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这么说,已经决定了的事,出尔反尔也是不成的。

  所以,叶昭再一次谢绝了宇德敬子的提议,双方就在这里告别,兵分两路,叶昭回家去补觉,宇德敬子则带着她的美人后辈们去加餐。

  至于到底会被什么人见识到这样一道靓丽的风景线,那就是未知之事了。

  ……

  到了一月和二月交接的时段,虽然冬季当中最严寒的那几天早已经过去,但是天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可以用一个字概括:冷。

  大概是因为气温这东西,只要超过了某个限度,所能感受到的就只剩下很冷或者是很热了。

  在这样寒冷的季节里,如果要让叶昭列举出三样能够增加幸福感的事,他绝对要暗箱操作留一个名额给吃火锅,另一个名额则暗箱操作留给温暖的被窝。

  至于第三个……增加幸福感的事太多了选不出来,就让它们公平竞争好了。

  结果到头来,说好的冬日幸福感总选举,有一多半都是暗箱操作的内定关系户,说好的公平公正公开呢?

  出门之前,叶昭才想起来,“有点东西忘记拿了。”收到坂井泉水探究的视线,非常自觉的解释道:“是给福山桑带的礼物。”

  说到这个,坂井泉水迟疑了一下,说道:“有些突然,我没有为内田小姐准备礼物。”

  似乎是被她误以为,这是见面的时候要带的见面礼了。

  “那个不准备也没关系的,”叶昭弯腰解开鞋带,向她解释道,“这是提前给福山桑的生日礼物。”

  “福山桑生日就在这最近吗?”坂井泉水表示理解。

  叶昭随口回道,“就在二月六日。”

  “是吗?”坂井泉水相当意外的样子,意外之余,又有些欲言又止。

  二月六日也是坂井泉水的生日。

  说到这件事,叶昭自己知道的时候,也对这个巧合感到有些意外。不过转而一想,又觉得缘分玄妙。或许是同一天生日的人个性当中有着类似的部分,所以他才会和这两个人都很合得来吧。

  不过,明明就记得她的生日,他却故意没有把这件事说出来。

  拿到了东西,叶昭去而复返,把袋子暂时交到坂井泉水手里替他保管,自己则重新穿好了鞋子。

  等待的时间里,出于好奇心,坂井泉水下意识撑开袋子,瞥了一眼里面的内容,然后,等到叶昭直起身来,迎接他的,就是坂井泉水有些微妙的表情。

  “怎么了吗?”叶昭问她。

  “叶君为福山桑准备了这样的礼物吗……”坂井泉水斟酌了半天,也没想到合适的词。

  “这礼物不是挺不错的嘛,别致不落俗套。”叶昭不以为意。

  “就算这么说……”坂井泉水叹了口气,把袋子交还给他。

  “这样的礼物”是什么?当然是恋爱动作教学指南一二三式了。

  倒也不是他在故意恶搞,而是因为福山老兄的的确确是位资深的恋爱动作教学指南爱好者,不光自己收藏,还把自己的收藏拿去送朋友。

  至于叶昭有没有收到过……礼尚往来才是美德嘛。

  虽说如此,直到出发以后,坂井泉水还在纠结,“内田小姐也在,送这样的礼物真的合适吗?”当着人家女朋友的面送这个,这样真的可以吗?

  知道她在说什么,叶昭还是故意回道:“那样不是刚好,之后还能共同学习,共同进步。”刚说完,大腿外侧就挨了坂井泉水一拳。

  关系发生了转变以后,那些过去未曾见识到的她的另外的一面也就都出现了。会赏他一拳的坂井泉水,在过去,叶昭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这些。

  挨了打,他也不恼,腾出一只手抓住她的手,相当有自信的说:“尽管放心好了,福山桑绝对会很高兴,内田小姐也不会生气的。”

  反正这样的相处日常,内田有纪也习惯了……

  既然叶昭都这么说,坂井泉水也只好接受这个说法了。不过,她还是有些用力的把手从他手里抽回来,一本正经的提醒道:“请专心开车吧,叶君。”

  “遵命。”叶昭笑着接收了她的小小不满,收回手,继续当起了他的车夫。

  决定了要全心投入到摄影当中的福山雅治,整个1996年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想要正儿八经跟他见面喝点小酒什么的,也不是件易事。别说是朋友了,女朋友都没有因此获得额外的特殊待遇。

