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这个表情还真是凝重啊。”

  “抱歉。”

  听到经纪人半是调侃的话,平井坚抬起头,有些勉强的笑了一下。

  “演出还有半小时就开始了。”经纪人提醒他。

  “还请放心吧,”平井坚说,“等站到舞台上,就会立刻打起精神来的。”在那之前,就当是看不到希望的奋斗了这些年的自己,偶尔的任性吧。

  “从你知道要过档给叶昭桑那边的时候,就一直心事重重的。”作为陪着他一直在低谷里挣扎和探索的人,他的经纪人对他的事可以说是了如指掌。

  “……”平井坚没有接话。

  “虽然把制作权放出去,外包给了更加远一层的合作厂牌那里,但是接手你的制作权的人可是那位从来没有失败过的叶昭桑,”经纪人接着说道,“如果是其他的身处像你现在的情况的歌手,都会非常高兴才对……这可能是你现在最好的机会了。”

  当然,也可以说是唱片公司给平井坚的最后一次机会。假如连外放给金牌制作人都救不活,那么就真的只能打个包让他另谋高就了。

  “我也听过那位叶昭桑的事迹,确实,非常的厉害。”平井坚说,“从出道开始,再到自己担任制作人,从来都没有失手过,可以做到这种程度的人,的确值得尊敬。”

  “但是,古田桑也知道,他作为歌手出道时做的是poprock,后来担任制作人,则是以girl pop制作人著称,而由他制作的歌手,音乐风格大致也是以这方面为主。”

  “现在的日本,rnb的市场很小,”平井坚慢慢说着自己心中的顾虑,“尤其是对我这样不成功的歌手来说,现在发行的每一张唱片都在让公司赔本。”

  确实。作为经纪人的古田也清楚得很,如果不是平井坚每年都在坚持高强度的几十场巡演来支撑自己的歌唱生涯,恐怕现在连单曲也要发不出来了。

  就算是当创作歌手,发行唱片也是需要成本的,要说哪里给唱片公司省事儿,也就是减少了从曲库或者其他作曲家那里收曲子的麻烦而已。

  所以,对于赔本的歌手,发唱片的经费,就只能够一减再减,最后变成几乎没有宣传,仿佛单纯为了完成合约一样的发行状况。

  这样一来,仿佛又形成了恶性循环。越是卖不出,就越是没有宣传,越是没有宣传,也就越是没有多少人知道,到头来,销量只会越来越差。

  除非凑巧遇到什么撞大运的宣传机会,否则的话,想要咸鱼翻身,难度就只会越来越高。

  “现在,要让那位叶昭桑来接手我的歌曲制作,我在想,大概是公司已经放弃了rnb,转而想要让我转型吧?”平井坚说着,自嘲了一句,“说真的,我有点想象不出一个唱摇滚的自己……”

  虽然rnb的市场现在还很小,但是此时此刻的平井坚,也是抱着一颗想要探索出适合自己,也能够被日本人接受的音乐之路的。

  哪怕受到了挫折,他也还是没有死心。

  只不过,现在的他,又哪里知道,叶昭心里想的,是和他一样的事呢。

  叶昭和defstar要一起拿平井坚来开荒rnb市场,这是只有唱片公司高层才知道的事,对下面的人来说,听到的也只有要把平井坚的制作权过档给他的厂牌而已。

  因此,就现在所听到的风声,平井坚才会对这件事感到悲观。那样的悲观,来源于将要放弃自己坚守喜爱的东西的无奈,以及自己所看重的东西却被抛弃的悲哀。

  “这个……”古田想了想,也觉得让他放弃一直追求的东西有些残酷。

  可这个时代的日本乐坛,每年有三百组以上的歌手出道,大浪淘沙,能够接连赔本几年,还能够发得出唱片,哪怕公司要他去转型,“残酷”的话也实在是说不出。

  真正的残酷,难道不是一旦成绩不理想,就立刻被冷藏到合约结束然后被扫地出门?

