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君有什么打算吗?”坂本冬美反问一句。

  “这个嘛,不出意外的话,”叶昭回道,“就从这里直接回家去了。”虽说他不讨厌y:e生活,但也没有在外面玩到凌晨四点再往回走的癖好。

  “如果叶君接下来没有安排,”人美歌好心善的坂本冬美反过来邀请他,“就再稍微陪我喝一杯吧?”

  “在这里,还是换个地方?”

  “就在这里。”

  叶昭想了想,答应下来,“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该我对你说‘谢谢’才对。”坂本冬美的眼角堆起了笑纹,随即又改口道:“然后是‘抱歉’。”

  听她这么说,叶昭露出不解的表情。

  “刚才,擅自和忌野桑提起了叶君之前说过的企划专辑的事,”坂本冬美解释道,“他听了以后很感兴趣,所以才想要听听看你的想法。”

  “原来如此!”叶昭恍然大悟,随即笑道:“这也不是需要道歉的事,而且,托坂本桑的福,能够遇到忌野桑,这就已经很不可思议了。”

  “上次录音的时候,叶君说起这个企划,我就非常感兴趣,当然,也知道其中困难重重,实现起来有些麻烦,所以,也就暂时放到一边了。刚好,叶君的这张企划专辑发行,又让我想起了这件事。”

  “说到这个,”叶昭说,“之所以会有做这张企划专辑的打算,多少也是受到了那张还没能成行的企划专辑的启发,真的要说的话,也算是关系密切了。”

  “不过,真的很浪漫哦,叶君。”坂本冬美打趣道,“为了女朋友特意制作单曲什么的……”

  “还请饶了我吧。”

  “有什么关系嘛!这可是真心话。”坂本冬美说着,再度露出笑容。

  被坂本冬美当成下酒菜小小的开涮了一下,这个插曲被放到一边,话题再度回到了那张企划专辑上面。

  叶昭斟酌了一下,慢慢回道:“其实,那时的话,我也并不是随口一说而已,只是情况特殊,您也知道了。”说到这,他苦笑了一下。

  知道他说的是自立门户的事,坂本冬美也是一笑,“真的很了不起,能够成功独立。”

  死在独立路上的艺人,不知道有多少,能够成功独立,并且还是得到了老东家支持的独立,这样的就少之又少了。

  这件事不仅没有让大众对他产生负面印象,甚至在艺能界当中,也让不少人对他刮目相看。

  “既然现在事情成功得到了解决,”叶昭接着往下说,“我也已经有了将这个企划提上议程的打算,只是还要确定时机。”

  “虽然当着坂本桑的面这么说有些失礼,不过,身在演歌界的坂本桑体会应该要比我更加深刻才对。进入平成年间以后,演歌的市场份额正在不断缩小,事到如今,畅销的歌曲也已经越来越少。”叶昭直言不讳道。

  “正是如此……”坂本冬美随声附和一句,并未因为他的话感到不悦。

  事实也正是如此。虽然这是各种类型的音乐百花齐放的时代,但作为古早的产物,演歌却正在受到前所未有的巨大冲击。

  演歌的市场不景气,唱片公司的演歌部门也在不断进行着调整,缩减对于演歌业务的投入,在不久的将来,也许一些唱片公司连演歌部门也会裁撤掉。

  在时代所掀起的巨大浪潮面前,就算是那些风光无限的演歌大佬也还是束手无策。

  “之前邀请了坂本桑来帮忙录音,歌曲发行以后,在年轻人之间还算受欢迎,听说也吸引了不少年轻人去关注演歌。”

  “是的,”坂本冬美回道,“在那之后,我的公演里,也多了年轻观众的面孔。”

  “我想,通过流行曲来获取年青一代的关注,进而去了解各位本职的演歌,也是一种不错的推广方式……当然,这件事其实演歌界的前辈们一直都在做。坂本桑您也好,其他的前辈们也好……也曾经尝试过,并且一直在尝试着。”

  “确实!”