  这样的情形,进入到新的一年也还是没什么转变,新年以后,难得福山雅治回趟东京,又刚巧赶上他的生日就在这附近,小聚是一定要小聚的。

  问了问,听说内田有纪也要去,为了不在两人之间当个锃光瓦亮的电灯泡,两边儿一合计,干脆就决定来个双重约会得了。

  在“双重约会”这个词从叶昭嘴里蹦出来的时候,福山雅治沉默了一下,随即感动无比的表示,作为第一次双重约会的纪念,埋单的事就交给叶昭了。

  “这个没什么值得纪念的吧?”叶昭满脸黑线。

  “哪儿的话,毕竟是等了这么久的双重约会。”福山雅治得意洋洋。

  冠冕堂皇的,其实只是这个抠门到老家的家伙趁机找补之前被敲诈掉的饭钱吧……你的前辈风范呢福山桑?叶昭在心里默默吐槽道。

  浑然不觉自己先前敲诈福山雅治时的嘴脸是抠门的,不愧是新时代的手电筒,隐藏自己照亮别人的奉献精神是如此突出,令人感动到想要摸摸他厚如城墙的脸皮。

  “对了,叶君的女朋友是哪位?”福山雅治八卦的劲头儿隔着电话也挡不住,“身边那么多女孩子……该不会是你担任制作人的那几位吧?”

  “这个嘛,”叶昭卖了个关子,“等之后见了面不就知道了?”

  当然,这个故意卖关子的行为,还是毫不留情的被福山雅治嫌弃了一番。

  挂了电话,叶昭就去跟坂井泉水商量双重约会的事,说是约会,其实就是聚餐而已。

  话也说回来,以他们四个现在的知名度和人气,要是一块儿出现在什么地方,还被认出来了的话,大概会演变成有些可怕的局面吧……

  但是,就算不出现在人多的地方,光是带着坂井泉水走进预约好的包厢的时候,已经先到了一步的福山雅治和内田有纪,看到跟在他身后的人的时候,也是一脸大写的意外。

  没办法,要把这两个人联想到一块儿,实在是有点考验脑洞。

  “打扰了~”坂井泉水轻声道,自己也稍微有点不好意思。

  不过,这点不好意思并不是因为跟着过来见了叶昭的朋友,而是因为连同她在内的这四个人里,她是最年长的那一个,比福山雅治还要大两岁。

  关于这样的犹豫,之前叶昭邀请她的时候,就曾经从她身上感受到过。正因如此,他才在心里感谢她肯和他一起来。

  并且他在心里想到,这样的犹豫,今后说不定还要再发生好几次。

  今后的事今后再说,现在的话,他揽住坂井泉水的肩膀,用有点得意的语气,大大方方的向福山雅治和内田有纪介绍道:“这就是我的女朋友。”

  一瞬间,当年第一次见到内田有纪的时候,福山雅治揽住她的肩膀,用有点得意的语气把她介绍给他的情形,在叶昭脑中复苏了。

  不知怎地,他在心里觉得,那时候的福山雅治一定很喜欢内田有纪。

  “坂井小姐,您好。”福山雅治和内田有纪也起身和她打招呼。

  之后,四个人二对二的落座,叶昭挨着坂井泉水,对面则坐着福山雅治。对上眼,这位老兄冲他做了个怪相:真行啊!

  还好还好,叶昭则一脸平静的回应了他。

  虽然刚见面的时候意外了点儿,但是到了现在,福山雅治和内田有纪就恢复如常了。

  若要说起来,在他们两人方才的意外当中,更多的还是源自于坂井泉水本人的身份。

  一个已经淡出了公众视线,神秘感十足的人,突然间被带到他们面前,并且身份还是好友的女朋友,当然要格外惊讶意外一些。

  至于年龄差之类的东西……差个七八岁什么的,在日本,在日本艺能界,不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吗?

  再说了,光说他们两个,内田有纪和叶昭同岁,甚至叶昭的生日还要比她大个大半年,当初比她大六岁的福山雅治跟她传绯闻的时候,内田有纪还是未成年人。

  虽然如今所处的社会环境,对姐弟恋肯定比不上兄妹恋那么宽容,但是人家你情我愿,又都是成年人,更没有危害社会,谈个恋爱有什么不合适的?

  所以,在最开始对于坂井泉水身份的意外之后,几乎是理所当然的,福山雅治和内田有纪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并且对坂井泉水表现出了十足的善意。

  这样一来,也就让坂井泉水跟着松了口气,渐渐放松下来。

  虽然初次见面,对个性内向慢热的她来说,谈笑风生是做不到了,不过倒是渐渐跟着融入到了气氛中。

  

章节目录

东瀛娱乐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斜线和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线和弦并收藏东瀛娱乐家最新章节