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社的长户社长全力支持叶昭桑此次的决定,并且今后也将以业务提携的形式继续保持与叶昭桑之间的联系。”

  “因此,虽然契约即将结束,但是双方今后还将以新的形式继续展开合作。”

  being的代表说到这里,打住了话头。面向媒体鞠了一躬,重新坐下,话筒也轮换到了索尼的代表手中。

  “暖帘分”的大旗祭出来,许多事也就变得顺利成章了起来。

  至于之前文春报道的什么不和与分裂,更是成了无稽之谈。要是叶昭真的跟长户大幸不和才会退社,being又怎么可能会和他“暖帘分”,并且还大有一副支持他独立的架势?

  人有多大胆脑洞就有多大的文春小作文,垃圾堆里捡破烂当宝来跟进的报纸,那些绘声绘色的描写,在这件事宣布的同时,也就成为了无聊的笑话。

  此时此刻,在场所有人,乃至于电视前看着记者会直播的观众,关注的重点也全部聚集到了叶昭这个得到了老东家支持,又有索尼唱片鼎力相助的独立厂牌上面。

  “叶昭桑在1995年,第一次以制作人的身份参与了我方新人的唱片制作,”索尼的代表开始发言,“在这两年间,我们见识到了他作为制作人的杰出才华。”

  “为了能够长期和叶昭桑继续合作,同时,也为了他能够更加自由的去进行新的尝试,为乐坛带来新的风向,我方在与being以及叶昭桑本人进行了商讨与沟通之后,最终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曾经,我方与being之间也曾有过非常密切的合作,如今,独立厂牌的成立,也可称得上是旧的合作的延续,以及新的合作的开始。”

  分家和独立的话题度抢走了在场媒体的全部关注,提问环节,在场的媒体纷纷抛弃文春带起来的那个不和与分裂的话题,全部围绕着“暖帘分”和独立厂牌的事进行着提问。

  “设立的独立厂牌是专属于叶昭桑您个人,还是会在今后签入新人呢?”

  “我个人的唱片约会放在这里,当然,如果有合适的人选,也会通过这个厂牌进行出道。”叶昭解释道。

  “‘暖帘分’的契机是什么呢?”

  负责回答的是being的代表,“鄙社的长户社长欣赏叶昭桑的才能,也认为他拥有独当一面的能力。乐坛的风格流派越来越丰富,我方多年来专注于摇滚的领域,也希望借由这次的分家,探索出一条新的音乐道路。”

  “这么说来,今后还会和being继续保持音乐方面的合作吗?”

  “当然。”回答的是叶昭,“并且,这是在最开始就已经确定了的事。不仅是和being,和索尼唱片之间,也会继续进行密切的合作。”

  “独立厂牌今后将以怎样的音乐风格为主呢?”

  “这个嘛……还并没有特别限定某一种风格,一定要说的话,是为了我能够更加自由的去进行新的尝试,所以会出现什么风格都不奇怪……总之,尽请期待。”

  “然后是……”

  记者会大约举行了二十分钟,提问环节有条不紊的往下进行着,叶昭、being和索尼的代表,三个人如同接力一般,共同应对着来自记者们的提问。

  因为提前已经做好了准备,也大致上模拟过了记者们可能会问到的问题,所以应对起来还算是游刃有余。

  “这是针对叶昭桑本人的提问……”

  最后一个问题提问完,台上的四个人全体起立,准备和媒体告辞的时候,台下突然有记者又抛了个有点无关的问题上来。

  “您和zard的坂井小姐相处的还顺利吗?”