  “我过去看忌野桑的访谈,听他说起,之所以台风那么的花里胡哨,就是为了吸引年轻人的注意力,进而关注他所坚持的音乐……这和演歌界的前辈们所做的其实是同样的事。”

  说到这,叶昭笑了笑,“把我自己和忌野桑,和演歌界的前辈们放到一起来说,可能有些自大,不过,我认为我在做的也是同样的事……所以,虽然可能会很困难,也还是有尽力一试的劲头儿。”

  “既然如此,”坂本冬美回道,“等到叶君的时机成熟了以后,欢迎对我发起邀请。”

  一杯喝完,两个人又各要了一杯。

  看看坂本冬美,她的气色还挺不错的,光看这样子,绝对想象不到她这是换了两个地方,几乎相当于续了三摊。

  “坂本桑的酒量真的很不错。”叶昭有些意外。

  “我想,是普通程度吧?”坂本冬美说。

  叶昭笑道:“这样的‘普通程度’就有些惊人了。”

  “身边关系好的朋友们之中,香西kaori酱的酒量是最好的,和她在一起的话,完全不会有自己酒量好那样的感觉,”坂本冬美说,“然后是彩子,她的酒量也很好。”

  “是吗……”叶昭随口回了一句,忽然想起在秋田的时候,醉酒的藤彩子。那时的她,也的确是在放肆的喝过许多酒以后,才醉倒在了他怀里。

  “做母亲的,为了自己的私欲去欺骗自己的女儿,一定会遭报应的。”

  藤彩子醉意朦胧的时候说过的话,突然在他耳边响起。

  他捏住杯子,一口气把酒给喝尽了。

  “叶君……”这次换坂本冬美惊叹了,“刚才那句酒量好的话,该原封不动还给你才对。”

  “还好了,”叶昭不动声色地把话题带了回去:“所以,坂本桑所说的‘普通程度’,是在和身边的朋友们做过比较之后才得出来的啊。”

  “是这样没错。”坂本冬美面带微笑,“现在和叶君一起,就更是‘普通程度’了。”

  被她这么一说,叶昭也笑了起来。坂本冬美侧过脸看了看他,说着她酒量很好的他,现在也是面不改色,完全没有受到饮酒的影响。

  “对了,”坂本冬美突然问他,“企划专辑的事,叶君和彩子提过吗?”

  “提倒是提过……”叶昭回想了一下,“怎么了吗?”

  “也没有什么,只不过这样的事,如果叶君绕过她只和我商量,以她的个性,如果知道了,大概会偷偷生闷气的。”坂本冬美说

  “原来如此,”叶昭点头,“还请放心好了,没问题的。”

  喝掉第三杯,坂本冬美舒了口气,“差不多也该收手了。”

  “看您的气色,像是还能再喝两小时的样子。”叶昭打趣道。

  “实际上,”坂本冬美笑了一下,手指捏着杯脚,“现在已经有些飘飘然了,只是从外表看不出来而已。”

  听她这么说,叶昭稍微有点在意的问道:“不要紧吧?需不需要我送一下坂本桑,还是打电话请您的经纪人过来接一下?”

  “没关系的。”坂本冬美回道,“现在这程度还是能够应对的,不用担心。”

  就算这么说,叶昭还是和坂本冬美一起离开俱乐部,帮她叫了出租车,送她上车以后才回了家。

  “今天谢谢你,叶君。”坂本冬美说。

  “我这边才是呢,要谢谢坂本桑的招待。”今晚的酒钱记到了坂本冬美的账单上。用她的话说,既然是主动邀请了后辈君,如果还要让他掏钱,就未免太失前辈风范了。

  “不过,”叶昭又说了一次,“还是有点被您的酒量吓到了。”

  “我也不是每次都会喝这么多的,可不要误会我是个老酒鬼才好。”坂本冬美和他开玩笑。

  “这个尽管放心。”叶昭笑道。

  这时,第一辆出租车过来,坂本冬美伸出右手,两个人礼貌的握手道别。叶昭目送她上了车,冲她挥挥手,“路上小心,坂本桑。”

