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旁边是一道狭窄的楼梯,撤去碗碟以后,叶昭和高桥龙也在夏川姐妹的邀请下,登上了这道楼梯。

  换句话来说,就是进入到了她们的生活空间当中。

  夏川里美的姐姐名字叫做弘美,独自经营这家拿酒神的名字当招牌的餐馆,丈夫则从事远洋捕鱼工作。

  叶昭到访餐馆的这两次,都刚好赶上弘美的丈夫出海工作,所以并没有和对方遇到。

  不过,在冲绳,这样构成的普通家庭也不知道有多少。

  二楼有一个小小的家庭用厨房,被带到客厅以后,弘美去给他们煮咖啡。

  “我记得弘美姐的小孩,上次见到的那个,好像是叫小光的……”叶昭有点好奇的开口问道。

  二楼没有听到小孩子的声音,不知道是正在睡觉还是不在这里。

  “小光被接到妈妈那里了。”解答他疑问的是夏川里美,“爸爸和妈妈的家离这里不太远,偶尔会把小光接过去照顾一下,因为姐姐很忙。”

  “原来如此。”叶昭点点头,“真辛苦啊,弘美姐。”

  入乡随俗,进了这家餐馆,叶昭为了方便,也随着店员们一起,叫她一声“弘美姐”了。

  “还好。”弘美的声音从厨房穿过来,房子本身并不大,即使不用刻意抬高声音,也可以听得到她的话。

  “不过,”弘美说,“您的记忆力还真不错。”

  她说的是叶昭可以叫出小光的名字的事。

  “还好。”叶昭有学有样,把弘美说过的话“原封不动”还了回去。

  旁听了这段对话的夏川里美和高桥龙也,都是一副忍俊不禁的样子。

  弘美送来了煮好的咖啡,收起托盘,挨着夏川里美坐下,对面就是叶昭和高桥龙也。

  “叶昭桑玩的还愉快吗?”

  “很有意思,值得回味的旅行。”叶昭笑眯眯的回道,“而且,拖弘美姐您的福,现在还有美味的咖啡可以喝。”

  收到了夸奖,弘美的脸上笑意更甚,圆润的脸颊看上去相当的温和无害,稍作打量,从中可以看得出和夏川里美之间的相似之处。

  在叶昭提出了要求以后,夏川里美就开始了她的出道前减肥计划,时至今日,已经脱离了微胖界,要说脱胎换骨肯定没有那么神,当然,叶昭也不会要她去做什么整形微调。

  但即使如此,相比刚把她从石垣岛带回东京时的模样,也变化颇多,更加耐看一些了。

  面对着这么一对相貌之中有着相似之处的姐妹俩,倒是让叶昭下意识联想到之前同蒲池和子见面时的情形。

  坂井泉水和妹妹蒲池和子之间,也有着不少的相似之处。

  血缘这东西,果真是神奇的很。

  “听妹妹说,这次到冲绳来,是为了拍出道的mv。”

  “是的。”

  “承蒙您的关照了。”弘美说着,有点郑重的向他欠了欠身。

  叶昭笑了一下,没有接话。

  他是真的不怎么擅长应对这样带着“我家的某某就拜托你了”意味的话。

  不过,这姐妹两个也没有在这件事上面多做停留,很快就把话题转到了叶昭的这次自由观光上面。

  叶昭也配合着,顺着话题说了下去。

  “其实,”弘美用稍微带着点感慨味道的语气说,“您能够制作冲绳民谣,真的很谢谢。”

  “当然,不仅是因为里美通过这件事得到了重新开始的机会,作为冲绳人,自己引以为豪的家乡音乐能够得到推广,也是件令人高兴的事。”

  “我只是在看着宫泽和史桑的后背而已。”叶昭语气谦虚道。

  将岛歌推向了世界的宫泽和史,也并不是冲绳人。

  “而且,”他接着说,“到现在为止,冲绳我已经来过许多次,对这里的风景也好,人文也好,印象都非常的深刻。”

  等到夏川里美的出道发布会一开,突然转性做起了冲绳民谣的叶昭,类似的问题和回答,大概不知道要回答多少次。

  “对了,”叶昭像是才想起来似的,说道:“这次到冲绳来拍mv,收获也不小。”

  挑起话题来以后,叶昭看了看夏川里美,“又有了关于新曲子的一点想法。”

  “是吗?”夏川里美眼睛亮了一下。

  “没错,”叶昭点头,“所以,等到回了东京以后,就又要拜托你先来唱一下小样了。”

  “没问题……不,”夏川里美郑重其事的说,“请务必交给我来做。”

