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天里,有工作的时候,叶昭两头跑,还要踩着点跟东京那边通电话,远程指挥相关的事务。

  即使如此,只要逮到点空,还是会跟坂井泉水,有时还加上随行的工作人员,或者青野真衣跟神田来未子,忙里偷闲去玩一会儿。

  当然,“神助攻”今井小姐这次也在同行的工作人员名单里。

  being继续发扬绝不浪费的原则,不放过这次到纽约出公差的机会,跟随坂井泉水的工作人员里,就有她专属的拍摄团队。录音之余,还顺带去出点外景,攒一攒素材。

  等到了没有预定工作的日子里,叶昭和坂井泉水早早起床,从大部队里脱离出来,享受着难得的,只有两个人的假期。

  叶昭的口语不坏,坂井泉水读书时的专业是英文,即使没有随行的工作人员,也可以游刃有余的在纽约到处乱逛。

  两年前,坂井泉水到纽约来工作顺便旅游的时候,曾在这里流连忘返,独自一人留下来,度过了一段相当美好的时光。

  时光流转,哪想得到,两年后他们一同走在曼哈顿的街头。

  偶尔坂井泉水拉住他的手,有些怀念的指给他看现在走过的街道、路过的店铺,告诉他,那时候她也曾一个人走过、浏览过。

  “我在相片里看到的,现在变成了活生生的。”叶昭说。并且在心里想起,更早以前,坂井泉水送了他在白浜拍下的相片的事。

  “那时,叶君到白浜去,拍了同样的相片。”坂井泉水和他想到了同样的事。

  确实,后来因为工作也去了白浜的他,故意去走了她走过的路,拍了相同的相片。

  “偶尔就想要做点不讲理的事嘛……”叶昭笑道。心中却想,现在不一样。今时今日,又走在曾被拍进相片的街道上,他不再是一个人心血来潮走她走过的路。

  尽管在那时候,走着她曾经走过的路的他,心中什么也没有想。也未能预料到,有一天会和她一起,去走各自走过的路。

  不仅如此,还有一起走过的路,以及未曾有过的路。

  重活一世,能够和理想的对象相遇,同行在人生之路上,叶昭不能不感慨缘分的奇妙。

  在一座外观挺拔的公寓大楼前,坂井泉水停下脚步,“两年前,我就住在这儿。”

  “是吗?”叶昭下意识打量大楼的外观,“挺气派的。”

  说着话的时候,有外国人住民从公寓的入口走进走出,体格强壮的白人警卫守在入口,目光扫过在这里驻足的两个人。

  两人迈步,继续往前走去。

  “那时我要是也来纽约,就能到这儿来做客了。”叶昭和她开玩笑。

  坂井泉水顺着他的话,也和他说笑,“是的,那样的话,就煮咖啡给你喝。”

  “要真是那样,我也不必做出偷按门铃被抓那样的窘事了。”

  自己再说起自己做过的奇葩事,叶昭既觉得好笑,又觉得那时的举动傻气,“原本像是久别重逢这样的情形,应该更帅气一点的。”

  “但是现在回想起来的,却是一张惊慌失措的脸。”坂井泉水打趣他。

  “拜托请摁下‘消除键’吧。”

  “不要。”坂井泉水凑近他,“我已经决定了,要把它珍藏一生。”

  夏日,穿着短袖的两个人,手臂的肌肤贴近,相互交换着被晒到发热的体温。听了她这话,叶昭露出拿她没办法的表情。

  在纽约停留的这些天,大体上来说,叶昭觉得,这是个花花世界和玩乐的天堂,但不是座会发生什么让人惊奇的事的城市,一切尽在其中。

  再继续说的话,这是座拥有着某种程度的包容性的城市。当然,美国本身就是个融合了许多元素才组成的国家。

  不过,在这“尽在其中”里,也另外藏有它的奇妙之处,因此,一旦意识到这点,就能发现到相当的乐趣,也就不会无聊。

  “也难怪你会在这里流连忘返……”

  稍微抓住一点这种趣味的小尾巴以后,叶昭这么对坂井泉水说。

  一切尽在其中的城市里,也从不缺来自外国的观光客。在日本、在东京的时候,亚洲人的脸孔占大多数,显眼的就是西洋人的长相。

  不过,一旦身在异国,这样的情形就刚好掉了个个儿。

  午后,叶昭和坂井泉水到布鲁克林去逛了一圈,路上遇到带着相机的一家亚洲观光客。

  “抱歉……”观光客用不太灵通的英语叫住坂井泉水,“请问,可以帮我们拍合照吗?”

  “可以哦。”坂井泉水答应得很爽快。

  结果,刚从对方手里接过相机,观光客忽然盯着落后坂井泉水一点的叶昭打量了起来,下意识脱口而道:“叶昭?”

  嘴里说出来的,是能够带偏福原爱的弯弯腔中文。

  “你们好。”被认出来,叶昭笑眯眯的也用中文和他们打招呼。

  一开口就把这一家人给吓了一跳,“您好。”一面下意识去看接过他们相机的女人。

  “叶君?”完全听不懂的坂井泉水,一头雾水的看着他。

  几乎没什么曝光率的坂井泉水,被一眼认出来的几率很小,或者说,是根本想不到会遇到这么神秘的人。

  但是,只要打开了这个可能性,再一打量,不是坂井泉水又是谁?

  虽然只在唱片封面上见过她,但是实际见到的真人,同唱片封面比起来也没什么变化。

  观光客一家会一点简单的日语,英语或许看的挺溜,口语就不是那么灵通,结果到头来,就变成了英文夹杂中文偶尔还蹦出几个日语短语的奇怪沟通画面。

  每当这家人说了中文,叶昭就充当翻译,把他们的话传达给她。

  “这位陈先生说,zard在中国也很有名气,有许多人是你的粉丝。叶昭复述观光客的话给她。

  被当面夸奖,刚才还很自然的接过相机的坂井泉水,一下子变得腼腆起来,去问叶昭,“中文的‘谢谢’要怎么说呢?”

  叶昭告诉她。

  坂井泉水在心里默念了两遍,用有点蹩脚的中文对他们说了声:“谢谢。”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