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大楼近在眼前了。

  至于从刚才就悄**跟在后面但还是暴露了行踪的自由记者们,也就干嘛干嘛去了。

  要说丑闻这东西跟绯闻还不太一样,绯闻可能是自己不小心露了马脚,但是丑闻,多半都是有内线知情人给周刊报了信。

  而对周刊来说,是不会没事儿盯着恋爱中的艺人的,要说脏活累活,还得自由记者来。

  拍不到,周刊没什么损失,拍到了,周刊大赚一笔。

  如果发出来的是黑料假料……这种时候,通过自由记者来拿稿的好处就又体现出来了。直接把锅往自由记者身上丢就可以。

  “鄙社只是收稿而已……”这也是和稀泥常用的手法。

  当然,自由记者也不是冤大头,只要让他们跟上一段,发现没什么收获以后,即使是考虑到自己钱包的损耗,他们也不会再继续坚持下去。

  骚扰不可怕,就怕骚扰没完没了。也正因如此,叶昭才懒得理这帮人。

  第二天是星期五,晚上有ms的直播。不发新曲不出来打歌的他,到现在为止,也有三四个月没有到ms去了。

  晚上八点正式开始直播的节目,要在下午就提前到朝日电视台。但在那之前,白天一早,他、being和索尼派出的代表,三方一道齐聚在他事务所的小会议室里。

  不管怎么说,背叛者和不为公司着想,都不是什么好名声。虽然和being和平分手了,总不能里子保护得好好的,却被周刊给伤到了面子。

  不得不说,周刊文春之所以销量常年稳居第一,还是有原因的。不光比其他的周刊敢写敢报,连脑洞都比其他的周刊开得大。

  在座的众人都是深知周刊德行的业界资深人士,虽然这篇报道刚刚发出来,但是根据以往的经验,也已经可以想见,文春开了这个头以后,接下来其他的周刊和报纸也会闻风而动,跟着在这个话题上进行拓展。

  周刊这东西,就跟闻着血腥味的鲨鱼似的,只要有其中一家帮助大家打开了思路,那么之后大家就一呼而上,顺着这个口子去编类似的小作文。

  只不过对被报道的人来说,这可算不上是件好事。三人成虎,说的人多了,信的人也就跟着多了。

  某位通稿女王,隔三差五拉着某位大欧派男爱豆出来溜一溜,直到她越编越扯再也兜不住之前,信了这事儿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原本的打算当中,独立这件事,是在四月末,由being方面放出他不再续约的官方正式通报以后,再由叶昭联合索尼开一个发布会,宣布要成立独立厂牌的事。

  不过,被文春这篇报道一搅和,有些事情也就得跟着稍微改变一下了。

  “这种捕风捉影的事,越是郑重的去对待,就越是会引人猜想,所以,不必特意发通报去澄清。”说这话的是陪着叶昭一起过来开会的竹田俊。

  “当然,如果放着不管,这样也不行。”这次是索尼那边的代表发话了。

  对索尼来说,既然同意了要和他合作,独立厂牌和制作公司的事也都已经按部就班进行起来,并且还打算最大程度的从他这里获得好处,那么,他们就不会坐视他陷入到负面新闻当中,损害自身的声誉。

  所以,他们的态度是无条件支持叶昭。不仅是为了保护他,也是为了保护自身的利益。

  “being方面的意思呢?”这时,索尼那边的代表把话题丢给了being的代表。

  真要说起来,这件事的关键其实还是在being这边。

  being这边……长户大幸在吃了这一记小炮弹以后,心里又是一阵郁闷。

  本来当初叶昭要独立的事就已经让他不爽了一把,虽然最后算是和平解决了问题,但是在心里,偶尔想起来的时候,还是有种被他给摆了一道的感觉。

  结果这事儿刚过去没多久,就被周刊曝出了他正在跟坂井泉水交往的事。自己精心培育的大白菜,在他没有发现的时候,就悄**的被他给啃了……

  各种各样的事加到一块儿想一想,长户大幸颇有一种自己当初引进公司的不是人才,而是大灰狼的感觉。

  而现在,周刊又拿他退社的事做起了文章。

  如果可以的话,其实长户大幸是一点儿也不想管的,可是架不住他这次独立事件的后盾是索尼,而且索尼的态度很明确,那就是一定要把他这一波的声誉给保全了。面对家大业大的索尼,长户大幸也很难从这件事里抽身出去。

