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无人住的房子,厨房自然也用不了。

  因此,在坂井泉水的房间里稍事休息了一会儿,两人结伴出门,就近找了家咖啡馆小坐。

  话是这么说,反正巴掌大的地方,去哪儿都方便得很。

  秦野市的交通不太发达,或许是这样,也难以发展起来。不过,从这里却有直达新宿的电车。许多年以前,还是地产公司的上班女郎的坂井泉水,就是每天乘着这班电车往返在新宿和秦野之间。

  “这里,”路过一条长长的隧道的时候,坂井泉水用有些怀念的语气说,“过去上下班,每天都要经过这里。”

  叶昭四下打量了一番,“从东京下班再回来,时间要很晚了吧。没问题吗?”

  “所以每次下班,回家之前,都会在车站的公用电话那里打电话给妈妈,拜托她等在隧道的另一边。”说到这个,坂井泉水露出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

  叶昭笑道,“和妈妈的关系很好呀。”

  “嗯……”她点头,“一直以来,许多事情都多亏了妈妈。”

  “确实。”叶昭深以为然,“多亏了这样温柔的妈妈,才养得出这样的女儿嘛。”

  “故意这么说的吧?”

  “那倒没有。”叶昭认真回道,“是打从心里这么想。”

  听他这么说,坂井泉水轻轻一笑,率先迈步,向着隧道的出口走去。

  叶昭见状,赶紧跟上。

  走马观花的在秦野市内闲逛了一番,时至黄昏,两人又在外边吃了顿简餐去的这家料理店,店主还是她的初中同学。

  不过,与其说是巧合,倒不如说是再一次证实了秦野这地方确实很小。

  回去的路上,坂井泉水突然想到些什么,说是有东西要买。

  “我和你一起去吧?”叶昭问她。

  坂井泉水想了想,答应下来。两个人临时改道,重新回到商店街,在一家杂货店附近停下脚步。

  “这次去买东西的店主应该不会是认识的同学了吧?”叶昭小声开玩笑。

  坂井泉水告诉他,她就读过的初中,出身商店街的同学不在少数,“……所以,在这里遇到认识的人的概率相当高哦。”

  “那还真是够呛。”叶昭笑道。

  “怎么说?”

  “如果不巧遭遇到非要在这里买特别的东西的情况,结果出面接待的却是自己的同学,那样的情形想想就要流汗了。”叶昭在她耳边说道。

  坂井泉水有些无奈,“真想知道叶君你的脑袋里都装了些什么……”

  “这个嘛,”叶昭笑眯眯的回道,“大概要拜托生物科学家,才能够回答你这个问题吧。”

  得到这么个回答,坂井泉水不禁笑了起来。

  在外面咬了一阵耳朵的两个人,已经吸引了店里的注意力。她也放弃了继续这个话题,叫上叶昭,一起走了进去。

  当然,这家店里并没有她的同学。

  等到再一次出来的时候,叶昭的手里已经多了一小桶烟花。

  “原来是要放烟花啊。”

  坂井泉水“嗯”了一声,“好久没有放过了。”

  “现在可以回去了吗?”叶昭看看手表,“之后还要早些出发,今天路上绝对会堵车的。”

  “没问题了。”坂井泉水回道。

  两人并肩往回走,天色渐晚,街上的行人稍微多了起来,不过还多是主妇模样的女性。

  有意思的是,在被认出来的时候,主妇们叫着“坂井小姐”和她打招呼,但是对待叶昭,即使知道他的名字,也像是故意似的,把他叫做是“小哥”。

  “这就是只有回到自己的‘地盘’才会出现的情形了吧?”等主妇们走远了以后,叶昭对她说。

  坂井泉水没有接话,而是故意学刚才主妇的叫法,催促道:“快走吧,小哥。”

  “哈伊哈伊~”叶昭笑得开心。

  秦野市和厚木市彼此相接,不过,后者因为是中心都市的缘故,要比秦野市繁华热闹许多。当然,今夜的花火大会,也为它增添了许多人气。

  为了观赏烟花,四方八面的人在今夜齐齐涌向这座城市。

  即使他们提早离开东京,摆脱了和从都心涌过来的人潮挤到一起的命运,糟糕的路况,也还是让这段路比平时多走了差不多二十分钟。

  出发之前,坂井泉水换上了从东京带过来的浴衣,为了配合这身装扮,还特意画了与之相配的妆。这样一来,她身上日本女性的风韵也随之出来了。

  在叶昭看来,这样的她,在美丽的同时,也充满了新鲜感。

  “我就不怎么适合穿成这样吧?”叶昭随口说了一句。

  “没那回事,”那时,坂井泉水认真打量着他,如此说道,“感觉挺不错的,很合适。”一边说,还一边替他整理着浴衣。

  听了这话,叶昭笑道:“谢谢,那我就安心了。”

