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瓜群众们对八卦喜闻乐见,作为当事人,被这个话题砸到,就未免感到有些牙酸了。

  再加上这又是最考验随机应变能力的直播节目,接不好的话冷场是百分百的。……虽然这档节目本来就是常年嘉宾主持纷纷冷场,再添这一桩也不算什么。

  就算这么说,这边厢,塔摩利和场上、也许还有电视机前的观众都还在等着他回答,就算是满嘴跑火车或者是当个冷场王,也得先把这段儿给带过去。

  “这个嘛,”叶昭若无其事的回道,“要说也不是不可以了,不过在那之前,也请塔摩利桑说说看吧?刚才的话。”

  “然后你就再把同样的问题丢给我?”塔摩利一副绝不上当的样子。

  “这种事才不会做呢,总之就请吧……”

  “和喜欢的人……噗!”塔摩利说到一半,就忍不住笑了场,“不行啊,我已经不是说这种话的年纪了。”

  “所以嘛,”叶昭笑眯眯的回道,“我也已经不是回答这种问题的年纪了啊。”

  虽然他不会正面回答这件事早已在预料之中,但是塔摩利也没有想到会被他反“调戏”一把,不禁笑道:“真狡猾啊,叶君。”

  叶昭只笑不再接话。

  到底是在做节目,还是从广末凉子那里延伸出来的话题,塔摩利也不再追问,暂时放过叶昭,发挥起他在ms上一贯的my pace主持风格,把话题重新还给广末凉子。

  “凉子酱休假的时候都会做些什么呢?”

  “嗯……休息的时候,会和同学一起去唱卡拉ok。”

  “那么,都会唱谁的歌呢?”

  “最喜欢的是judy and mary桑,只要是他们的歌,全部都难不倒我。”广末凉子说着,又回身去看了看叶昭,“然后是,叶昭桑的歌被点播的频率也很高……”

  “谢谢。”叶昭礼貌的点点头,“judy and mary的歌,我也很喜欢。”

  “是吗?”听他这么说,广末凉子眼睛亮晶晶的。

  这时,下平沙耶加打断了两个人的谈话,“时间差不多了,请广末凉子桑去做准备吧。”

  广末凉子对叶昭露出有些歉意的表情,站起身来,走向舞台。

  广末凉子的小鸡嗓,跟唱功啊什么的实在是不沾边儿,想夸她唱得好,那就真的是闭着眼在吹了。可是……这么可爱的十七岁的水灵灵的少女,唱功什么的也只是点缀而已。

  喜欢广末凉子的人,恐怕也不会冲着她的歌声去买她的唱片。

  广末凉子的表演结束以后,切了一段广告。广告回来,节目继续往下进行着。

  叶昭的出场顺序排在倒数第二位,座位一个接一个的往下轮换,终于又换他坐到主持人旁边的那个受访者的位置。

  “接下来要出场的是叶君,好久不见了。”

  “好久不见了。”

  “今天是作为‘年上组’登场的啊。”塔摩利又提起这个梗。

  “是的,不过,在接连看了她们的表演之后,已经被‘年下组’所折服了。”叶昭顺口夸了夸今天登场的少女们,“出乎意料的精彩呢。”

  受到夸奖的少女们则纷纷向他欠身致意,做出一副“不敢”的表情。

  “被打击到了?”

  “那倒没有……不过,从现在开始直到表演开始前,都要暗地里给自己打气了。”

  “要唱不要认输(打气)吗?”塔摩利继续调侃他。

  场上场下的吃瓜群众都是一副等着看热闹的笑容。

  叶昭面不改色,假装没有听出他的双关语,自己给自己报起了幕:“(今天)要唱的是名叫《のふるさと》的歌曲。”

  看他不上钩,塔摩利笑着接了一句,“诶~这样吗?”但也适可而止,不再继续展开这个话题了。毕竟是音番,不是综艺节目。

  “叶君最近在做企划专辑吧?”混成了熟人,塔摩利也不吝啬于在这些事上给他行方便,主动替他打了个广告。

  “是的,是一张得到了公司同事们帮助的企划专辑,顺带一提,发行的时间就在下周。”顺杆爬的本领全横浜地区第一名的叶昭立刻跟上。

  “这么说来,你也够忙的了。”