  除此之外……这次的退社风波当中,还牵扯到了坂井泉水。

  对于这个由他一手栽培起来,倾注了他无数心血的品牌,长户大幸希望zard可以一直保持在最佳的状态里,因此,不愿让任何不好的东西损害这块招牌。

  现如今,周刊文春的报道,相当于是把坂井泉水也一道陷入了不义之中,假如之后这个话题被继续发酵,多也好少也好,都会连带着伤害zard的好感度。

  因此,主动也好,被动也好,都使得长户大幸不得不在这件事里站到他们这一边,跟随着他们商量出的对策来进行配合。

  “你可得谢谢蒲池才行啊……”

  当把自己的意思转达给他的代表之后,长户大幸在心里默默对叶昭说道。

  being的代表转达了长户大幸“全力配合”的意思以后,三方就此达成共识。

  记者会当然照开不误,只不过,明面上是对外公布独立的事,暗地里,也是向外界表达这边的态度,因此,到底要说什么,又要怎么说,这些事都要提前进行商议。

  周刊往外送小炮弹的时候,不是只逮着一个人送,而是一口气送出去一大把。而作为收到小炮弹的其中一个,也不会只盯着周刊的小炮弹把其他的事统统放到一边。

  对策商量完,在正式行动之前,还是得该干什么干什么。小小的会议开完,到了下午,叶昭时隔三个还是四个月,又再一次来到了ms的后台。

  进入出道第三年,再来参加ms的时候,后台的新鲜面孔当中,也就有了真真正正的新人后辈。

  进了后台,先按照惯例去拜访主持人塔摩利,简单的寒暄了几句之后,叶昭起身告辞。刚回到自己的休息室没一会儿,过来了一队前来拜访的新人。

  说是新人……其实也已经见过面了。

  “叶昭桑,这是我们不久之前发行的单曲和专辑,请您务必听听看吧。”作为代表送上唱片的,是speed四个人当中年纪最小的岛袋宽子。

  去年还是十二岁小萝莉的岛袋宽子,进入新的一年,虽然年龄增长,但是孩子气的部分还是一点都没有少,面对叶昭,露出相当有活力的元气笑容。

  虽然是第一次过来拜访他,不过,这队少女组合却不是第一次登场ms,早在去年主流出道的第一张单曲发行的时候,她们就已经初次登场了。可谓是出道即走红。

  “谢谢……那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叶昭接过唱片,“说来,你们的声势还真是和speed这个名字相配得很,新单曲也顺利拿了第一名吧?”

  因为在做的广播节目会跟oricon榜单打交道的缘故,对于这些东西,叶昭还是挺清楚的。

  “您过奖了,”新垣仁绘欠身,“之前承蒙您的关照,在广播里放了我们的歌曲。”

  叶昭有点意外,“我这边才是……不过,竟然知道这件事了吗?”

  “工作人员有告诉我们。”新垣仁绘解释道。

  “原来如此。”叶昭点点头,示意高桥龙也拿自己的单曲过来,分给四个少女,“这是我刚刚发行的新单曲,也请你们收下吧。”

  这时,还是年纪最小嘴巴最快的岛袋宽子说道:“其实,叶昭桑的新单曲之前已经拜托经纪人先生去买来了。”

  “是吗?”

  “因为是饭嘛!”说完,岛袋宽子拜托道:“请叶昭桑在单曲上签名可以吗?”