  厚木市是坂井泉水念过的短期大学的所在地,对这里,她的熟悉程度和秦野市不相上下,身在此处,她便又成为了叶昭的向导。

  说来,直到短期大学毕业,选择了乘上那班直达新宿的电车之前,她的人生,一直都局限在这小小的一方天地里。是那班直达的电车,将她的人生带向了全新的地方。

  在离花火大会的主会场有些远的停车场把车子停好,叶昭换上带来的木屐,落落大方的牵起了她的手。

  “人这么多,可别走散了。”

  坂井泉水回握住他的手,微微一笑,“不会的。”

  之后,两人向着主会场那边慢慢走去。

  为了来看花火大会才聚集到这里的人潮之中,像是这样打扮的人数不胜数,混迹在这其中的两个人,也就毫不显眼了。

  何况今夜的主角,被兴致勃勃谈论期待着的,是即将绽放在夜空中的烟火,结伴而行呼朋唤友的人们,也无暇关注身边走过的究竟是谁。

  尤其当夜幕降临以后,夜色更是赠与了他们一份天然的掩饰。

  “从前,每年在这里举办的花火大会,我都会来看。每到举办花火大会的时候,电车车厢里都拥挤得不像话,差不多是人贴人的程度。”

  人生有些嘈杂,说话的时候,两人不得不像是耳语一般,将嘴唇贴上对方的耳边。

  “念短大的第二年,借了父亲的车子,和朋友们一起来看烟火大会。之后,又从这里去了湘南。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轻手轻脚走进去,结果父亲就在起居室里等着我。”

  “然后,”坂井泉水笑着说,“就被狠狠骂了一顿。”

  “这个当然会挨骂了。”叶昭取笑她,“有点糟糕啊,这样的行为。”

  “是吧?”坂井泉水也老实承认,“不过,也就仅此一回而已。现在说起来,也算是二十岁夏日的难忘回忆了。”

  作为青春回忆来说的话,确实是有点难忘。

  路过卖小吃的摊位,叶昭问她,“有没有想吃的东西?”说着,从怀里拿出零钱包,有点得意的向她宣布,“零钱准备的相当充足。”

  “真可靠。”

  “当然了,”叶昭回道。

  坂井泉水要了棉花糖,叶昭数出正好的钱付了账,把钱递过去的时候,视线对上摆摊的大叔,对方看看他,又看看坂井泉水,“啊”了一声。

  “生意真好啊,大叔。”叶昭笑着和他寒暄了一句。

  说着话的空档,摊位前又聚过来好几个人,要忙着照料生意的大叔,也顺势露出笑容,说了声“欢迎光临”,继续着他的生意。

  将这段插曲丢到身后,两人悠闲的继续往前走。

  对这里的花火大会熟门熟路的坂井泉水,知道哪个地方的观赏位置最佳,叶昭也跟着她,和她一起穿过拥挤的人潮。

  这时,的一声,今夜花火大会的第一颗烟花,点亮了夜空。

  叶昭和坂井泉水,以及周围的人,都齐刷刷地扬起脸,看向空中。

  “开始了。”叶昭随口说了句。

  坂井泉水“嗯”了一声,有些出神的凝视着夜空。

  今夜,将有近万颗烟花升入空中,将相模川的上空点亮。而每当有作为“大作品”被创作出来的烟火升空,都会有数以十万计的人扬起脸凝神观看。

  转瞬即逝的烟火,却拥有着如此神奇的魔法与魅力。

  在不断有烟花升起绽放的夜空之下,在身边喧嚣拥挤的人潮之中,叶昭始终紧紧握着坂井泉水的手,与她并肩而行。

  他们向着坂井泉水记忆中的观赏烟花最佳之处缓缓移动,不时又不约而同停下脚步,凝视夜空中升起的烟花。

  事到如今,到底有没有那个最佳的观赏位置,其实早就已经不重要了。

  “结果到最后,都没有带叶君去那个心目中最佳的观赏位置。”

  花火大会渐进尾声,急着赶路的人,已经开始陆续往外撤退了。这时,坂井泉水有点遗憾的对他说。

  “不对,”叶昭纠正她,“你已经带我已经找到那里了。”

  坂井泉水转过头来,看着他的脸。

  叶昭笑了一下,肩膀轻轻碰了一下她的肩膀,“就在这儿。”

  就在你身边。

  “谢谢你。”坂井泉水附到他耳边,对他说。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