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爱很爱你,所以愿意……”

  不、好像有什么地方怪怪的,请等一下。

  既然提到了《い》这首歌,在叶昭的脑海当中,有些下意识的联想到了这样的事。

  或者说,是跑偏到了另外的一首歌那里。

  准确来说,应该是被湾湾某位奶茶姐姐翻唱自《い》的一首歌。

  这首歌连同另外一首“后来,我总算~”,名气之大,大概已经到了可以让这段话自带bgm的程度了吧。

  要说kiroro这支组合在国人心中的知名度,有相当一部分都是来自于某位奶茶姐姐曾经将她们的两首名曲《い》和《未来へ》,翻唱成了《很爱很爱你》和《后来》两首歌。

  而有些巧的是,这两首翻唱曲,同时也是奶茶姐姐的代表名曲。

  中岛美雪、玉置浩二、桑田佳佑、kiroro……总之,在提到香江和湾湾乐坛的“国际友人”的时候,这支来自冲绳的二人组合的名字也不时被提起。

  出道时嗓音清澈透亮(虽然很快就残了)的玉城千春,还有她的搭档,灾难级的天然呆(几乎没有对手)金城绫乃。

  这支由学生时代的好友结成的二人组合,就以这样的一种方式,在隔壁的中国刷足了存在感,并且,直到许多年以后,都还时常被提起。

  但是,有一点需要特别说明的是,翻唱这件事并不可耻。

  也并不是说,把外国人的曲子买来重新填词翻唱,就是丧失了创造力的体现。

  中国音乐人的创造力一直都在,即使是香江和湾湾的歌手扎堆买曲翻唱的时候,原汁原味的佳作也不知有多少。

  如果只是盯着那些被罗列出来的“国际友人”们,大呼什么“被骗了”,那就真的变成只看到树木却看不到森林了。

  收起了通过《い》发散出来的这些想法,叶昭将注意力放到了手中的简历上面。

  简历当中写有kiroro这支组合两名成员的名字以及在组合当中负责的部分,以及她们结成的时间,人员是否发生过变动之类的基本资料。

  相当和谐的是,这支组合从结成开始,就没有发生过人员变动。

  同时,也列出了组合在冲绳本地参加过的一些小型音乐比赛和得奖情况,像是这样的小型音乐比赛,奖品无非是什么迷你音响之类的小东西,同主流出道的机会没什么关系。

  即使有,也只是暂且拿到了一张等待什么时候被发现的号码牌而已。

  冲绳系的旋风正在乐坛刮着倒是不假,不过却是一阵蹦蹦跳跳的旋风。这个地方出产能够活力热舞的歌手,似乎成为了许多日本人心中的所谓固定印象。

  对经纪公司来说,从冲绳明星的摇篮冲绳艺能学校里挑人要更加方便稳妥。

  除了那些之外,被放到最后介绍的,是组合在今年初,得到了当地的独立唱片公司的赞助,帮她们制作了这张名为《い》的地下单曲。

  当然,也仅仅只在冲绳本地进行了小范围的铺货。

  在简历的后面,还附有冲绳放送那名新垣制作人的联系方式。并不是名片,而是用钢笔写在了右下角的空白处。

  不知为何,叶昭有种感觉,这名新垣制作人是临时决定留下联系方式的。

  他仔细看了看那串电话号码,以及“新垣宗太郎”的署名。想了想,把kiroro的简历原封不动塞回了文件袋,连同那张《い》的cd一起。

  之后,他将文件袋收进了旅行箱里。

  预定的早餐是上午八点钟,正吃着饭的时候,手机响了。

  是被留在东京的上村勇纪的电话,接通以后,那头的上村勇纪向他问好。

  寒暄了几句,确认了一下他今天的行程以后,上村勇纪将话题转到了另外的地方,“今天一早,收到了《friday》那边的来函。”

  “是吗?”

  “正是如此。说是本周的《friday》会有和您相关的部分刊登,所以出于礼节,向这边知会一声。”

  “还真是有礼貌。”叶昭这夸奖的语气,听上去还挺像那么回事的。

  “不过,”他想了想,笑眯眯的回了句,“我最近应该没做什么值得被周刊拍的事吧?”

  “这个该问您自己才对。”上村勇纪也笑。

  “话是这么说,就算不是上头条的事,其他的也可以嘛。”

  如果是高桥龙也的话,就会在一开始的时候就一本正经的把《friday》的广告上面有关他的部分说个明明白白,哪怕只是鸡毛蒜皮的边角料。

  可换成了上村勇纪,如果不是什么大事,就会陪着他这么耍耍嘴皮子。

  也正是因为清楚这一点,叶昭的态度才会这么轻松随意。

  “是您和坂井小姐,还有坂井小姐的妹妹一起聚餐的照片。”耍完了嘴皮子,上村勇纪揭晓了谜底。

  “原来是这样。”叶昭回了一句,“这种事也值得上周刊吗?”

