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昭跟坂本冬美喝醉了酒以后再录音的事,传到相关人士那里,被当做是近来的笑话调侃了好一阵。

  坂本冬美那边唱片公司一直以来负责她的执行制作人还半开玩笑的和叶昭说,“……请不要再带我们的坂本桑做奇怪的事了。”

  不过,鉴于喝下了这样的魔法药以后,确实收获了不错的录音效果,这件酒后录音还在录音室相互抱怨的事,也就成为了一件趣谈。

  不仅如此,连同另外的四位,在唱这首《osca》的时候,也干脆都照此办理了。

  “真有你的。”这天晚上,和藤彩子一块儿坐在酒吧里,她说道。“听冬美说起这件事的时候,被吓了一跳。”

  叶昭笑笑,“何止呢。现在不是还得寸进尺,把你们四位也都挨个灌醉一遍,然后再带到录音室去。”

  “听上去真危险。”

  “要是之后被各位的粉丝知道,说不定会挨骂呢。”

  一个接连灌醉了五个演歌界大美人的男人,再过多少年以后,这件事是可以被拿到电视节目里反复提起来的。

  “你也知道。”藤彩子也笑了一下。

  “其实,还是受到了彩子桑的启发。”叶昭说,即使不去看她,也知道她正看着自己。

  “……那时,听彩子桑说过,‘演歌歌手们的聚会,喝醉了酒也乱七八糟的’,所以,才觉得,说不定稍微喝一点酒,会有不错的效果。”

  “这种做法很危险。”藤彩子认真的看着他,“之后喝醉了的话,说不定会借着酒劲儿亲你。”

  那时,她说起这件事的时候,确实有一句是“还有喝醉了喜欢乱亲人的”。

  听了这话,叶昭的表情像是挨了一棍子似的。

  看他这反应,藤彩子如同得逞了一般,露出微笑:“放心好了,我开玩笑的。”

  又被她给摆了一道,叶昭只得苦笑,低头喝酒。

  他们有很长时间没有这样坐在一起喝酒聊天了。一起合作了几个月,基本上也都是在录音室里忙公事,偶尔出去吃饭,也必定是工作上的聚餐。

  对于不必和她单独一起吃饭这件事,叶昭觉得松了口气。可等到真的有了这么一个坐在一起喝酒聊天的机会的时候,并没有想象中的想要逃离的不适。

  也并没有和过去的情人又平和的坐在一起的心虚。

  叶昭自己不会去想其中的缘故。但是坐在他身边的藤彩子明白,这是因为此刻他的内心坦然的缘故。

  意识到这点,她的心情也有些不可思议的跟着安宁了下来。可是,心情变得安宁,说出口的话反倒有点没什么顾忌:“以前,见过坂井小姐一次。”

  或者说,正因为内心安宁,她才能说起这个话题。

  “啊。”叶昭应了一声。

  “虽然只是远远的见过一次。”

  “在叶山的时候,她大概也看到了我们。”

  “是吗?后来坂井小姐提起过吗?”藤彩子抬起眼睛,有点在意的接连追问。

  叶昭摇头,“那倒没有,只是我的感觉而已。”

  从过去的对话、以及她有意无意的时候曾流露出的一些小情绪和小细节,叶昭猜测坂井泉水那时看到过他和藤彩子身穿和服走在叶山。

  只不过,这样的事没有办法问出那个“有没有”,这样的话题也难以展开就是了。

  “一边期望他们不会回头,就这么幸福下去,一边又希望他们能够回头。”

  这话尽管说的是她走在渡月桥上的,学生时代曾经暗恋过的男同学,但这样的情感也在多年以后,微妙的再一次应到了那时坐在叶山的咖啡馆里,看着叶昭和藤彩子背影的她的身上。

  “是吗……”藤彩子喃喃道,忽然感受到一种无上的幸福,对只在那时远远见到过一眼的坂井泉水,内心产生了一阵亲切之情。

  有人发觉了她的爱情,将她和叶昭并肩而行的情形看在眼里。并且,这人又在之后,和叶昭产生了深刻的羁绊,会因为这份羁绊,一生都记得在叶山的一瞥,说不定,会因为他们现在又一起合作感到不安和嫉妒。

  她那段过去从未有过,今后也不会再有的恋情,原来还有着一位见证者。

  她一点儿也不觉得自己的幸福被人夺去了。

  “今后,和坂井小姐会怎样呢?”藤彩子问了这么个问题。

  叶昭看了看她。

  “会结婚吗?”叶昭从她的语气里感觉到小女孩一样的纯净,知道她并无恶意。

  “会的,”他回答的很确定,“会结婚。”

  藤彩子的视线落到他身上,忽然又想起趴在他肩头,投身在他怀抱之中的过去。现在他们离得这样近,近到触手可及。可说的却是他下定决定要和另一个人共度余生的事。

  她伸出的手到了一半,又停了下来,视线落在手背上,看了又看。

  都说女人的手暴露年纪,可现在她的手还是白皙修长,这是精心保养的结果。她害怕衰老,害怕美的流逝。

  可年龄的增长,本身就代表一种包容,而不该是一种“失去”。这是在坂井泉水身上叶昭所意识到的。

  所以他才不对年长的她会提早老去这件事感到遗憾,只因为在她的身上,有一种坦然面对年龄增长的生动的美,并不因为岁月流逝,就将过去所拥有的特质遗忘抛弃。

  那时,叶昭跟年轻的女孩子交往,在纯洁的少女面前,藤彩子感到自惭形秽。少女所拥有的,都是她已经失去了的东西,她连和少女站在同一赛场竞赛的资格都没有。

  可是,事到如今,藤彩子才真正尝到输得彻底是怎样的滋味。

  “要是……”藤彩子刚开口,后面的话还没说,突然觉得有点可笑,就打住了。

  “要是?”叶昭跟着重复一次。

  要是世界末日现在就到来,她就一把抓住他,和他紧紧搂在一起死去。但是,因为这不是世界末日,所以她才什么都不做。

  “……不管怎么说,我也是现代人。”

  既然是现代人,就有现代人的自尊心。

  “是吗?”叶昭也笑,并不知道方才她心念流转,竟然动了那样的念头。

  “了不起。”他说。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