  坂本冬美也冲他挥了挥手,车子慢慢发动,渐渐驶离。

  今年初,坂本冬美搬家到了藤彩子住的那栋大楼,和她当起了邻居。女性之间,因为关系融洽,所以连各种距离也会变近这样的事,似乎时常会发生。

  因为之前约好了要过去蹭饭,第二天一早,坂本冬美摁响了藤彩子家的门铃。

  过来开门的人是藤村佐智子,“早上好,冬美桑。”

  “早上好~”坂本冬美和她打招呼。进了门,换下鞋子,熟门熟路的进了厨房,穿着居家服,系着围裙的藤彩子,正在厨房里忙忙碌碌着。

  餐桌上则摆放着已经准备好了的菜品。

  “稍等一下,马上就可以了。”知道来者是谁,藤彩子头也不抬的说。

  “有我需要帮忙的地方吗?”坂本冬美问。

  藤彩子这才抬起头来,不过,只扫了一眼她的脸,就笑道:“冬美酱你现在,真的是一张完全没有睡醒的脸。”

  “实际情况也差不多……”坂本冬美打了个哈欠,“昨天晚上,稍微喝多了一点,结果回到家之后,明明很累,却怎么也睡不着……”

  “有聚会吗?昨天。”藤彩子随口问道。

  “最开始是去文化放送录节目的时候遇到了忌野清志郎桑,结果之后在店里又遇到了叶君,就又一起续了一摊,顺便聊了一下关于企划专辑的事。”

  “是吗……”藤彩子的语气有点漫不经心。

  坂本冬美忍俊不禁,“反应还真冷淡。”

  “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一个因为晚上喝多了第二天没精神的人而已……”藤彩子擦了擦手,“冬美酱,现在请帮我把芦笋切一下吧。”

  “哈伊~哈伊~”坂本冬美答应下来。

  早餐准备的很丰盛,虽然不是每天都有机会亲自动手准备早餐,不过只要有机会亲自动手,藤彩子都会精心制作一番,完全不介意提早起床准备,把时间消磨在厨房里。

  “昨晚和叶君提到了企划专辑的事,”吃着饭,坂本冬美对藤彩子说,“叶君之前也对你说过的吧?要和你我,还有夏子、kaori、洋子一起做流行曲专辑。”

  听到话题跑到叶昭身上,在旁边默默吃着饭的藤村佐智子,把脸更深的埋进碗里。

  “是有这回事。”藤彩子面带微笑,反应还是不冷不热的。

  坂本冬美并不意外,而是笑道:“我想,这些叶君应该也对你说过了才是……不过,因为我一直都很期待这企划,所以听他说有重启这个计划的打算,真的非常开心。”

  但是,他要重启这个计划的事,藤彩子还是第一次听到。

  “那家伙……”在一旁埋头吃饭的藤村佐智子突然插话进来。

  话说出口,又想到还当着小美阿姨的面,赶紧把自己的不良魂收起来,改口道:“他不是刚发了一张企划专辑吗?还是和自己的女朋友一起。”

  一边说一边吐槽:“不过,如果是他的话,会做出这样的事来也不奇怪……”

  因为叶昭跟她最喜欢的小惠姐姐分手了的缘故,直到现在,藤村佐智子心中对他的成见还是没有消失。

  “佐智子,”藤彩子提醒她,“这种话太失礼了哦。”

  可是,在心里,也未尝不羡慕她可以直截了当的说出这样所谓“失礼”的话。

  “不过,”坂本冬美说,“那么内敛的坂井小姐,却陪着他一起来做企划专辑,这样想想,也挺有意思的。以前还有点把他看作是晚辈,现在,好像突然间不能小看他,要把他当成是和自己一样的大人才行了。”

  藤彩子用筷子捡起米饭,有些粗鲁的塞入口中。

  觉察到她有点反常,坂本冬美心念一动,回想了一番刚才的对话,一个疑影儿在她心头掠过。虽然什么都没有抓住,但是,她却停下了这个话题。

  与此同时,在东京的另一处,完全没有受到酒精影响,回去以后照样睡了个好觉的叶昭,则出现在自己的事务所,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