  “当然没问题!”叶昭答应下来,在四张单曲上全部签了名,又送给了她们。

  浩浩荡荡进来的少女们,在拿到了签名单曲之后,终于起身告辞离去。等她们出去,叶昭玩笑着对上村勇纪说:“这可是刚出道就有了百万单曲的少女组合。”

  别看她们孩子气十足的在后台当追星族,但实际上已经是现在的大明星了。

  “毕竟是‘speed’嘛。”上村勇纪学着他刚才的话,一语双关道。

  话音刚落,休息室的门再一次被敲响,这次进来的,是另外一个新人。并且,相比speed来说的话,在音乐界,她的确算得上是“崭新”了。

  “您好,叶昭桑。”广末凉子用力欠身,元气十足的和他打招呼。十七岁的广末凉子,少年气质与少女气质在她的身上实现了完美的平衡,不愧是现象级的美少女。

  说来,今天还真的是被美少女给包围了啊……

  演而优则唱,人气大爆发的广末凉子,进入新的一年,也加入到了发唱片的队伍当中,像是所有借着名气拓宽演艺事业的人那样,她的出道单曲委托了竹内玛利亚这样的大牌来进行制作。

  要说御三姨哪里强,除了自己强,她们给偶像写的歌还能捧红偶像,这一点更强。虽然竹内玛利亚忙着当家庭主妇,但是只要稍微偷个空,就是一次出手不凡。

  把唱片当名片似的进行了相互交换,又简单的寒暄几句后,广末凉子提出了告辞,“接下来还有要去拜访的前辈们……”

  确实,就今晚的阵容来说的话,再没有比她更新的新人了。

  晚上八点,直播正式开始。

  speed的演出被放在了第一个,不久之前还在后台当追星族的小女孩儿,一旦站上舞台,就表现出了相当的职业素养,“歌舞俱佳,台风稳健”形容起她们来完全没问题。

  坐在后面欣赏着speed的表演,想想她们现在年纪最小的才十三岁,最大的也只有十六岁,不禁由衷的觉得有些人真的是天生就吃表演这碗饭的。

  说来,随着speed的出道即爆红,乐坛一时间也跟着涌现出了几支人员构成差不多的少女组合,只要有一组歌手红起来,后面就有源源不断跟着蹭热度的歌手出现,这样的事已经是常态。

  只不过,人员构成好模仿,但是要再找到这么几个天生就吃这碗饭的少女,那就真的是难得很了,因此事到如今,乐坛也就只有一个speed而已。

  节目一点点往下进行着。

  “接下来是广末凉子酱。”塔摩利和座位轮换到他身边的广末凉子寒暄道,“是初次见面吧?”

  “是的。”

  “你现在是十七……?”

  “十七岁。”

  “真年轻啊……不过,本期的嘉宾阵容都非常的年轻呢,就连叶君,”塔摩利把话题丢给叶昭,“连你也要被划到‘年上组’了。”

  “是的,所以连坐姿都在不知不觉间跟着变了……”叶昭接过话题,装模作样的抱起胳膊,作出一副“大哥”的样子。

  “哈哈。”

  场上的人都因为他的表现笑了起来。

  塔摩利接着问广末凉子,“你现在还去上学吗?”

  “是的,不过今天刚好学校里体检……”话外之意,即使不去上学也没关系。

  “广末凉子桑今天要唱的歌曲是《majiでkoiする5秒前》。”下平沙耶加在旁介绍。

  “是怎样的一首歌呢?”塔摩利问。

  “嗯……”广末凉子想了想,“唱的是和喜欢的人第一次约会的情景。”

  “诶?听到没有?真是个年轻又充满活力的回答啊。怎么样,叶君,”塔摩利像是跟叶昭杠上了似的,又一次把话题扔给他,“也请你说一次同样的话听听看吧。”

  叶昭拿起话筒,“‘和喜欢的人第一次约会的情景’……这样吗?”

  “果然,由‘年上组’说出来就是完全不同的感觉。”塔摩利笑道,随手又挖了个坑,“那么叶君,你和喜欢的人第一次约会的情景是怎么样的呢?”

  这个问题被问出来的同时,在场的人就都发出暧昧的哄笑声。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