  “斗志昂扬嘛,夏川小姐。”叶昭露出笑容。

  弘美对“夏川”这个陌生的姓氏并没有表现出迷茫,看来,夏川里美早已经将自己的新艺名向姐姐汇报过了。

  要说到冲绳民谣的顶点,当然是the bo的《岛呗》,这首歌的知名度已经无需再多提。

  除此之外,由森山良子作词,begin谱曲的《泪光闪闪》,也是不朽的名曲。

  叶昭所了解的夏川里美,她真正成名的作品,就是翻唱的这首《泪光闪闪》。

  原曲固然是经典歌曲,但是夏川里美的翻唱,不仅唱红了她自己,也确确实实将这首歌曲推向了更高更远的地方,让更多的人听到了。

  不过,这首歌曲的背景却有那么一点复杂。

  它并不是词和曲同时完成,而是先由歌手森山良子为纪念过世的哥哥写下了这样一首小诗,相隔许久之后,又委托了begin进行谱曲,才有了这首名曲《泪光闪闪》。

  因此,即使这首歌直到千禧年才正式发行,但是因为这个有些特殊的背景,是没有办法把它提前搬出来给夏川里美用的。

  当然,鉴于这首歌曲的经典程度,以及夏川里美靠着这首歌翻红的经历,即使当不成原唱,等到今后这首歌诞生以后,也是要去拿它的翻唱权过来的。

  既然《泪光闪闪》这样的大杀器不能用,也就只好考虑更多的冲绳民谣。

  但是,在制作冲绳民谣这件事上,叶昭横浜人的身份也是一种局限,到冲绳来自由观光,也不是单纯为了在冲绳游山玩水,而是在“积累素材”,方便把更多的冲绳民谣拿出来。

  即使是宫泽和史,在下决心投入到冲绳民谣的制作以后,也是无数次的往返冲绳,和当地的民谣歌手进行接触,才有了那么源源不绝的创作灵感。

  叶昭和高桥龙也在弘美的餐馆停留到了下午四点钟,在她们为了迎接晚间的用餐时间进行准备之前,起身提出了告辞。

  虽然弘美出言挽留,不过两人也没有在这里继续停留下去。

  “那么,就明天见了,夏川小姐。”临别之前,叶昭和夏川里美确认着之后的行程。

  “是的。”夏川里美一直把他们两个人送到餐馆所在的巷子出口。

  这一次的冲绳之行,最主要的目的当然是为了拍摄出道曲的mv,除此之外,顺带的旅行以及“积累素材”,也顺利完成。

  而工作人员和冲绳这边的媒体的洽谈,也算是谈得来。

  到这里为止,一切已经相当的完美了。

  不过,等到晚上回到冲绳本岛,和在跟冲绳的媒体洽谈的工作人员会合,几人一道坐在酒店的酒吧里叙话的时候,从工作人员那里,却得到了一个有点意外的“收获”。

  “冲绳放送的一位姓新垣的制作人,”

  听到“新垣”这个姓,不由得让人在心里再次感慨,若是在冲绳的街头大喊一声“新垣桑”,不知道该有多少人转过头来。

  工作人员倒是不知道他的无厘头想法,继续往下说道,“知道厂牌的负责人是您以后,交给了我一份唱片和资料,说‘希望您可以听听看,若能提些意见更好’。”

  “是吗?”叶昭挑了下眉,“是什么样的唱片呢?”

  “似乎是在当地活跃的独立音乐人的作品。”工作人员回忆了一下。

  “嗯……”叶昭点点头,“那就等之后听听看吧。”

  “话说回来,”工作人员说,“冲绳这里虽然离东京很远,却是当今艺能界的核心呢。”

  冲绳系的歌手正在艺能界里刮起一阵旋风。

  “不过,既然是送给我,总不会是唱跳歌手。”叶昭半开玩笑道,“那样的人物,应该送给平哲夫桑和小室哲哉桑。”

  “说不定这次是别出心裁呢。”工作人员也用同样的玩笑话回应了。

  虽说如此,这样“别出心裁”的情形倒是没有出现,冲绳艺能学校培训出的崭露头角的新人,也不可能会被送到叶昭这里。

  只不过,冲绳放送交给工作人员的这份唱片和资料,却把一个有些令他意外的组合名字推到了他的面前。

  刚回去不久,高桥龙也帮忙把工作人员收到的东西送了过来。

  有点漫不经心的打开以后,从文件袋里拿出来一张12cm的唱片,以及一份简历。

  叶昭瞄了一眼唱片封面,歌曲的标题是《い》,看封底的话,是当地的独立唱片公司负责发行的地下单曲。

  而演唱者的名字叫做kiroro。

  看清楚唱片封面的同时,叶昭收起了方才的漫不经心,态度也认真了起来。

  尽管房间里仅有他一人,也还是正了正坐姿,拿起了那份附带在文件袋里的简历。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