  就这样,在演出正式开始之前,平井坚就一直沉浸在这样的情绪之中。当然,他的这些担忧,身在前方等待着演出开场的叶昭,也丝毫不知情。

  虽然在后台情绪着实低落了一把,但是等到演出开始,站到舞台上,平井坚就又开始了全力投入的演唱,这是他对于自己喜爱的音乐的尊重。

  身为绝对实力派的平井坚,观看他的演出着实称得上是一种享受。身在台下的叶昭,也被他高超的舞台表现力所感染,和其他的观众们一起,度过了愉快的演出时间。

  而等到演出结束以后,和观众们一起有序退出了会场的叶昭,又再度折返,平井坚的经纪人古田早已提前等候在关系者通道那里。

  “晚上好。”摘下平光眼镜和口罩,叶昭和古田打招呼。

  “晚上好,我是平井桑的经纪人古田。”古田报完家门,领着叶昭往后台走去,“承蒙您特意到这边来。”

  “不,该我说谢谢招待才对。”两人边走边说,“有幸欣赏了一场精彩的演出。”

  来到休息室门前,古田敲了敲门,说声“叶昭桑到了”,随即转开门把手。

  休息室本就空间狭小,再一下子挤进来两个成年男性,颇有点伸展不开的感觉。

  相互见过礼之后,叶昭和平井坚在折叠桌前相对而坐,因为只有两把椅子,经纪人古田只好在一旁站着。

  “平井桑今晚的演出很精彩。”叶昭又称赞了他一次。

  平井坚礼貌的向他道谢。

  敲着边鼓寒暄闲聊了一阵以后,话题慢慢转到了过档的事,“……之后,我和平井桑就要一起共事一阵子了,到时,还请多多指教。”

  “我这边才是,请多指教。”平井坚回了一句,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如果可以的话,叶昭桑可不可以大致透露一下,关于我今后的路线规划?”

  “路线规划吗?”叶昭斟酌了一下,“平井桑有深厚的rnb功底,今后当然也是要发挥您的优势,继续在rnb的道路上探索。”

  经纪人古田闻言,在旁暗自替平井坚感到高兴。这样一来,他之前所担心的事就没有了。

  亲耳听到叶昭说出不会让他一百八十度大转型放弃自己的音乐之后,平井坚也稍稍松了口气,先前悲观的情绪也跟着消散了许多。

  但是,紧接着,在他的脑海当中,突然冒出来了一个念头,那就是:完全没有rnb制作经验的叶昭,哪怕他是从未失手的金牌制作人,在沾手新的风格以后,又能够做到怎样的程度呢?

  之前没有想过这件事,是以为他要被唱片公司踢给叶昭去唱poprock,而现在,旧的担忧消失以后,这个之前想都没有想过的事反而出现了。

  像是知道了他内心的担忧似的,传入他耳中的话也提到了这件事。

  “实话来说,我从来没有制作过rnb,而且,现在日本的市场,rnb的生存空间也确实很薄弱,所以,到底会做出什么样的东西,我也不知道。”叶昭很坦诚的说。

  “我不知道平井桑的想法是什么……当然,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我们可以尽量的进行沟通,相互交换意见。”

  “虽然不知道能够做出怎样的音乐,又碰撞出怎样的火花,但是,我认为rnb在日本还欠缺一次全面的热度,所以,我最基本的想法,就是去找寻,去探索一条能够被日本人接受的rnb之路。”

  去探索一条能够被日本人接受的rnb之路,这也是现在的平井坚心里所想的,而这也是他现在的迷茫的来源。

  听了叶昭的话,平井坚心情稍定,回道:“其实,我所考虑的也是同样的事,我之前和现在所做的努力,也是在找寻这样的一条路。但是,至今以来的失败,已经证明,我所走的这条路是行不通的。那么,接下来应该怎么走呢?近来,一直在烦恼这样的事。”

  “这么说来的话,”叶昭说,“我和平井桑,也算是有着同一个努力目标了。”