  “是的,从新年之后就一刻不停的在录音室里工作着。”

  这时,刚好台下也提示差不多该上场准备了。见此,他也打住话题,“那么,就请叶君去准备吧。”

  叶昭从位置上起身。

  下平沙耶加则顺势把话接过来,“接下来,就请欣赏这首《のふるさと》。”

  走到舞台中央,在那里,乐手们已经各就各位,观众们也已经做好准备迎接他的到来。叶昭拿起琴架上的吉他背在身上,在收到台下指令的同时,蜷起手指,发送出“开始”的信号。

  演出结束以后,叶昭再度回去待机,此时此刻,塔摩利正在和本期的最后一期嘉宾elt谈话,他轻手轻脚坐到最外侧的位置上,静静等待最后的演出结束。

  虽然知道他跟坂井泉水的事是进入四月以来艺能界的头号大新闻,但是也没有想到会在节目当中被公然调侃,还是一连被调侃了两次。

  不过,这也是只有塔摩利这样的大物主持人才能做的事了……这么想着的叶昭,在隔天去参加hey3录制的时候,接着又被另外一组大物主持人调侃了一番。

  别说他跟浜田雅功挺熟的了,以downtwon这两位的主持风格,就算是初次见面的人也能被他们给涮一把。

  等到进入访谈环节,在沙发前坐下来以后,松本人志一脸不爽的对他说:“你这家伙,真的是什么好事都被你遇上了啊。”

  “是啊,超让人不爽的!”浜田雅功把话接过来,“是帅哥,又年纪轻轻就走红,完全没有过卖不动的时期,还那么受欢迎……这样幸运的家伙,真的好想看你稍微倒点霉啊。”

  “喂喂……”叶昭露出苦笑。

  “是啊,像你这样的家伙,就想要看你走路的时候不小心踩到香蕉皮摔一跤,或者被狗追什么的……”

  “不过,看在你这家伙人还算不错的份儿上,就只让你被狗追一下,不要真的被咬到好了。”浜田雅功一副给他放了水的表情。

  就算这么说,也已经很够呛了啊……叶昭叹气,“拜托请饶了我吧。”

  在被接连两天花式调侃以后,叶昭不禁在心里默默想道,得亏没有去参加明石家秋刀鱼的节目,否则的话,只怕就要遭遇进入艺能界以后的第一次大危机了……

  在那个嘴巴像机关枪一样的搞笑怪物外加超大物面前,只怕要被玩死……

  度过了兵荒马乱的周五和周六,周末,叶昭又去了杰尼斯在涩谷的录音室,替近畿小子进行了第二次的监棚。

  这次的录音是从上午九点钟开始,一直持续到了下午三点钟,就连午饭也是录音室这边帮忙订的便当。

  两个少年的悟性高,进步也快,整个录音的过程并不算很麻烦,而且,只是中规中矩的把歌唱下来,也用不着现在的他们去突然感悟哪个地方不合理,哪个地方能尝试新的唱法……说到底,这些不是刚出道的新人可以有的。

  “今天,就到此结束了。”叶昭宣布道。

  于是,在离开之前,双方又再一次就行程进行了交换,大致确定了下一轮录音开始的时间。

  “对了,你们的出道发布会,具体时间定了吗?”临走之前,叶昭随口问了一句。

  回答的是他们的经纪人,“已经确定了,就在下个月的二十九日。”

