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音室里,叶昭站在控制台前,通过麦克风向对面的歌手下达着指示。 而在他的对面,连通录音间和控制室的玻璃窗,此时此刻正被厚重的窗帘挡得严严实实。

  上次在这样的情形下工作,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幸子,副歌的部分想请你再重唱一次。”

  “明白了。”

  不过,好在默契还没有丢,开始录音以后,一切进行的都还算顺利。而坂井泉水这个录音时的小习惯,不管对面的人是谁,都还是坚持着。

  和长户大幸约定了帮忙制作zard的新专辑,于是,有点久违的,他又回到曾经在这里奋战过许多个日夜的,being在六本木的录音室。

  中途休息的时候,坂井泉水随手拿起放在桌上的音乐杂志来看,笑道:“叶君,又一篇关于《osca》的文章。”

  这首突发奇想,恶作剧似的歌曲,为这张企划专辑带来了相当的热度,不仅如此,还带来了一封意料之外的信,算是歪打正着了。

  “是吗?”叶昭凑过去看了一眼,想起来,“对了,有个有意思的事。”

  “嗯?”

  “因为这首歌,收到了一封和我讨论关于这首歌的信。”叶昭说,“写信的人很有意思,第一句话就是‘您击中了我’。”

  “真像是在告白。”

  “所以起初还以为是收到情书,心里美着呢。”叶昭开玩笑,“不过,内容倒是够辛辣的,通篇都在谈她对音乐的理解。所以,我也给她写了封回信,现在差不多也寄到了吧。”

  坂井泉水颇感兴趣的看着他。

  “我想着也想要来一个特别的开头。”叶昭说,“所以开头第一句写的是‘非常精彩’。”对坂井泉水解释道:“她很直率的在表达自己的想法,所以,我也想直率一些。”

  椎名裕美子省去了日式信件里的客套,寄给他这么一封直率的信。叶昭作为回报,也在回信的第一句上,写出自己读到信以后最直接的感受。

  “听你这么说,真喜欢她这封信的开头。”坂井泉水称赞道,“‘您击中了我’……”

  一边说,一边玩笑着对叶昭比划了个开枪的手势,“biu!”

  “啊!”叶昭怪叫一声,做了个中枪倒地的夸张动作。

  玩的开心的时候,录音师岛田胜弘进来,笑着说:“两位好像聊得正热闹。”

  “岛田先生。”坂井泉水脸上的笑容还没散去。

  自打她跟叶昭交往以后,岛田觉得她各方面的状态都比过去还要好了。

  从刚开始进公司的时候,双方就是录音室里的搭档。岛田见证着坂井泉水从普通新人一路长成为现在的国民乐队主唱,而且因为她那个特别的录音习惯,这些年来,他可能是离坂井泉水最近、和她相处时间最多的人。

  并肩作战的战友能够得到幸福,岛田在心里为她感到高兴。

  “非常精彩。”

  打开叶昭的这封亲笔信,开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吸引了椎名裕美子继续读下去。

  即使寄信人是那个“击中了”她的人,如果这是一封充满了客套的俗气的信件,以她现在的年少轻狂,也还是会毫不犹豫丢进垃圾桶。

  寄出这封信时,她没有真心实意的期待回信,但是收到了回信,就开始在心里期待能在这封信里继续看到让她心动的东西。

  叶昭心中的椎名林檎,是世俗的艺术家。追求自己的美学的同时,也从来没有放弃过名利。不管她的内心是否轻视名利。

  他不认为一封冠冕堂皇的信就能够打动她,也不认为在这一时间线里,度过了被horipro耽误的三年以后的她,会因为一封信就选择现在的他。她只会更谨慎。

  要是他过于用力的去抓她,说不定会亲手把这个机会给捏碎。

  他不着急,放长线钓大鱼。

  所以,在这封寄给椎名裕美子的回信里,他聊得最多的还是音乐。他称赞她,同时也不留情面的指出她现阶段的缺点,在说自己的观点的时候,也不时流露出想听她的意见的意思。

  附在信尾的是一个单独的地址,叶昭在信里写,“把回信寄到这个地址,我就能在最快的时间里看到”。

  椎名裕美子读完了信以后,做出一个决定,给叶昭留下的这个地址再寄去一封信。

  信寄到事务所以后,叶昭在第一时间拿到了,读过以后,他又抽出空来写了回信给她。

  又一封椎名裕美子的信寄来的时候,时间已经悄然来到五月末尾。这次,除了信之外,还附上了椎名裕美子的歌曲小样,是一首叫《正确的街》的歌。

  这时的叶昭,已经组起了《告白》的剧组,以他为绝对中心的制作委员会也就位,只等开机拍第一场戏。

  但即使如此,在收到回信和小样以后,他还是抽出时间,给这首《正确的街》做了个编曲,又寄了回去。

  这一次,他在信里发起邀请:“要不要考虑到我的录音室来,演奏这首歌看看?”还在末尾留下了事务所的电话。

  收到了信的椎名裕美子,听完了制作好了以后的这首歌曲,拨通这个号码,和对面商量起了关于上京的时间。

  之后,集合自己的乐队成员们,“我要去几天东京。”

  “去做什么?”

  “去找那个把我迷住的卖得最好的男solo。”她表情认真起来的时候更像是在说笑话。

  队友们纷纷大笑起来,“祝你献身成功。”

  但是,椎名裕美子的乐队全部围绕椎名裕美子一个人,甚至还要她负责教成员们如何演奏曲子,她要去东京,乐队就只能休业。

  因此,在大笑过后,椎名裕美子启程上京,失去了主心骨的队友们,顿时陷入到迷茫当中,其中,也开始有人思考起这个乐队的形式。

  一个全部依赖椎名裕美子一个人,离开她就无法转动的乐队,真的能称之为乐队吗?

  到东京的那天阴雨连绵,叶昭派了司机去机场接她,按照信里说的,直接把她带到了录音室。

  稍晚一些的时候,他也出现了。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