  或许是“同一个目标”的话,在无形当中拉近了叶昭和平井坚的距离,又或许是他直率又谦逊的态度打动了平井坚,让他对叶昭加了不少的印象分。

  身处在空间狭小的休息室,谈起正事来也有些别扭,何况旁边还有个因为没有座位只能站着旁听的经纪人古田,在叶昭的提议下,三个人换了个地方,去了家小酒吧,在过档的官方通告出来之前,制作人和被制作人,先凑在一起相互交换了自己的想法。

  越是和叶昭接触,聊得越多,平井坚心中就越是感到惊讶。

  叶昭对音乐的理解与其说是深刻,倒不如说是别致,虽然听上去有些不可思议,乍听之下天马行空,可仔细一想,却又能从里面感受到相当的可操作的空间。

  不仅如此,虽然时间有着许多说起话来头头是道,真正做起来却十足的只是在纸上谈兵的人,但是叶昭所说的东西,却完全没有让人觉得是飘在半空中的空话。

  追其原因,不是对于他这个从未失手过的金牌制作人的盲目信任,而是因为他所设想的东西,是基于现在的这个乐坛现状展开的。

  原来还能这样?平井坚在心里如此想道。

  虽然没有因此就百分百的去相信这个人,觉得他一定可以打开这个局面已经二十五岁,歌手扑街生涯长达三年的他,不是那种未出道的,一被煽动就全力以赴的新人,他所考虑的是更加现实的,可行的东西。

  但是,他却在心里认为,如果能够和拥有着这样丰富的想法的人来合作,那么,即使被过档,他也还是没有失去探索和尝试的机会,甚至,可探索和尝试的还变多了。

  “总之,平井桑,”叶昭告诉他,“虽然现阶段这个局面有些困难,不过,还是让我们一起,来找寻可行的办法,努力来找寻这条名为‘未知’的路吧。”

  “是的,今后请多指教了,叶昭桑。”平井坚回道。这次的“请多指教”当中,不再是客套话,而是蕴藏着真心。

  算上经纪人古田,三个人一起小酌了几杯,之后才愉快的散了场。

  对叶昭来说,担任平井坚的制作人,不仅是去接触了一种之前他没有接触的风格,平井坚同样也是以girl pop制作人闻名的他,第一个将要全权负责的男性歌手。

  虽然之前给smap供曲,也制作了近畿小子的出道单曲,但是那更多的还是处在收钱办事,按照杰尼桑的要求去打造杰尼斯的偶像而已。

  而接下来,他则是要从头到尾全权把关,真真正正的制作一名男性歌手。因此,从各种意义上来说,过档平井坚,都是件意义重大的事。

  第二天上午,已经来到东京的中村由利,在星探的带领下,来到了事务所。叶昭也第一次见到了这位有着辨识度超高的嗓音的才女。

  虽然现在的她,所努力的目标并不是出道的创作歌手,而是隐藏在幕后的作曲家。

  当从她的口中听到这个目标的时候,叶昭不禁在心里感到有些奇妙,毕竟,在他的记忆当中,中村由利并不是幕后的黑衣人,而是gar crow的主唱,有着三个志同道合的伙伴。

  说到伙伴,古井弘人现在倒是十足的黑衣人角色,在being内部作为中坚编曲家努力着。至于另外的两名成员,冈本仁志现在不知道身在何处,模特出身的azuki七,现在说不定还在哪本知名或不知名的杂志里拍拍照片。

  gar crow这支乐队,在后来人,或者说是在外界大众眼中,是一支突然间就横空出世,因为成员间彼此投契才组成的乐队。

  但是,在“志同道合”进而组成乐队之前,不知要经历多少事,才会让缘分把他们聚到一起。

  而现在,四个角的拼图,一角在being,另一角则握在了叶昭手里。

  “这是我学会作曲之后,还算小有自信的几首曲子,请您听听看……”中村由利把准备好的歌曲小样递了过来。

  面对叶昭,她的神情拘谨而又紧张。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