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确定揽下这个活儿,还是在去年年中的时候。

  彼时森且行刚刚退团不久,他接受饭岛的邀请,第二次替smap供曲,在去喜多川家里拜访的时候,口头约定下来了这件事。

  等到了年底,他在《love love我爱你》的节目里,当众亲口宣布了将要为近畿小子提供出道曲。

  那期节目播出以后,创下了节目播出以来的最高收视率,并且一直维持到现在都没有被打破,不管之后来的是万人迷木村拓哉,又或者是哪位大物歌手。

  而他宣布将要为近畿小子供曲的时候,两个少年猝不及防的表情,也成了节目的名场面。

  节目播出以后,苦等近畿小子出道多年的亲爹亲妈亲女朋友粉丝们纷纷致电杰尼斯事务所和电视台,甚至还有粉丝特意打到叶昭的事务所来,说什么“我家的kinki就请多关照了”的话。

  kinki到底是谁家的不知道,不过多关照他们倒是绝对要的,毕竟这支组合真的是红出日本,在海的另一边的中国也风靡一时,摇钱树般的存在,替他们供曲是稳赚不赔的事。

  曲子是在公开宣布了要为他们供曲这件事以后才开始准备的,喜多川想要开一个响炮,所以对kinki出道单曲的最低目标就是突破百万张。

  这种让人亚历山大的目标,保守点儿的作曲家估计都不太敢接这个活儿。

  要说叶昭为什么有自信,不是因为知道他们现在很红,背后有一票儿等着撒钱的粉丝,而是因为了解喜多川对这支组合,或者说是对自立门户制作唱片这件事的重视程度,所以他一定会倾尽全力去突击这个目标,哪怕请来了最畅销的作曲家,他也不会迷信哪一个畅销作曲家。

  从某个程度来说的话,喜多川是那种不会把希望随便寄托到别人身上,而是更多的相信自己的能量的人。

  这样的韧性,让他在经历许多次失败以后,终于建立起了庞大的杰尼斯帝国。

  当然,他的个性如何暂且不论,总之,对于接下这个任务来的作曲家来说,真的就是只赚不会赔的生意。何况他连作词的活儿也一并包揽了下来。

  出道曲决定下来以后,叶昭和近畿小子只见过一次面,并且不是那种正式的会面,而是在电视台擦肩而过的时候,停下来稍微聊了一会儿。

  “想要做一首让你们可以从现在开始,直到再过二十年,再过四十年,也还是可以再继续唱起来的曲子……带着这样的心情来制作了这首歌。”

  对于这首《硝子の少年》,叶昭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二十年和四十年之后吗……听上去真遥远啊。”两个少年小小感慨了一下。

  “这倒是。”叶昭点头。对两个十八岁的少年来说,确实非常的遥远。“不过,时间过得很快,二十年后和四十年后也迟早要到来嘛。”

  虽然二十年后可能要叫《硝子の中年》,四十年以后,就变成了《硝子の老年》,但是,只要能够一直保持一颗少年心的话,二十年后,或者是四十年后,就也还是《硝子の少年》。

  敲定了主打曲有段时间,按说从交出曲子来以后,接下来的事就和叶昭没什么关系了,之所以在这个四月份又过来参加杰尼斯内部的碰头会,则是因为喜多川连同出道单曲的制作也一并委托给了他。

  这可称得上是真正的全权交付了。

  而这样一来,就是起用二十二岁的年轻制作人,为十八岁的年轻组合制作出道单曲,再通过刚刚成立的年轻唱片公司发行,从头到尾十足的“年轻化”。

  至于这样的“年轻化”会带来什么,那就暂时还是未知之事了。

  话也说回来,年末公开宣布给他们供曲,转过年就把曲子送了过去,但一直到现在才开碰头会商量录音的事,这个拖延的程度还真的是有点……

  不过,才区区三个月而已,这个任务委托的要是拖延症晚期患者yoshiki的话……对不起,拉别人下水这样的行为实在是太卑鄙了。

  总之,虽然稍微晚了点儿,但是总算没有耽误kinki的出道计划。

  当然,在等待着他拿出时间的这段时间里,两名少年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做,而是先赶了另外的进度,进行新专辑的制作。