  八卦是永恒的主题,好不容易有个面对面的机会,哪怕是当个不会读空气的人,也还是会有人问起这方面的问题。

  听到这个问题,竹田俊出面阻止道:“很抱歉,提问的环节已经结束了,而且,也请不要提问无关记者会主题的问题……”

  “如何呢?大家也都在关心这个问题……”但是,提问的记者不依不饶。

  竹田俊正要再说些什么,叶昭从竹田俊手里要过话筒,说了声“谢谢”,面向提问的记者,落落大方的回了一句:“托各位的福,一切都顺利。”

  说完这话,他闭上嘴巴,鞠了一躬,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快步离开了会场。

  “那么,”竹田俊立刻跟上,快速地说出了总结语:“承蒙各位专程为此事来到这里,今天的记者会到此就告一段落了,今后如果有什么消息……”

  出了会场,叶昭随口问工作人员:“给记者们的答谢礼物都准备好了吧?”当然,这种话也只是确认而已,不可能会有第二个答案。

  “是的,都已经准备好了。”工作人员回道。

  请记者来参加记者会,当然不可能当个铁公鸡一毛不拔。

  非但不能那么干,还得精心准备小礼物,拿出高规格来对待他们。否则的话,一旦让媒体记者感觉自己受到了慢待,就得小心之后会不会被送小鞋了。

  “今天多谢两位了。”回到休息室,叶昭又向being和索尼的代表道谢,三方各自客气寒暄了一番,之后,双方的代表先一步离开了酒店。

  叶昭又等了一会儿,和竹田俊会和以后,才一起离开酒店,乘上了车。

  “这样一来,事情就差不多暂时告一段落了。”叶昭稍微松了口气。

  记者会一开,独立的事昭告天下,那么也就成为了定局。在那之后,他就可以放心大胆的放开手脚,去做自己要做的事了。

  “是啊,这样就能放心一些了。”竹田俊回道,想起什么,又委婉地对他说:“其实,最后一个问题没有必要回答的,记者会上,对方既然破坏规则问了无关的问题,我们也有不回答的权利。”

  “我知道,只不过那个问题,我还是觉得回答了比较好。”叶昭说,“而且,也是考虑到已经是最后,就算偏离主题也无所谓了。”

  这要是提问到中途的时候,收到了这么个问题的话,为了不开个坏头毁掉这个记者会,他也会选择不回答。

  当然,记者有时虽然会问点可恶的问题,但也还是拎得清主次的,没有人会傻到在正式提问环节跑去问无关的八卦,所以,无关的私人问题,往往都会在记者会的最后,作为“彩蛋”被放出来。

  虽然对被提问的人来说,未必是“彩蛋”就是了……

  竹田俊稍微一想,就知道为什么“回答了比较好”,因此,也不再多说什么。

  记者会后的隔天,各大报纸的娱乐头版,都将叶昭和being分家自立门户的事当成了头条来进行报道,早间新闻里,配合着昨天的记者会的画面片段,主持人也对这件事做着简单的讲解。

  在这个四月,贡献出了第一条大绯闻之后,没过多久,叶昭又再一次贡献出了这样一条大新闻,再度成为了话题的中心人物。

  之前文春和跟风的几家报纸的关于不和与分裂的报道,在“暖帘分”面前不攻自破,没有人会去相信,一个愿意让他分家自立的老板会和他“不和”。

  既然不和的传闻不成立,那么,所谓的同社恋爱禁止,自然也就跟着成了无稽之谈。

  “暖帘分”的威力是强大的,不仅让流言和八卦不攻自破,也让叶昭这次的独立事件变得顺利了许多。

  如果是普通的自立门户,可能还会遭到一些保守派的非议,但是,有了老东家亲口说出来给的名分,他的这次独立也就变得名正言顺起来。

  极端一点来说的话,日本极道的源头就是师徒关系。而“暖帘分”却让原本终身都要效忠师傅的弟子可以独立创业,可以说是世俗上最完美的独立方式。

  因为有了这个名分,这次独立可能会造成的负面影响被降到了最低,甚至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了负面影响。

  正相反,一个能够得到老东家支持而独立的人,也会让大众认为他是值得信赖的……如果不是因为他值得信赖,老东家又怎么会愿意支持他独立呢?