  “是吗?等到那之前,应该就可以结束单曲的录音了。”叶昭想了想,回道。

  近畿小子的出道发布会几时召开,那是他们的事,叶昭问一问,也只是作为参考,确定一下单曲制作的进度,但是,紧接着在周一举行的记者会,那就跟他自己休戚相关了。

  周五的碰头会,不仅在如何回应这件事上三方达成了共识,连同记者会召开的时间也一并进行了确认,

  文春的报道一出,再按照原先定下来的四月末召开记者会的计划,那肯定是行不通的。等过去半个多月再慢吞吞跑出来回应,黄花菜也都已经凉了。

  最终,经过一番权衡,这次的记者会定在了下周的周一,要是算上文春在电车里挂小广告的时间,刚好是第六天。不过,要是按照文春发行的时间,则是在第四天。

  当然,对外进行通知的时间,则是在开完这个小小的会议以后的即刻。早早先公布记者会的时间,一定程度上也能够阻止那些过分的流言。

  但即使如此,如同他们预料的那样,根据文春提供的思路,在这几天里,哪怕已经公布了记者会的时间,也还是有报纸发挥着从垃圾堆里捡破烂,又修修补补当宝贝卖的精神,脑补了不少小作文,间接维持着这次事件的热度。

  对于早就已经预料当中的事,叶昭这边也就没什么所谓了。

  原本只由叶昭这边和索尼双方联合举行的记者会,因为文春的小炮弹变成了叶昭、索尼、being三方同时出席的情形。

  而之前原本是要通过官方通报的形式发布的不再续约的正式新闻,也因此被一并挪到了这个记者会里来进行公布。

  午后两点钟,会场的侧门被推开的一瞬,早已等候在会场内,受邀在此等候的各家媒体纷纷将长枪大炮对准了台上。

  在不间断亮起的闪光灯的洗礼下,叶昭和竹田俊,以及索尼和being方面的代表走进会场内,先依次向媒体记者们鞠躬致意,之后才慢慢在自己的位置落座。

  “首先,谢谢各位能够为此事专程赶来。”话筒首先被传到了叶昭手里。

  “今天之所以劳烦各位来到这里,是为了面向大众宣布一件事,本人叶昭,将在今年的九月三十日,结束与being的唱片合约。”

  说到这,他语气顿了顿,之后才又慢慢开口:“然后是,在那之后,我将挂靠索尼唱片,成立个人的独立厂牌,开始新的音乐制作生涯。”

  和being解约的事早已不是秘密,倒是他要成立独立厂牌的事,还是第一次听到,当这句话说出来之后,在记者们之间出现了一阵不小的骚动。

  说完这些以后,叶昭又鞠了一躬,坐下来,将话筒递给身边的being代表。

  “以上,正是如此。叶昭桑将在今年的九月三十日结束与鄙社的唱片合约。”being的代表说道,“但是,这并非是单纯的契约结束,而是‘暖帘分’。”

  此话一出,在记者们之间掀起的骚动,比刚才有过之而无不及。此时此刻,在场的所有人,恐怕都憋了满腹的问题想要提问。

  暖帘是传统料理店门wa-i\'gu:a着的那块招牌,至于“暖帘分”,最初指的是料理店的弟子资历已满后,得到总店的许可自创店号。

  因此,“暖帘分”也带有分家的意思。

  这也是在文春的报道出来以后,三方在进行商讨的时候,提到的一个解决方案。跳槽转会还另当别论,但是独立这样的事,一旦搞不好,就容易沾上背叛者的恶名。

  但是,如果寄出了“暖帘分”的旗号,事情就变得大不一样了。也就是说,这次叶昭的独立变成了得到老东家许可的“分家”,而不是自己翅膀硬了想飞。

  这样一来,之前文春写的那篇小作文,就完全站不住脚了。

  为什么不必特意去澄清?除了太认真对待反而会引人遐想之外,更重要的原因在于根本没必要。

  压根儿用不着把文春当回事,只要堂堂正正的把事情宣布出来,就已经可以堵住那些胡乱猜测的人的嘴巴了。

  真要说起来,文春其实还送了叶昭一个小助攻。

  如果不是因为这篇报道出来,索尼又明确表示要保护他的声誉,长户大幸也不会在多方权衡以后,同意使用“暖帘分”的名义来开记者会,在那之前,他只是打算就那么和平跟叶昭分手,往后的事就都不管了。

  结果文春的报道一出,反倒歪打正着,给了叶昭一个名正言顺的独立名分。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