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期待……这样的说法听上去倒是挺美好的。

  对于“大人的恋爱”这个解释,叶昭本人在得知的时候,也觉得这名乐评人解读的很有意思。

  不过,身在一个杂志大国,市面上能够按期发行的音乐方面的杂志即使没有一百本,几十本也总是有的。

  不同的杂志,因为受到背后势力的影响,又或者是主编的口味和侧重面的不同,即使是同样的作品,所得到的评价也很可能会呈现出两极分化。

  既然有乐评人说他这张专辑里传达的是“大人的恋爱”,并且对他报以新的期待,同样的,也就有乐评人形容这是一张“讨好成年人市场”的专辑。

  别人的嘴怎么说,只有这种事是管不着的。当然,对歌手的作品来说的话,有人说总比没人说要好,而且,只要有人说,话题度就能够一直存在。

  时至今日,话题度到底有多重要,已经不需要再多加说明了。

  随着企划专辑第二周的销量出炉,四月也终于来到了它的尾声,日历翻过,五月也随之到来。

  一进入五月,叶昭先决定了一件事,那就是,他在文化放送的那档开了两年的广播节目,将在今年九月底,趁着文化放送方面进行番组调整的时候宣告完结。

  《叶昭的群青之心俱乐部》自开始放送以来,收听率在文化放送内部属于一流的节目,即使是在整个东京圈全部的放送局的收听率排行当中,也是可以稳稳待在前十名,有时甚至还会彪悍一把,冲进前五名的金牌广播节目。

  而这一次宣布完结,也意味着文化放送方面,将失去一档高人气的广播节目。

  既然是收听率高的广播节目,会完结的原因当然不是表现不佳被“腰斩”,而是由叶昭这边主动提出来的。

  实际上,早在几个月之前,因为巡演不得不暂停的时候,他就萌生出了结束掉这档节目的念头。

  这档广播节目不仅占用的时间很长,同时又是直播而不是录播的形式,所以许多事情都卡得很紧,每周时间一到,他必须得本人到场,并且全身心投入不能松懈。刚好工作清闲点儿的时候还好,一旦赶上非常忙的时候,添的麻烦绝对不是一点两点。

  要结束一档收听率高的广播节目,文化放送那边自然是非常的舍不得,不过,架不住叶昭实在是有点吃不消,因此,在经过了商议之后,才又从四月份开始续订了最后一期,做到九月底再正式宣告完结。

  不过,虽然《叶昭的群青之心俱乐部》宣告完结,但是文化放送方面紧跟着又提出了一个新的建议,希望能够在另外的时段,重新为叶昭开一档广播节目。

  “时间定在每周一晚上的十点三十分,时间是三十分钟,并且,调整为录播的形式……这样,您意下如何呢?”文化放送方面的人送来了提案。

  如果是录播的话,时间上就自由灵活了许多,负担倒是可以减轻不少,而三十分钟的时长也还算合适。

  实际上,虽然叶昭因为自己忙起来吃不消选择了完结广播节目,但是认真说起来的话,他本人对于广播节目这样的形式倒是打从心底里觉得喜欢。

  “那么,这次节目的主题是什么呢?”

  改成了录播的话,许多东西跟直播比起来,也要随之发生不少变化。当然,千变万变,叶昭最关心的,也还是节目的主题。

  如果不够有趣,只是单纯的说点闲话,那就没什么意思了。

  “现在还处在计划阶段,并没有明确下来具体的方向。不过还是和单曲的榜单有关,只是这次要说的不是当周的榜单,而是过去的榜单。”文化放送那边的企划人员向他解释着。

  “过去的榜单?”

  “是的,比如说,本周是1997年的第十八周的话,那么,广播的主题可能就是二十年前,1977年第十八周的单曲周榜单,从里面选出其中有代表性的作品进行讲解。……类似于这样的内容。”

  “唔,这样吗……”叶昭想了想,“这样的话,就取消嘉宾和读者来信的环节了?”

  “关于这个,之前每期都会有嘉宾到访,经过调整之后的新节目,嘉宾方面只会在某期主题特殊的情况下邀请,至于读者来信……因为时间有限,也很难做到像从前那样,拿出太多的时间来和听众进行互动。”

  “但是,如果听众没有办法参与进来的话,一定程度上也会降低他们和节目之间的黏性。”叶昭指出了这一点。

  “除此之外,还有个问题,”到了今时今日的地位,他早已经可以直言不讳的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并且对方还得重视起来,“二十年前的榜单,对于许多人,尤其是年轻一代来说,未免太过陌生了,恐怕很难调动起他们的兴趣。”

  “确实,不过……”文化放送的企划人员也陷入了沉思。

  “对了,我倒是有个提议。”叶昭灵光一闪。

  “请讲。”

  “比如说,可以在某一期的广播结束之前,面向观众进行主题征集,像是‘之后想要了解哪一年哪一周的单曲榜单?’”

  “又或者说,在八月到处是花火大会的时候,面向观众征集‘说到夏日的花火大会,你心中会想到哪首歌曲?’,在马拉松大会开始之前,征集‘跑马拉松的时候想听哪首歌打气?’,之后,也还是可以聊一聊选出来的歌曲当时在榜单上的表现,以及这首歌曲的结构和优点,以及发行时的一些情况和趣事。”

  “不仅如此,主题甚至还可以是‘杰尼斯的偶像们当中,你最喜欢的歌曲’,‘你最喜欢的being歌手的歌曲是哪一首’,”

  到底是出身being,又跟杰尼斯关系良好,叶昭随口举出了这两个有代表性的例子。

  当然,主题也同样可以是“最喜欢小室家族的歌手的哪一首歌”,反正付版权费的是文化放送方面,又用不着他来掏腰包。

  “总之,根据季节的变化,甚至是这段时间内的某个热点事件或是某部热门影视剧,想出各种各样的主题,来面向听众征集他们的意见,并且根据听众的投稿来进行内容调整。”

  “至于嘉宾,我也有点自己的想法。比如说,如果当期的主题决定了是‘说到花火大会会想到的歌曲’,那么,合适的话,说不定还可以请来入榜、甚至是拿到第一位的歌手过来做客。……当然,只是我个人的一点想法。”

  叶昭说完,礼貌的去问文化放送的企划人员,“您意下如何呢?”