  文春向来不对自己小作文的真实性作保证,对他们来说,只要赚到销量就好。

  刊登了叶昭因为和坂井泉水恋爱而和长户大幸不和的周刊发行以后,反响相当的好,毕竟是条集结了恋爱大戏和职场风云,内容丰富的小作文,可以全方位满足吃瓜群众的心。

  见好就收……那是不符合八卦杂志原则的,既然反响好,文春已经开始准备把这部大戏变成连载,持续消费叶昭跟being一阵儿,结果,记者会一开,什么都没有了。

  之前准备的稿子,也只能作废掉了。

  不光是文春的小作文变废稿,其他好多家原本打算蹭热度脑洞齐分享的杂志那里,也同样上演起了废稿风云。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脑洞再大,也架不住如山的事实。

  没了不和的八卦可以发散,周刊杂志只能转而去找关于这次成立独立厂牌的小道消息。只不过,这件事也实在没什么话柄可抓,到头来,好几家杂志干脆前脚刚废了不和的稿,后脚就开始写起了叶昭跟being关系良好的稿。

  像是什么“being对叶昭有知遇之恩,在长户社长的支持和鼓励下,叶昭带着对being报恩的心情独立,今后可以期待他们之间碰撞出崭新的火花”之类的报道,紧跟着又变成了主流的说法。

  原先的职场剧,也摇身一变,成了励志剧。

  如果被叶昭知道了这其中的曲折的话,他一定要问一句:你们的节操呢……

  进入新的一周,新单曲的首周销量也按时出来了。

  事到如今,作为唱片界的灵丹妙药,不会有人怀疑叶昭的新单曲销量会出现大的下滑,而首周销量出来以后,和上一张单曲首周持平的成绩,也证实了这一说法。

  接连发行的两张单曲,使用的主打歌曲都不是那种超级经典,所以在首周销量上都没有那么的夸张,尽管如此,也已经是稳居冠军宝座的销量了。

  从这点来说的话,一方面,大众已经开始不再仅仅单纯的追求歌曲的质量,而是开始慢慢的受到更多其他的因素的影响。

  另一方面,当使用的主打歌曲不是那么的强的时候,销量也随之不会出现之前那种冲击记录的情景,也可以说明,大众如今的头脑仍保持着清醒,不会盲目去追随某个人。

  两种不同的畅销因素可以同时存在,这的确是个相当的好时代。

  前脚新单曲的首周刚刚出来,后脚,从去年十月就开始做企划,准备了这么久以后的企划专辑,也终于整装待发,准备铺满全国各地唱片行的货架。

  这张企划专辑可以说是话题度满满,不光有being女歌手破天荒的共同合作,还有一张销量大爆炸的先行单曲《特な恋人》,可以说是相当的引人注目。

  而且,在正式发行之前,还又有叶昭和being“暖帘分”的话题,因此,这张企划专辑在不少听众,尤其是being的支持者眼里,也带有了些许的人情味。

  ……

  时隔许久,yuki再一次作为他的广播嘉宾,出现在了文化放送的休息室里。

  “之前的ms播出以后,经纪人突然跑来对我们说,‘广末凉子酱,还有那位叶昭桑在节目里说喜欢你们的歌’……”一见面,yuki就说起这件事。

  “你们的经纪人连这些都会关注吗?可是上村桑就根本不关注这些,”叶昭顺嘴回了一句,“说不定错过了很多可爱女孩子在节目里对我的表白呢。”

  站着也中枪的上村勇纪在旁边露出苦笑。

  “不过,真的喜欢我们的歌,不是社交辞令?”yuki问。

  “和你们怎么可能会用社交辞令嘛。”

  “可是,之前去卡拉ok,一次也没有听你唱过我们的歌哦。”

  “下次会唱的……”

  “现在唱也无妨嘛!”

  “不是吧?”

  “锵锵、下面就先进行初级阶段测试,来唱《over drive》,请现在就来唱吧,叶君!”yuki卷起台本当话筒,递到他面前。

  “我现在收回喜欢你们的歌的说法还来得及吗?”叶昭一脸无奈。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