  这话说出来,电话那头的上村勇纪苦笑了一下,“您可能对您和坂井小姐的名字加到一起的话题度的认识还不够深刻……”

  “这样的认识就算没有也没什么关系的。”

  反正周刊不管增印多少,都不会有一毛钱的版税给他和坂井泉水。相反,托这些周刊的“福”,让他们两个不时就要落到话题的中心里。

  “听说,如果能拍到两位同框的话,有一百万日元的奖金可以拿。”

  “一百万日元吗?”叶昭摇摇头,“区区一百万日元而已,如果再多一点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送个人情给你或者高桥,让你们拍照片来卖给周刊。”

  “拜托请您认真一点……”上村勇纪叹气。

  “我说的是真的。”叶昭愉快的眯起眼睛,“到时候,还能再叫上今井小姐,大家一起来把这一百万日元花掉……”

  不过,嘴皮子耍到这里也就够了,他转回了话题,“可惜,这次的一百万日元是没有人有机会拿了。”

  “也就是说……”

  “如果是聚餐那天的话,不可能会拍到同框照片的。”叶昭解释道。

  那天从过去到回家,他和坂井泉水都是分别走的,要说拍到了坂井泉水跟她妹妹在一起的照片倒是还说得过去,至于同框嘛,那是绝对不可能有同框的。

  “我想也是。”上村勇纪说。

  “怎么?”叶昭随口问了一句。

  “《friday》传过来的这份告知,怎么看都没有拍到了值一百万日元的同框照片的感觉。”叶昭正经起来,又换上村勇纪耍嘴皮子了。

  “总之,措辞很寒酸就是了?”

  “有一点。”

  两个人在电话里一齐大笑起来。

  能够拿周刊的告知函来打趣开玩笑,这家伙的心也是够宽了。当然,从侧面也可以证明,他的确没干什么能够再度占领头条的事。

  当然了,如果他真的被拍到了什么不太妙的东西的话,刚才上村勇纪把电话打过来的时候,也就不会用这么悠闲的态度和他开玩笑了。

  《friday》的发行量大概是《周刊文春》的三分之一,当然,两者虽然都是周刊,但是文春属于一般类型的周刊杂志,《friday》则是写真周刊杂志。

  虽然在没下限这一点上面,两者实在是不分伯仲。

  正像是叶昭自己所说的那样,最终刊登在《friday》杂志内页当中的照片,并非是“值一百万日元的同框照”,而是叶昭和坂井泉水先后出入同一家餐厅的照片。

  其中,坂井泉水的那一张里,蒲池和子作为圈外人士,在脸部被打上了马赛克,只在照片附近做了注解。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是**的照片,质量却相当的高,不仅高清,颜值也绝对在线。

  到底术业有专攻,如果说文春的“良心”在于众多真真假假的来自各方各面的丑闻,《friday》的“良心”大概就是记者拍照的业务水平了。

  那些高清无马不输给摆拍的特写,真不知道《friday》负责跟拍的记者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除了这样的几张照片之外,其余的就是自由发挥的小作文了。

  这种有家属出席的小作文要编起来实在是容易得很,开头简要介绍一下当晚的情形,一分的真实是他们三个人确实去了同一家餐厅,九分的瞎掰就是小编的脑补。

  小作文的中间部分是自由发挥的重灾区,最好要适当加入关系者abc的证言,扯一点跟聚餐没什么关系的事,等到了最后,再来一小段总结的话进行收尾。

  这样一来,一盘新鲜的小作文就顺利出锅了。

  “真厉害,叶君。”

  东京坂井泉水的家里,她一边笑,一边称赞他。

  “我可是会当成好话不客气的收下的。”

  叶昭没什么形象的靠在她身上,对她说道。

  “说是好话也未尝不可,”她将视线落到摊开在叶昭膝上的那本《friday》上面,“刚才的总结还挺到位的。”

  “是吧?”叶昭有点得意。

  “嗯,”坂井泉水点头,笑道:“像是看过了两百本周刊以后得出来的经验。”

  “幸子,”叶昭叹气,“这句话,怎么听都不像是夸奖吧?”

  坂井泉水装傻,“有吗?”

  “真过分呀。”叶昭故意向她抱怨道。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