  文化放送的企划人员听得很认真。等到他说话,也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沉默了一下,似乎是在考虑其中的可行性。

  叶昭也不着急,耐心等待着他。

  终于,他再次开口,“是个好主意!”企划人员称赞道。

  这种意见征集,其实说白了,就像是“投票调查”的一个变种。

  这个投票大国,整天都在发起各种样本数也许少得可怜,主题也许乱七八糟的投票,甚至偶尔还会机缘巧合,让哪个过气了八百年的明星体验一把“最什么什么的明星”第一名。

  虽然在高兴之余,回头去看看样本数,说不定这管安慰剂还会起反作用。

  但即使如此,大众对于投票这件事还是乐此不疲,并且还会关注最终的结果。

  而叶昭提出来的节目内容,就好比是面向听众发起了一个投票调查,之后又通过自己的广播节目,面向听众公布他们自己选出来的名次。

  这样一来,既能够让听众得到一种参与感,也为节目的内容增添了悬念和趣味,总比只是干巴巴的翻出过去的榜单来讲解好得多。

  毕竟,讲解现在的榜单,里面还有听众喜欢的歌手,即使不喜欢,至少也还熟悉。

  如果是讲解几十年前的榜单,对许多人,尤其是年轻一代来说,实在是不够友好,说不定连歌手的名字都没有听过,收听率会高才怪呢。

  “这边会把您的提议列入考虑的,”企划人员说道。

  “总之,如果真的要做这么一档节目的话,我还是希望能够试一试(这样的方案)。”叶昭发表着自己的意见,“如果反响好,就顺势进行下去,如果不合适,还可以调整,或者是腰斩掉。”

  反正广播节目跟电视节目也差不多,都是先预定一季,在播出的过程当中适当进行着调整,并且根据收听率和观众的反应,来决定到底要不要续订下一季。

  送文化放送的企划人员离开之前,叶昭想起刚才提到的建议,随口又说了一句,“对了,我倒是想到了一个试验刚才的提议的办法。”

  他说的当然是刚才说的面向观众进行意见征集的那个办法。

  “哦?”企划人员停下脚步。

  “等到六月的时候,”叶昭说,“不如做一期特别节目,主题就是,‘想要在婚礼的时候播放的歌曲’,在那之前,面向大众进行投稿征集,再由主持人在节目里公布名次,然后看一看收听率和大众的反响如何。”

  这样也能决定到底要不要按照他提议的来做节目。

  西方人有五月不宜婚嫁的说法,紧跟其后的,还有“六月新娘最快乐”的说法。据说是因为六月是受到女神赫拉庇佑的月份,而赫拉又是女性、婚姻之神。

  总之,西方人迷信起来也是一套接着一套的。

  当然,在追寻这些东西的源头的时候,六月新娘是因为“女神赫拉保佑你”,而不宜在五月婚嫁的原因,其实是因为这个月份的天气容易不太好。

  百年之前,日本人理想的结婚季节是秋季,不喜欢的结婚季节则是夏季。至于原因,倒是也简单,同样也是因为天气的缘故,大热天的,就算只穿单衣,也还是会汗流不止。

  不过,等到七十年代的时候,六月新娘的说法也开始在日本流行起来,崇洋媚外的日本人也开始效仿起了西方人的做法,将六月列为理想的结婚月。

  说到婚礼曲界的不动ace,当然是“当当当当”,不过,叶昭这里说的票选的婚礼歌曲,当然指的是本国的流行歌曲。

  现代化的婚礼,歌曲环节不仅有入场曲和退场曲,还有致辞环节播放的歌曲、嘉宾演唱的歌曲、以及作为背景音乐出现的歌曲……等等等等。

  而这,也正是音乐融入到了生活当中的一个体现,人们已经越来越习惯通过音乐来表达自己的想法,抒发自己的感情。

  企划人员一点就透,听了他的话,连连点头,“是的,我明白了。”

  随即,两个人礼貌道别,由田村由贵把他送了出去。

  现在才刚刚进入五月,时间还算充裕,叶昭也不多操心,反正他的想法已经说出来了,至于文化放送那边到底怎么做,还要看他们。

  虽然他提议的那个在新的节目里采用征集听众意见的主意未必会采用,但是他早已经决定,如果是做一个企划人员最开始举例的那种讲解二十年前单曲榜单的广播的话,那么他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一眼就看得出会暴死的东西,他才不想在上面浪费时间浪费感情浪费名声。

  《message》的口碑在第二周以后继续发酵着,进入第三周,它的表现依然强劲,第二周卖出的那将近三十万张当中,又有不少转化成了新的火种,而乐评人在杂志上的评论,不管是好的还是有些刻薄的,也都如同吹起的风一般,吹旺了火种。

  第三周,专辑榜上虽说热闹,但还是没有出现那种一局定胜负的超级大将,而这张《message》却再度以不到一万张的微弱差距将后来者们挡了下来,以大约二十七万张的成绩,继续“赖”在榜单首位,拿下了第三周的冠军。

  三连冠达成!

  这一次,不管是唱片公司的高层,参与了这张企划专辑制作的歌手们,又或者是外界大众和音乐情报节目与杂志,都只剩下一个反应,那就是十足的惊讶和意外。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