  没错,喜多川的这发响炮,想要弄出来的动静不可谓不大,他不仅想要让kinki冲击出道单曲百万,连出道专辑百万也想一试,并且打算在同一天发行出道单曲和专辑。

  这个发片计划只能用“大胆”二字来形容。

  出道专辑的制作阵容另有其人,这部分没有需要叶昭插手的地方。所以,在他拖延症发作的时候,近畿小子两个人毫不耽搁的进行着专辑曲的录制。

  给偶像当外包制作人就是这么回事,只要收钱办事把本职工作干好就行,至于其他的东西不在自己的关心范围内。

  别说他负责的是单曲了,就算是专辑,说不定还会出现那种给他们提供了其中的一首歌,就只帮忙制作那一首歌的情况。

  碰头会上,近畿小子两个人都不在,倒是他们两个的经纪人在这里作陪,虽然只有十八岁,不过,作为偶像,他们已经被结结实实压榨了好几年,今天也不例外,照样在工作。

  叶昭暗戳戳的心想,杰尼斯之所以小矮个儿那么多,说不定也跟天天工作睡眠不足有关,更何况还从小就被弄去练杂技。

  “大致上,目前已经确定出道发布会是在五月,至于正式cd出道的时间,则确定在了七月到八月之间……”杰尼斯这边的工作人员说道。

  “了解。那么时间还不算太紧张就是了。”

  “但也最好还是能够尽快,因为考虑到您也好,我方也好,可协调的时间有限……另外,如果没问题的话,第一次的录音是在四天以后,我方位于涩谷的录音棚……”

  双方就一些细节继续做着确认,时间悄然流逝,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两小时。结束以后,众人之间又相互寒暄了一下,叶昭才正式告辞离去。

  “kinki的出道单曲、兼久小姐的出道单曲、还有您自己合约内要完成的唱片……这下,可是各种各样的事全部都挤到一起来了。”

  回事务所的路上,高桥龙也一边确认着叶昭的计划,一边感慨道。

  “这还只是已经确定下来的呢。”上村勇纪插过来一句。

  这倒是。如果中途又接到什么委托,那就又另说了。

  除此之外,还有被放在重中之重的,怎么完成跟索尼那边签下的合约。

  回了事务所,稍事休息了一下,叶昭拿起电话,叫来了高桥龙也,“现在有件事要拜托你。”

  “是的。”

  高桥龙也的位置就在隔壁,接到电话,不一会儿就过来了,“有什么吩咐吗?”

  “请到都内的唱片行转一下,帮我买几张唱片。”

  “是的,唱片……”高桥龙也拿出随身的记事本翻开,做好记名字的准备。

  “歌手的名字叫‘平井坚’,也不拘是哪一张,能一口气都买到最好,总之,就去买他的唱片来吧。”叶昭吩咐道。

  “平井坚……”高桥龙也记下这个名字,“我明白了。不过,这个名字好像没有听过?”

  “因为没什么名气吧,”叶昭答道,“不过,之前在电台偶然听到了他的歌,觉得还挺不错的,就记住这个名字了,所以想趁机收集一下这个歌手的唱片来听。”

  “原来如此。”高桥龙也点头,“那么,我这就去了。”

  那时候,在反复思考着未来几年间问世的畅销单曲的时候,一张名叫《瞳をとじて》的单曲和他的演唱者平井坚出现在了叶昭脑中。

  平井坚这个名字,对作为后来者的叶昭来说,自然是大名鼎鼎。作为索尼一姐(划掉),索尼一哥,他在乐坛的地位举足轻重,是日本男solo的代表人物。

  除此之外,那个虽然怎么看都有歪果仁基因但却是实实在在的纯种日本人的长相,外加变幻莫测的假音唱腔,也让人对他印象深刻。

  虽说如此,在现在这个1997年,提到平井坚这个名字,九成九的人反应都是“这人是谁?”

