,更不愁没话讲。就算不唱歌光聊天,说够三个小时大概也绰绰有余。

  何况,她们五个跟叶昭都有点不小的年龄差距,所以在看待他的时候,或多或少的,总要带上点大姐姐看待小弟弟的意味。

  除此之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这样的人,挺讨年长女性喜欢的。

  “诸位,”叶昭打完电话,来到她们身边,笑着问道:“在说什么呢?这么热闹。”

  “在说,”香西香眨眨眼睛,“想让叶君请客的事。”

  一块儿奋斗了这么久,叶昭和她们的关系都挺不错的。即使身份上是她们的制作人,因为年龄相差比较大,她们也都是大前辈,所以这方面的格差也就体现不出来。

  “是吗?”知道她说的是玩笑话,叶昭也把玩笑开了回去,“请客倒是无妨。不过,之后可要再唱一次《osca》。”

  “先说好,我这边pass哦。”坂本冬美第一个举手投降。

  拒绝的速度之快,令其他人忍俊不禁。不过,从这个速度里,也能感受到那次酒后胡来在坂本冬美心里留下的“阴影”至今还没有消散。

  而事实上,这次的公演,《osca》这首歌也被剔除在了歌单之外,也许,今后她们五个人随便是哪一个,也都不会再唱起这首歌。

  叶昭也觉得,这首发酒疯之歌,就让它定格在录音室的版本里就好了。

  不过,今后要是时机合适,他倒是想试着让椎名裕美子也来录制一遍。即使不正式发行,也想带着她在音乐番组上公开演出一次。

  毕竟,她可能是全日本唱这首歌最够味儿的女人。

  话说回来,当初要不是心血来潮,恶作剧似的弄了这么首歌来“折腾”她们五个,也就不会收到椎名裕美子写给他的信。

  那么,之后的许多事也就不会再发生,她现在也不会在录音室里,为他的电影写配乐。

  用矫情一点的说法,那一次的心血来潮,说不定正是“命运的相遇”的前奏。

  “之后的公演,你有时间去看吗?”既然是自己策划的公演,叶昭按照惯例,问了坂井泉水要不要去。

  “是从九日开始吧?”坂井泉水向他确认。

  叶昭点点头,“要是去的话,就给你留最后一天的票。”

  比起绕开这件事,倒不如平平常常的向她提出邀请。要是为了未来就得去否定过去,那么,那样的未来也就不是值得期待的未来。

  “嗯……”她做出思考的样子。

  叶昭单手托腮,看着她,“如何?要不要去呢。”

  “那就去吧。”坂井泉水答应下来,“也想看看你这次的成果。”

  叶昭想起在叶山时远远看到她的那一眼,想起她大概看到过他和藤彩子并肩而行的身影这件事的时候,也觉得缘分奇妙。

  人生在世,有时就遭遇这样的巧合。

  可偶然之中也有必然,并不只是单纯的凑巧而已。

  之所以会在那里相遇,是因为坂井泉水从学生时代起就非常喜欢叶山,时常到那边去玩。出道以后,还主动提议过到那里去拍摄外景。

  自己最喜欢去的地方,竟留下了那样的回忆。

  命运这个顽童,和她开了这么个玩笑。

  两次的彩排顺利结束,到了九日那天,正式的公演也拉开帷幕。

  下午,叶昭来到武道馆,工作人员正对舞台和场馆做着最后的确认,后台的过道里塞满了祝贺的花篮,不时有工作人员一边向他鞠躬一边脚步匆匆的离去。

  跨界的合作,花篮送的也五花八门,各行各业各界应有尽有,几乎凑齐了半个演艺圈。土豪和阔太太粉丝一大把的演歌歌手们,还有专门送来大花篮祝贺的粉丝。

  “辛苦了。”叶昭去和她们五个打招呼。

  今天,她们每个人身边都跟着至少三名负责化妆和服装的工作人员,即使征用最大的一间休息室,也因为人数众多,让房间看上去很拥挤。

  这也没办法,演歌歌手大出动的公演,后台的化妆问题也是个大挑战。因为这次的演出,包括叶昭在内,大家不仅要穿洋装,中途还要换和服。

  和服有多难穿,这种事用不着细讲。那些一年也穿不了几次和服的家庭,有的甚至还要带着和服到美容院去,拜托那里的人帮忙给腰带打个看得过去的结。

  除此之外,为了配合舞台,换上和服的时候,她们五个还得带假发。

  为了这个,演出的流程还特别为更换服装预留了时间。

  “如何?长山桑。”

  “坂本桑,开场的部分就拜托了。”

  ……

  叶昭挨个和她们确认着演出的流程,确认完毕之后,就识趣的退出了房间就算她们还不换衣服,那也不能待在那看人家女同志是怎么化妆的。

  毕竟化妆这回事,私密程度跟换衣服差不多。

  所以,尽量不要去看除了自己的太太之外的女人是怎么换衣服……哦不,是怎么化妆的。

  最好连情人化妆都不要看。

  等到观众席开始入场,陆续有关系者到后台拜访。此时,众人的准备也已经做得差不多了,能够泰然应对各位到访者。

  在这天,叶昭有点意外的见到了一个很久没有再见过的人。

  藤彩子的女儿佐智子也来了。

  已经有很久没有见过藤村佐智子了。

  她的个头长高了几公分,头发也更长了,学会了如何去化那种不被人识破的淡妆,看上去像是普通的东京女学生,身上再也没有过去那个秋田乡下小太妹的痕迹。

  见到叶昭,藤村佐智子的神情有点僵硬,可到底不再是百无禁忌的小太妹,还是和他打招呼。

  “您好。”

  “啊。”叶昭应了一声。

  之后是一段沉默。为了打破沉默,叶昭对她说:“个子好像长高了,佐智子。”

  藤村佐智子有点别扭的欠了欠身,“我去妈妈的休息室打招呼。”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