  1995年就已经出道的他,作为男solo的职业生涯不可谓不悲惨,作为创作歌手,出道至今,发行的唱片一个水花都没有打起来,整个出道史就是一个惨无下限史,无论如何都红不起来。

  光看他现在这个发一张扑一张五体朝地的样子,谁能想到这条咸鱼会有大翻身的一天?

  唱片完全卖不动的歌手,想要买他的唱片也不是那么的容易。大卖三百张的情况多了以后,唱片公司相应的出货量也会变少。

  其实,也有直接联系索尼那边,向他们讨要平井坚的履历和发行过的唱片,甚至直接要人的方法,但是莫名其妙的去要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歌手,果然还是有些奇怪又显眼。

  就算真的打算把藏在索尼的这块外面糊了一层煤粉的宝石打磨出来,他至少也还是先了解平井坚现在的状况,并且分析出一个可行的企划和一个可信的理由才更好一些。

  何况,真要说起来,平井坚的初次走红,多多少少也算是沾了日本乐坛r&b风潮来袭的光,当然,之后能够持续走红并且大红,那就是他能够趁着这阵东风,将虚的人气转换为实打实的人气,令大众接受了属于他的平井坚式的音乐风格的成功了。

  否则的话,仅仅靠着借流行的东风,那也就只能昙花一现而已。

  午后,高桥龙也带来了平井坚的唱片。

  “抱歉,因为完全没有听过这位歌手的名字,也不知道他到底发行过多少唱片,所以只是把市面上能够找到的买了回来,就在这里了……”

  “辛苦了。”叶昭点点头,“对了,请帮我再拿个唱机过来吧。”

  “是的。”他去拿来唱机,随即知趣的告辞,“那我就先去待机了。”

  高桥龙也离开以后,叶昭检查了一下放在桌上的唱片,随口说了一句,“还真是年轻啊。”现在唱片封面上的平井坚,确实是十足的鲜嫩小生。

  当然,外型还是一如既往的粗犷就是了。

  确认了一下唱片封底,他打开其中一张,把cd放进唱机里,戴上耳机,摁下播放键。

  现在的平井坚,风格和他未来大红的时候差别非常大,还没有后来那种变幻莫测的假音唱腔,正相反,他现在的唱腔相当的狂野,对比未来的话,可以说,唱法的改变,也是他之所以能够在咸鱼了几年,差点就打包转幕后的时候成功翻红的原因。

  实际上,虽然是颇有才华的创作歌手,真正让他实现了逆转的那首《乐园》,词曲编不论哪一个都和他本人无关,由这点看来,他的成功,实则也是制作人眼光精准的一次成功的判断。

  挑着听了几首歌以后,叶昭摘下耳机,揉了揉耳朵。想了想,打电话叫来田村由贵,“和oricon那边试着联系一下,请他们传一下去年份oricon的单曲年榜单前五百位,以及今年以来的单曲年榜单前五百位过来。”

  “是。”田村由贵接下任务,转身离开去打电话了。

  在他自己的印象当中,1997年的土壤,还并不能够让r&b茁壮生长,如果真的要从索尼那边把平井坚要过来,那就不是趁东风,而是带着他去引领新潮流了,那样一来,风险也就跟着增加了许多。

  可话也说回来,如果现在是r&b风潮大热的时候,想要趁热灶捡便宜也不容易。毕竟平井坚是已经在索尼半死不活了两年的“老”歌手,而不是还没有出道被他在录音室里随便捡到的。

  既然现在的土壤还不是很肥沃,那么,他就要先弄清楚,这块土壤里现在生长出来的庄稼,里面属于r&b的有多少,而它们又占据着怎样的位置。

  而查看并且分析oricon的榜单,就是获取这些信息最直接有效的途径。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